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1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只是感觉到,她贴得很近,胸部很结实。
  一曲终了,女区长恋恋不舍松开,却和顾秋一起坐到沙发上。一个劲地说,书记的水平很高,比她这曾经接受过专业水平的还要好。
  旁边很多人看了,都在心里有些不痛快。
  其实今天晚上的舞会,也只玩到了十点钟。
  顾秋看着表喊,“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大家都回去休息。尽兴就好,不要过度。”
  陆广才等人,一起送他到房间里。
  看到时间不早,大家告辞。
  顾秋正准备洗澡,有人敲门。
  女区长来了,手里拿着包,“顾书记,还没睡啊?”
  顾秋道:“正要睡!”
  这话够直白的,我要睡了,你来了。
  女区长站在那里,“我能不能坐会?”
  顾秋道:“坐吧!”女区长自己去倒水,在顾秋对面坐下,“顾书记,我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白天不是汇报过了吗?晚上还要继续汇报?
  顾秋道:“你说!”
  女区长理了一下头发。“这次区里调整,班子里很多同志意见很大,争议也很大。我是一名女同志,在很多方面可能不如这些老同志。但是工作方面我一直很扎实,很认真,从来都不敢松懈。对于组织上分配的任务,我也是兢兢业业完成。顾书记,我能不能参加这次竞争?”
  顾秋看着她,今天晚上她特意穿了裙子,黑色的丝袜,紧身的短裙,还有比较时尚的上装,耳朵上戴着一对很漂亮的吊坠。
  看得出来,她出门的时候,经过一番修饰。当然,今天晚上有舞会,她这样打扮,化点淡装很正常。
  女区长的皮肤很白,头发扎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干练,在体制内磨练了这么久,显然也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刚才在舞厅那昏暗的灯光下,顾秋没有注意,现在看得就十分清楚了。
  女区长,的确姿色不错。
  在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中,绝对是个骄骄者。
  顾秋听她说起这事,正色道:“代区长的工作,目前不适合你。我不是歧视女同志,你回去吧!”
  女区长一听,不免就有些失落。
  她就在心里暗思,“听说很多人都往书记家里跑,难道……”
  可送什么呢?送的人多了,没有特色可不行。顾书记是不是嫌弃我上次去的时候,礼数不够?
  看着眼前的顾书记,女区长极力争取,“顾书记,我知道我还比较年轻,我也并不是一定要当这个代区长,我只是想向组织表示我的决心,不管组织上安排我在哪个位置,我都会极力,认真贯彻组织精神,把工作抓好!”

  顾秋看看表,“你先回去吧!你有这个权力,但最终还得由常委会决定。”
  女区长见到顾书记这话,明显比刚才柔和多了,不禁面有喜色。
  站起来的时候,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片掉下来,落在沙发上。
  “好吧,那您早点休息,不打扰您,我先过去了!”
  女区长离开,顾秋去洗了澡回到沙发上坐下,感觉到屁股上有东西扎人,摸出来一看,竟然是张房卡。
  看到这张房卡,顾秋哑然失笑。
  看来自己让人家误会了,想到这位女区长,顾秋无语地摇了摇头。
  随手将房卡扔在茶几上,顾秋泡了杯茶在喝。
  关于房卡,顾秋想到了一个笑话。
  一位女干部去看望老领导,去老领导家里坐了会,本来是准备好送银行卡的,阴差阳错,拿了自己的房卡。
  她是到酒店才发现房卡拿错了,这一晚上,她和老领导两个人都没睡好。
  顾秋却没想到,这样的故事,居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都说每个男人都有一颗不安份的心,时时在寻找出轨的机会。
  女区长姿色的确不错,顾秋也承认她在这方面的魅力。
  但是顾秋知道,这件事情,坚决不能碰它的底线。如果他今天动了女区长,明天,他就是丰盛国的下场。
  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所以顾秋丝毫不敢放松。

  上次江世恒的事,本来没什么好较真的,可偏偏有人告到上面去了。在这次代区长的人选上,顾秋是绝对不敢大意。
  当然,这种吹牛拍马的人,他肯定不会录用。
  象女区长呢,顾秋更加不会。
  她能用房卡来诱惑自己,未免不会用这种方式去诱惑别人。

  男人一生,也许有很多东西会跟别人分享,唯独女人不可以。
  再说顾秋身边的女人,比女区长强的,不知有多少。
  快十一点半了,顾秋脱了衣服上床。
  十二点半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顾秋没有应,对方敲了一阵,离开了。
  第二天,顾秋离开区里,回市委办公室。
  在途中,经过奇州市的一所大学,顾秋叫司机停下来,下了车,“你们都回去吧,我走一走。”
  常年坐在办公室,天天都不出来锻炼,身子都僵了。
  顾秋想一个人走动一下,权当是散步。
  再说,他也想消化一下这几天收集来的信息。

  韩琛和秘书长等人走了,顾秋一个人沿着学府路走。
  从丰盛国出事到现在,区委班子的人基本都到过顾秋办公室,也到过顾秋家里。唯独张治国没有过来送礼,没有过来拜访。
  顾秋在心里琢磨着张治国这人。
  虽然说,从第一次认识张治国到现在,顾秋对他的印象不是太好。
  第一次,张治国这么鲁莽冲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来报料,这一点,顾秋认为他不够稳重,成熟。
  后来张治国在其他方面的表现,也是直来直往。直到他递交材料,顾秋都认为,他有可能做秀。
  很多人为了击倒自己的对手,无所不用其极,顾秋不是没见过,因此他提防着张治国这号人物。做为一个市委一把手,可不能被张治国的表面现象给骗了。
  正因为如此,没有人知道,顾秋心里的人选究竟是谁?
  当他走到学府路,看着眼前这座大学,这也是奇州城里,唯一的一座大学。
  顾秋历秋重视教育,在这方面,一直做得很好。所以他对学校,有着特别的情感。就在顾秋看学校的时候,前面传来一个声音,“啊哟——”
  有人摔倒了,顾秋快走两步,弯下腰。
  他怔住了。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戴着墨镜,头发拉得很直,象瀑布一样。
  一根拐杖落在身边,女孩正伸出白晰的双手,慢慢摸索。
  顾秋伸手过去,落在那根拐杖上。
  她的手,同时摸过来,一点点靠近,一摸,摸到一男人的手。
  顾秋无法猜测她此时的心里,因为她只是一个盲人,并不知道男人,女人,有什么区别。这也是顾秋自己心里的想法,一个看不见的人,应该分辩不出这些。
  事实上,他的想法是错的。
  盲人的某种感觉很灵敏,他们不但能分辩出一个人的男女,甚至可以分辩出一个人的好坏。
  对方摸到顾秋的手,顾秋却愣在那里发呆。
  是她?
  这是自己第二次见到这名女孩子了,当那名女记者告诉自己,她是一名盲人的时候,顾秋曾经想过去看看她。可后来还是打消了这念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