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1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顾秋不喜欢被人掂记,而女记者又说,那个女孩一直在找他,找这个救命恩人。顾秋心里非常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要一个人在外面行走?
  既然是盲人,怎么没有家人陪着?
  如果不是这拐杖,顾秋绝对不会知道,她?
  是一个盲人。
  他也无法想象,一个盲人是怎么挺过来的?
  对方的手,摸在自己手上,同时也怔住了。
  顾秋以为她会吓一跳,就说了句,“我来帮你!”

  一句很普通,很平常的话语,却让眼前这个双目失明的女孩子浑身一颤,有些震惊了,“是你?”
  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顾秋也吓了一跳,。
  她认出自己了?
  不可能!
  顾秋马上想到这一点,这种可能性不大。当时她晕过去了,尽管后来在自己不遗余力抢救中喘过气来,她也绝对不会认出自己。
  所以顾秋说,“你说什么?”
  没想到对方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双手紧紧抓住顾秋的胳膊,“我听出来了,我感觉到了,是你,肯定是你。那你晚上就是你救了我,对不对?对不起?”
  顾秋本来想否认,但他看到对方的模样,真的不忍心欺骗她。因为他听说,这个女孩子一直在寻找她的救命恩人。
  如果自己否认,她是否要一直找下去?
  所以定定地打量着她,“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扶着她站起来,顾秋平静地道。
  对方却非常激动,“直觉,直觉,凭我非常敏感的直觉,一定是你,错不了,错不了。”
  顾秋说,“但愿你不要认错。”
  对方却异常坚定地说,“你可以让我做个试验吗?”
  顾秋说:“可以!”
  刚说完,对方一个深呼吸,猛地扑进顾秋的怀里。
  紧紧抱着,用她的脸,贴着顾秋的胸膛,当时顾秋的心,砰砰直跳,很紧张。真的,他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
  一个女孩子,胆敢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如此义无反顾,而且她是一个盲人,这一点,顾秋一直都不敢相信。
  换了那种龌龊的人,或许会在这个时候占人家的便宜,顾秋不会。
  他要是那种人的话,昨天晚上也不会拒绝女区长了。
  女区长和眼前这个女孩相比,肯定是眼前这个女孩子要漂亮些,只不过,女区长比较成熟,那种*型的。
  眼前的她,看起来很纯清。
  一个盲人,或许她没有太多的机会去面对爱情,所以她的感情方面,一片空白。当然,这也许只是顾秋的猜测。
  但是他坚信,没有哪个盲人,会如此肆无忌惮释放自己的爱情。

  盲人女孩在顾秋胸前,静静呆了至少三十几秒,才听到她喃喃自语,“我听到了这种熟悉的心跳声。这就是我寻找的悸动。那天晚上,你把我救出来,抱在怀里,我听到了这种声音。也许你不会相信,可能你也无法理解,一个盲人的感觉有多敏锐,但我完全坚定的相信,你就是那天晚上,救我的恩人。”
  顾秋显得有些尴尬,尽管对方十分坦诚,没有一点做作,顾秋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他说,“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对方居然有些腼腆地笑了,“对不起,我失态了。”
  顾秋说,“没关系,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对方却摇头,“恩人,我能不能有个请求?”
  “你说!”
  对方抬起头,墨镜下,似乎有两道清澈的目光,顾秋听到她缓缓道:“我想请你喝茶,这个小小的要求,你能答应吗?”
  顾秋几乎没有犹豫,“好吧!不过我不能呆太久。”
  “没关系,一会就好!”女孩笑了起来,显得格外高兴。
  春风乍起,秀发飞扬。
  在宽大的墨镜下,那张略显苍白的脸,看起来那么宁静,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或许,在盲人的眼里,她们的世界是纯洁的,她们的心灵,也如洁净的湖面一般,不染任何尘垢。
  顾秋在想,有时也许当个盲人更好,看不到世间那么多丑陋的东西。
  眼前的女孩,虽然双目失明,但是看起来,她很快乐。
  这是学府路,旁边有很多学生们最喜欢的咖啡厅,也有茶楼,宾馆,酒店。
  当然,消费模式,以中低档为主,毕竟得为学生考虑。
  除了这些消费场所,也有一些走中高档路线的KTV,酒店。
  这类酒店,自然是给那些有钱人家的二代们发挥的地方。
  只是这些年,学府路边上的消费场所,也越来越高档起来,跟顾秋他们那个年代比,已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女孩要请顾秋喝茶,顾秋很好奇,她怎么辩认方向?

  所以顾秋特意问她,“我们去哪?”
  女孩指着前方,抬头望着那里,仿佛心里有盏明灯,“就那里吧,校友茶语前面那一家,茶语有约。”
  顾秋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果然那里有块牌子,上面写着校友茶语。再看过去,前面就是茶语有约。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名字?你经常来吗?”

  “我是这里的人啊?”
  女孩说话,细声细气的。
  顾秋没有说话,跟她一起来到这家茶语有约。
  “姑娘,你来了!”
  店里的服务员好象认识她,却又不知道她的名字。女孩笑笑,“给我们一个位置,要靠窗的。”
  “好的,二楼请吧!”
  两人来到二楼,一个卡座里。
  顾秋坐下来,对方问,“请问喝点什么?”

  女孩问顾秋,“你喝什么?”
  顾秋说,“绿茶就行。”
  “那就绿茶吧!再来些茶点。”
  服务员一脸微笑,“今天带男朋友来了吗?”
  女孩白晰的脸上,出现一丝红晕,“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的恩人。对了,恩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服务员不由多看了顾秋几眼,发现两人的年纪,可能有些悬殊。

  不管怎么说,顾秋都是快四十岁的人了,跟人家二十出头的姑娘在一起,难免让人生疑。尤其听说他是这女孩的恩人,旁人不免在心里想,会不会是被人家骗了?
  顾秋见服务员如此盯着他看,故意咳了一声,服务员见自己失态,抱歉地一笑,“你们稍等,马上就来。”
  女孩坐在那里,透着墨镜望着顾秋,尽管她什么也看不见,她都习惯这种方式与人交流,“恩人,你怎么不说话?”
  顾秋苦笑,“别这么叫,喊我的名字吧,我叫顾北。”
  “顾北?”
  女孩念了一遍,立刻就笑了。
  “多好的名字,听起来挺有诗意的。”
  额?
  这只是自己随口胡诌的一个名字,居然有诗意?顾秋笑了下,也不解释。

  女孩道:“听你的声音,年纪也不大,我叫你哥吧!”
  咳咳——顾秋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年龄,“你还是叫我叔比较好,我比你应该大十几岁。”
  可女孩坚持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叫哥比较亲切,叫叔就有些隔阂的味道。哦,我忘了告诉我,我叫朱媚儿,今年二十二岁。你叫我媚儿好了。”
  媚——顾秋还真叫不出口,可女孩似乎很开心,朝着顾秋笑了起来。顾秋能感觉到,她的敏锐感很好。
  不过看她去端杯子,总是小心翼翼地,把手挪过去,手指试探着前进,摸到杯子,顾秋才敢肯定,她是个真正的盲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