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7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大哥大里就传来了黎志玲温柔的声音。黎志玲问,谁呀。陈九江就说是我。黎志玲说,是陈书记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九江道,我在县里,睡不着觉,想找你当面答谢一下。
  陈九江这话说的可是语病严重,睡不着觉才想起来去答谢人家,若是睡的着,那就不要答谢了吗?不过就是这么明显的语病,黎志玲仿若没有听的出来,而是沉吟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黎志玲说了自己的地址,陈九江就说,我在城南的河边,跑过去要一段时间。黎志玲说了句我等你,就挂断了电话。
  陈九江和黎志玲之间存在着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感觉陈九江也说不清楚。但是他却能感觉的到,黎志玲和他一样,也存在着这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复杂,有时候像是嫖客和**一样,有的时候却又像是热恋中的男女,更多的像是一见钟情,甚至是青梅竹马。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谁也不能理解。但是这感觉就是那么奇妙的存在了。从黎志玲在杜娜娜的办公室中第一次将小手伸到了他的裆下,这感觉就产生了。后来在医院的值班室里,陈九江清晰的抓住了这种感觉,就再也挥之不去。
  就比如今天晚上,他对黎志玲的要求一样,是莫名的,是无理的。但是黎志玲就是答应了,答应的更加莫名,更加无理。
  这么晚了,路上一辆出租车也没有。陈九江几乎是一路小跑,跑到了黎志玲的小区。当黎志玲打开房门的时候,气喘吁吁的陈九江如恶狼一般就冲了进去。
  当黎志玲被陈九江猛烈的扑在身底的时候,立刻激烈的回应着陈九江的索求。她的热情仿若给陈九江注入了动力,陈九江变的越发凶狠,越发残暴。

  他们在一起就像是生死的仇人,激烈的搏杀。从客厅,到卧室再到浴室。在满室的硝烟中耗尽了身上的每一丝力量,每一滴精血。
  在这个过程中,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用疯狂的动作在倾诉,在发泄,也表示他们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某种情愫。
  过了两天,富美丽回到了乡里,就提议说,尽快的完善乡里的班子。陈九江从善如流,立刻召开了丨党丨委会议。
  会上富美丽抛出了调整计划,由段虹彩出任乡里的副乡长,王海洋改任组织委员,老苏升任宣传委员。老苏留下的空缺由财政所的副所长蔡永清顶上。
  路爱国还没有听完,就坐不住了。他说,段虹彩这个人心胸狭窄,自私自利,干不了副乡长。应该考虑由老苏来担任副乡长,让她去做宣传委员。
  一提老苏,富美丽就大为光火。自从那日老苏在陈九江的办公室,当面将两位书记顶到了南墙上,就四处自我宣传。老子是硬汉一条,为了坚守财政原则,书记副书记,老子都不放在眼中。
  末了老苏还说,这样的年轻人,毛还没有退净。凭着长相,不知道在谁那撅了屁股,就当上了书记副书记,真是组织上瞎了眼,这也是对河西乡的不负责任。河西乡的人民应该勇敢的站起来,将他们赶出去。
  这些话,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立刻成了河西乡最热的话题。传播的速度也快过了后来的网络。在他们的描述下,陈九江和富美丽就是一对*夫*,不但合伙想要将河西乡变成夫妻店,还伸出脏手,往口袋里搂钱。幸亏有正义凛然的老苏,这才为河西乡保留住了钱袋子。
  富美丽忍住怒气道:“老苏这个人,无组织无纪律,能让他升任宣传委员就是对他丨党丨委对他多年努力的回报。至于副乡长,是绝不会考虑的。”

  路爱国听了这话,也发了怒:“富书记,老苏的纪律性,组织性哪个不知?你之所以提议调整他,是不是因为他拒绝了你不当的请求,这才泄私报复。”
  邵熙是路爱国的人,听了这话,就说道:“是啊,老苏的人品乡里是公认的。不能因为人家坚守原则就故意调整。这么一来,谁还敢做事呢,乡里的风气也就变坏了。所以我支持路乡长的意见,还是提议老苏同志担任河西乡的副乡长。”
  富美丽被这二人一唱一和给激怒了,你们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老娘可不吃你这一套。想到这里就要拍桌子。那么陈九江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说道:“正如邵副乡长说的那样,老苏的人品,在乡里是公认的。所以啊,丨党丨委才考虑给他加加担子,让他升任宣传委员。”
  路爱国依然不服说道:“这哪里是加担子,分明是要整人。”
  陈九江道:“路乡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王委员现在就是宣传委员,当初调整他,也是整他?王委员你说呢?”
  王海洋就笑着说道:“这是组织关怀我,才让做了宣传委员,否则哪有机会和大家坐在一起商议事情呢?丨党丨委对于人事调整是严肃的,是全面考虑的,绝不会出现乡长说的那样泄私报复之类的事情。所以,对于丨党丨委的决定,我是全力支持的。”
  陈九江对王海洋的发言很满意,接着说道:“大家王委员的话,这才是一个丨党丨委委员应有的觉悟。”
  陈九江顿了一下,继续道:“关于刚才路乡长和富书记的争议,丨党丨委也是考虑到了的。丨党丨委不是纪委,不想轻易启动对一位干部的调查,若是大家真觉得有必要的话,就提请纪委调查一下,不就明明白白了吗?路乡长,你说呢?”

  路爱国一听,这可不能调查,不说别的,之前救灾款的事情,就够大家喝一壶的,于是连忙改了笑脸说道:“陈书记说的对,咱们丨党丨委不是纪委,因为提拔干部让纪委插手就不好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犯了错误呢。”
  陈九江就说:“这就对了。关于段主任的提议,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两天富书记不辞辛劳的在县里跑修路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我们乡里可是一分钱也没有的,所以跑起来是很困难的。好在交通局的钱局长是我们乡里的老人了。非常支持乡里的修路计划,这不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建议。就是段主任这事。”
  “老段这个人,工作能力强,认真负责。也正因为如此在计划办上得罪了不少的人,才有了这样那样的说法。
  我想啊,即便是没有修路这事,老段无论是在工作能力,还是资历上都足以胜任副乡长的职务。所以我才接受了富书记的建议。”
  “当然这都是丨党丨委的提议,谁还有反对意见,可以出来。若是没有,就这么定下来,上报县里。”
  陈九江最后这句话就是对邵熙说的,这就是丨党丨委的决议,你有意见可以提。至于建议,你小子还没有那个权力。
  路爱国听了陈九江的介绍,这才闹明白段虹彩原来走的还是老路子。并不是陈九江和富美丽走到了一起。于是就放下了一半的心。不过看陈九江的架势,为了修路肯定死保段虹彩了。
  富美丽那里不必说了,为了烧好第一把火,就是钱勇敢提议让一个要饭子来当副乡长,估计她都是双手赞成的。周勇那里不用说的,小伙子新来,肯定是随书记走的。即便是他不发言,自己也拧不过陈九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