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移出境,老爷在金三角有势力,也有房产,那边丨毒丨品生意泛滥,条子只叮着这个,军火反而不受管制,中 缅边境常年战火两天,枪械在市面上很平常,如果不小心碰到了盘查,就说是周部长夫人秘密送来的,支援云南缉 毒大队,他们会信”
  乔苍的确比条子更难对付,他忙过这几日,就会挖掘常秉尧留下的东西,必须赶在暴露前全部出境,只要在省 内,他就有法子拦截。
  “等我命令,老爷在对街有别苑,运出去的先放在那里。”
  我夺过阿琴手里的油灯,朝地库更深处走,所有箱子体积相同,颜色也相近,我全神贯注搜寻着,在一个非常 隐蔽的角落,发现了一摞弹夹。
  弹夹堆积的最底部,藏着一个很小的箱子,也就收音机大小,开口处勾着一枚形状很古怪的金锁,我摸出阿坤 从常秉尧抽屉里翻出的钥匙,挨个去试,试到最后一副终于打开,不出我所料,箱子内正是我日日夜夜渴盼的兵符

  兵符黑金铸造,重量有两三斤,一只手掌的长度,上面镌刻着十二生肖,芸芸众生都包含在十二属性中,富意 掌控天下。
  乔苍是他教肓提携多年的义子,那点野心勃勃,和常秉尧真是一模一样。
  我再也克制不住心底的澎湃和激动哭了出来,阿琴被我的哭声吓得惊慌失措,她接住我扔在地上的油灯,问我 怎么了。
  我脸埋在手心内,身体抽搐耸动,“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我所有的梦,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筹划, 谋算,我以为我一辈子都完不成,活在那样的折磨和遗憾里。他死了还远远不够,他传达的是命令,动手去做的是 太多太多人谁通风报信,谁逼上了山,谁砍出的刀,谁开了枪,谁围堵了他,谁烧了他,谁亵读他侮辱他,都要 死,还要死得更惨,打出千疮百孔的血洞,烧成灰烬。他一条人命,我要成百上千条去陪葬。”

  我说到最后手从脸上移开,露出狰狞的可怕的面容,阿琴眼底升起浓浓的畏惧,她颤抖着间我究竟怎么了。
  我闭上眼睛,伏在她肩头喘息了很久,她起初身体还有些僵硬,等后来她感觉到我依然是我,只是藏着一段不愿 诉说的往事,不愿掲开的伤疤,她轻轻拍打我的脊背,“何小姐,有些事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我看得出来,姑爷很 喜欢您,跟着他会过得很好。”
  她手指在我长发上轻轻抚摸,梳理,“哪像我们,这辈子都为奴为婢,想要有您这样的运气,这样的皮囊, 我们做梦都梦不到。”
  我嗤一声笑出来,“过段时间我给你许个好人家,找个好主儿。”
  她揺了揺头,“跟着何小姐,就是我最好的去处。”

  我们从地库离开回绣楼的路上,我将兵符交给阿琴,让她为我藏起来,千万不要被任何人找到。
  等乔苍发现东西不见了,他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我的房间是最危险的,他绝对想不到我把如此重要的东西给 下人保管,而不是随身不离。
  我嘱咐好她推门回房间,进屋的霎那被窗前浮荡的人影吓了一跳,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丝毫动静,乔苍竟然 回来了。
  我看向墙上壁钟,凌晨两点整,下葬的陵寝距离不远,就在北郊陵园,来回四个小时确实足够,是我耽搁太久 忘了时间。
  我抿唇不动声色按了按胸口,故作镇定问,“没有陪常小姐吗。她今天伤心过度,不怕她想不开呀。”

  “她哭了很久,疲倦睡下了 ”
  他饶有兴味在指尖把玩我的桃木梳,放在鼻下嗅了嗅,“又换味道。”
  我反手锁上门,他命令的口吻说,“我喜欢最开始的山茶花,改回来。”
  我千脆说我不喜欢。
  他侧过脸看我,眼眸深邃,细小的漩涡融成一道银河,有些复杂和危险。
  “容深也喜欢,他死了我就不用了 ”
  乔苍拿着木梳的手骤然一抖,咔嚓一声,梳子被他指力拦腰折断,成了两半。

  我察觉自己失言,反应极快闷笑出来,“生气了?我真要那么想还敢对你说出来吗?看来乔先生还是不懂女人的 口是心非”
  我慵懒而风情斜倚住门框,“我怕旧的让你腻了,外面的花那么美,你看久了我的颜色,还能喜欢吗。”
  他脸色这才缓和一些,他将梳子放在桌上你刚去哪里”
  我笑容一僵,幸好之前和他斗智斗勇了多少回,倒不至于慌手脚,“和阿琴去游湖。”
  他似笑非笑,凝视面前的镜子,镜子里是他,也有半副我的轮廓,和我一只闪烁的眼睛,“我从后园过来,怎 么没看到你”
  我没好气嗔怪他,“急什么呀,我还没说完呢。”我嘴上娇滴滴,心里已经有些打鼓游湖时总觉得荫森 森的,又跑去前院喂鱼,在亭子里散步赏月,把整个府都逛过来了,谁记得清楚什么时辰在哪”
  我满口谎言搪塞时,乔苍沉默解纽扣,不回应不搭腔,我也猜不透他到底信不信,窗外月色透过玻璃照射进来 ,笼在他脸孔,他细细的皱纹内不曽沾染丝毫入夜的疲惫,清淡如水,皎洁俊朗。
  浅白色的星光和室内的烛火交融,温柔如水,他脱到身上只剩丨内丨裤后,朝我伸出手,我意味深长打量他,唇角 勾着浓郁的风*的娇媚的淡笑。
  他看出我戒备和戏弄,挑了挑眉梢,“何小姐让我偷不着,我答应不吃,总要摸两下解馋。早知现在,灵堂 外何必诱惑我。”
  我闷笑出来,扭动挺翘紧实的臀部和纤细腰肢走过去,将自己冰凉的小手搭在他掌心,他握住一拉,我被扯入他 怀中,小腹感觉到他胯下炙热绵轮的一团,我伸出一根手指,竖在他同样滚烫的唇上,“乔先生说了,不吃。”
  他嗯了声,“我一定不吃。”
  他倚着浴室冰凉的瓷砖吸烟,眸子缭绕在烟霎之中,那样厚利,锋芒,凶狠,似乎看穿什么,又似乎在揣铡什 么,不熟悉他的人,或者说没有把握在他面前自保的人,看到这样的目光,还不如自刎来得痛快。
  我往木捅里加了满满一池水,指尖柔轮蔓过,试了试温度,朝后面一甩,水珠津准无误溅落在他津壮性感的腹 肌上,似乎**后出得汗,他僵了下,我褪掉身上红裙,露出一件长过小腹的颜色肚兜,我转身掸落他夹在手指 的半支烟,把他推进了捅内。
  我伏在边緣,胸前春色无边,“这样看?”

  我侧过身,挺翘饱满的弧度在他视线里剧烈颤了颤,“还是这样?”
  木捅很宽敞,他在水里脱了丨内丨裤扔出来,正好砸落我欲遮未遮的胸脯,我迈进一条腿,他朝池底躺倒,我伏在 他身上,用手给他按摩清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