《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明应对的方式有很多种,偏偏要选择最容易让人误会的那种,还‘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权过问’,姑娘,我要是没从一开始就过问你的私事,你那里有机会能在这里啃我的肘子?”
  “你无端怀疑我,凭什么还要我低三下气的解释?”
  方菁菁是个很懂得知恩感恩的姑娘。董雅洁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就能变成拉拉,不是委屈自己,而是自我催眠、真的认为自己也喜欢女人,要不是萧晋出现,估计她这辈子都改不回来。
  同样,她也很感激萧晋对她的知遇之恩,所以她才会不辞辛劳、一心一意为他的事业忙碌,也因此,刚刚萧晋即便是真的怀疑她跟房代云有什么,她也没打算放弃离开,伤心和绝望,自然也是因为别的原因。
  萧晋感受到了,所以说自己很开心,她也反应过来,于是才恼羞成怒的咬了他。
  如果对象换成董雅洁,她肯定会第一时间就仔细的解释、并为自己的不谨慎而道歉,因为她的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应该用自己的一切来报答董雅洁的恩情,包括自尊。
  这不是感情,仅仅只是报恩而已。

  但面对萧晋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心中有了不该有的想法,再被无礼的怀疑,自然能够激起她性格中倔强的一面,哪怕心痛的要死,也绝不轻易低头。
  她爱上萧晋了吗?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此时两人心里都能确定的是:她对他绝对已经超过了好感的程度。
  “是是是,我错了,你咬也咬过了,就看在我胳膊已经流血的份儿上,别生气了吧!”在喜欢自己的姑娘面前,萧晋从来都不介意把姿态放的更低一些。
  方菁菁看看他手臂上那个开始往外渗血的牙印,眼中闪过一丝悔意,转身走进里间卧室,片刻后又拎着一个小包走出来,冷着脸将他扯到沙发上坐下,打开小包从里面拿出一枚蓝色的小瓷瓶,倒出一些药膏,小心翼翼的在伤口上涂抹起来。
  “我记得,这瓶应该是我一个月前给你的吧?!怎么还没用完?”萧晋没话找话的问。
  方菁菁不理他,讨了个没趣,他只好怏怏的闭上嘴。
  不一会儿,伤口抹好,方菁菁又从包里掏出一卷纱布,开始为他包扎。他忍不住再次开口:“那啥,我的药膏不需要包扎,自然风干就好。”

  方菁菁还是不理他,自顾自的一圈圈的帮他缠好,完事儿将东西收拾了送回卧室,回来后在对面坐下,才冷冷地说:“要是别人问起来,随便你怎么说,但别提我,我不想被人误会。”
  这里的“别人”,指的自然是萧晋的女人们。
  那货挠挠头,坏坏的说:“行,正好最近家里养了条泰迪,我伤过它,所以它不喜欢……”
  一个靠枕砸在他脸上,阻止了他继续犯贱。
  把靠枕放在一边,他呵呵一笑,点燃一支烟,问:“房代云来找你都谈了些什么?”
  听他说起正事,方菁菁的表情就严肃了些,回答道:“昨天晚上,段学民被纪委的人带走了,房代云过来跟我商谈两家正式合作签约的时间。”

  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唇,又接着道:“他还拿了一份关于龙雀酒业的ppt文件,所以我们才去了会议室。”
  见这姑娘终于还是解释了,萧晋就得意的笑笑,说:“只是确定个时间的事情,打通电话就可以了,他却专门跑来,还兼职了基层员工的活。
  呵呵!那家伙还是挺有脑子的嘛,知道他做的越是不符合常理,一般人就越不会相信你的解释,他这是想让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呢!”
  方菁菁蹙起眉,思忖片刻,道:“段学民完蛋了,马建新的上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们之间关于互持股份的谈判也已经达成了共识、就等签约了,他为什么突然要在这个时候搞这种事情?”

  “不清楚。”萧晋摇摇头,“可能是看中了你的才华;也可能是想把水搅浑,打算在接下来的合作中多捞点好处;又或者是因为我让他失去了华芳菲那个奴隶,他心里不爽,纯粹报复而已。”
  方菁菁秀眉挑了挑,深深看着他问:“你无所谓?”
  萧晋笑了:“我相信你绝对不会背叛我,这就足够了,其它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方菁菁俏脸微微一红,没好气道:“我问的是你就不担心他在暗中偷偷做什么手脚吗?”
  “一点都不担心。”萧晋说,“虽然我不知道他做生意的能力怎么样,但肯定不如你,有你在这里掌舵,他什么浪都翻不起来。”
  方菁菁眨眨眼,微微苦笑道:“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独立经营一场生意啊!”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萧晋在烟灰缸中摁熄烟蒂,前倾身子看着她问,“这里的一切都全权交给你打理,你拥有绝对的决策权,哪怕失败了,我也不会在乎?”
  方菁菁的目光瞬间就变得温柔起来,微微低垂下眼睑,点头:“说过。”
  “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尽管放手去做好了,要钱要人就跟我说,反正我也只剩下这点作用了。”
  方菁菁咬了咬下唇,犹豫片刻,才很认真的问道:“为什么?我是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放心?毕竟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哈!我投资到这里的钱,还真是大风刮来的。”萧晋哈哈一笑,站起身,说,“行了,你这里没事,我就放心了,趁着离中午还有点时间,我去鸿天瞅瞅梁喜春,等到了饭点儿,你过去找我,我们一起吃饭。”
  方菁菁下意识的撇了撇嘴,问:“找她做什么?这个时候,你不是更应该去见见马建新吗?”
  萧晋眉毛高高挑起,贱兮兮的凑到人家面前,弯下腰问:“我的姑娘,你这是在吃醋么?”
  方菁菁眼睛一眯,就没好气道:“离我远点儿,一嘴的烟味,臭死了!”
  萧晋得意的大笑一声,就朝房门走去。
  “等等!”方菁菁突然站起身,目光不善的看着他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萧晋回过头,一脸茫然:“什么事?”
  方菁菁又开始眯眼,浑身上下都开始散发杀气,吓得萧晋赶紧从兜里把要送她的东西掏出来塞到她手里,郁闷的摇头道:“给你给你,真是的,脾气越来越难伺候了,祝你早日召唤神龙成功!”
  说完他就走了,方菁菁低下头,轻轻摆弄着手里那支外表简陋的唇膏,笑的像一朵刚刚绽放的花儿。
  如果老天爷突然喜欢用雷劈人的话,梁喜春第一个想让他劈死的就是萧晋,要么被车撞死也行,反正,她自己不敢动手,却奢望永远都不要再见到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萧晋所带给她的恐惧已经深植入她的骨髓,她生不出一丁点背叛或者反抗的**,连背地里偷偷骂一句都不敢,只能像那些买彩票奢望一夜暴富的人一样,把希望寄托在老天爷和命运的身上。
  所以,当萧晋坐在最豪华的包厢里、一边喝茶一边淡淡的让她把饭店的账目记录拿来时,尽管她的心都在滴血,却还是给会计打了电话,还特意询问萧晋是要纸质的还是电子的。
  日期:2017-10-0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