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094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被郝五梅激发得如同少年狂一般的余砚权,累得扒在郝五梅身,连连讨饶地说道:“小不点啊,我这次真是英猛啊,两次,我都,哈哈,太棒了,我连续两次都出水,真是棒极了,我越来越不能让你成为别人的了,你必须属于我。”
  郝五梅是拼尽了她的全部和这么多年的经验,这种事服务与被服务,共同入天堂与单方面的需求都是不同的,她只有在万浩鹏身,才有激情冲天,与他一起飘飘然,如入大海,如入天堂一般的畅快。
  郝五梅见这个男人终于被她服务得惊喜连连,余砚权的那种激动是真实的,可见他以前的女人没能让他有今夜的爽感,更没能让他一战两次,而且还能有这样的表现。
  郝五梅无论喜不喜欢这个男人,可她清楚地明白,她喜欢他的权力,她需要他的权力。
  一场欢愉结束后,余砚权是真累啊,郝五梅反而不能提她的要求,这是她的聪明之处,她柔声地说道:“哥,休息一下,我去在你洗一洗,然后,然后,你回家了,好舍不得。”
  郝五梅的脸贴着余砚权的手臂,依依不舍的样子,倒让余砚权一怔,一边抚摸着郝五梅的头发,一边说道:“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是真舍不得。你说得,你刚刚说有什么要求,都说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办,梅梅,这一次,我好象真动心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如此地想拥着你,一起睡几天几夜,哪怕不再这么疯,想和你静静地呆着也好。
  真的,梅梅,别笑话我,这么多年了,我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渴求。”余砚权动情地说着,他也怪,他这是怎么啦?
  以前的余砚权真是一搞好完后,第一次事是去冲洗,然后穿衣走人,连抱一抱女人,他都觉得多余,女人与他,是一个容器,盛装他的液体的容器,供他欢愉那么十几分钟,几分钟,有时候还真是秒杀,可现在,他怎么如此留恋于郝五梅的温柔之乡呢?他知道这样不好,不对,可他是想赖在她身边,和她同床共枕到永远!

  郝五梅被余砚权的一番话感动了,她信他此时的真情,因为气氛造成的,但是她要的仅仅只是他的权力,她很清楚这一点,她的爱留在了万浩鹏身,这才是最致命的。
  “哥,来日方长,都是大领导了,还象个小男生一样调皮。我抱着你,你再躺一躺,去冲洗,我替你搓背,舒服后,回家去。”郝五梅更加懂事地说着。
  郝五梅没有趁势而入,这让余砚权觉得他真是选对了女人,这个时候,通常是女人提各种条件的时候,而这个女人反而不提了,反而让他回家,真是懂规矩。
  余砚权也没再问,郝五梅提的要求,他要是办不到,反而影响了他在郝五梅内心的形象,再说了,他已经替她,还有她那个男人设计好了路,只要他们照着他的设计去做,他迟早会把他们弄到自己身边来的,他也需要可靠的人。
  休息了好一会儿,郝五梅把余砚权从床拉起来了,推着他去了洗手间,真的帮他认认真真地搓了一次背,然后替他把衣服穿好,象照顾一个孩子一样,令余砚权满意极了。
  临走时,余砚权紧紧地拥抱着郝五梅说:“小不点,记住哥的话,你只属于我!你需要什么我会帮你,但是要是让我知道,你背叛了我,我绝不答应!我余砚权的女人,只能跟着我!”
  这些话如果是万浩鹏说出来的,郝五梅一定欢喜死了,可惜从一个毫无感情的权力机器嘴里说出来后,她内心竟然没起一点波浪,不是所有的霸道款都令女人喜欢,看这样的霸道款从哪个人嘴里说出来了。
  “哥,你真霸道!”郝五梅说着这话时,撒娇地轻轻捏了一把余砚权的那个东西后,逗得余砚权又哈哈大笑,贴着她说道:“等这兄弟休息好再折腾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开车,明天我不来送你了,人多眼杂的,你自己回去,到家后,一定记得给我报个平安,发信息,怕不方便接电话,只要我空着,我回你的电话的。小东西,好好替老子闲着,等老子来搞你,你那男人,少让他搞点,全留给我,知道不!”

  “好,好好,霸道。”郝五梅娇笑起来,内心却重重地“哼”着,达不到她的需求,她才不会真让自己闲着。再说了,他再猛,她除了大汗淋漓地配合他外,她并没有真正地飘荡起来。她是伪装叫喊,也是伪装被这个老男人搞得满足的。
  余砚权这才满意地拉开房间,示意郝五梅不要出门,这才急匆匆地走了。
  余砚权一走,郝五梅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扒在床,万浩鹏折腾她的一幕又一幕弹幕式跳了出来,令她激动得闭了眼睛,手在自己身,摸索起来。
  腾云驾雾般地飞了起来,郝五梅疯一般地叫着万浩鹏的名字,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第1275章 做好陪衬
  第1275章 做好陪衬
  这夜喝了酒的万浩鹏倒头睡觉了,等他醒来时,天已大亮,关于郝五梅在这一夜经历的一切,他不会知道,也不想知道。
  第二天,万浩鹏去志化县任县长的公示在政府公布了,他给车必打电话,电话一通,他说:“必,我去志化县任县长的事情落实下来了,公示期一过,我任,你和陈姐还好吧?”
  尽管万浩鹏去志化县任县长的事情早定好了,但是得知这个结果时,他还是意外了一下,这意味着他从来不敢想象的仕途之路,从此后,得一步一步按照爷爷的设计去走,他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哥,我和陈姐都很好,因为手里有孟胖子的欠条,他现在老实多了,不敢拿我和陈姐怎么样的。
  只是,哥,我真的要走这条路吗?爷爷的期望那么高,我怕我会让他失望的。可是,如果不走这条路,雨晴不能嫁给我是吧?”车必如此问着。

  万浩鹏一听,头大了,到了这个时候,这小子还在怀疑人生,他还在替这小子想着如何挤走宣传部长彭继峰,他倒好,这个时候还有这种想法。
  “必啊,你给我听好了,决定的事情算撞得头破血流都得去闯一闯,你现在有爷爷罩着你,有我在前面冲杀,你如果自己要放弃,不仅仅是爷爷失望,我也不会认你这个兄弟的,而且雨晴也会失望的。她现在那么努力地在学习,你要是不学习,你跟得她的节奏吗?
  必,人生是这样的,你退一步,你的生活圈子会退十步,你进一步,你的生活圈子会进百步。你有这么好的基础摆着,那可是成百万的人艳羡的政治资本,你自己要是不珍惜,你对得起降落到车家的好命吗?如果不是你生在车家,你自己想一想,会有人关注你不?”万浩鹏极不客气地说着,自从当着车老爷子的面认下这个兄弟,他得时时刻刻操心着他的未来,他进步了,万浩鹏才有好果子吃,这是他的命,不知道算好还是算坏,不知道是他欠车家的,还是车家欠他的,万浩鹏真的不明白了。

  万浩鹏的话一落,车必赶紧说道:“哥,我听你的,还有半年,陈姐要离开北京,雨晴还要在北京念一年的书,你到时可一定要让爷爷把我留在北京,我不想再回去了,而且反正要去你们哪里,我这个未来的女婿总是要见丈母娘的,是不是?”
  日期:2018-03-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