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7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向阳喝多了酒,就不停的讲起话来。和每个人都掏心掏肺的说上几句,尤其是在陈九江面前,差点刮骨剖腹,肝胆相照。
  邵熙得了路爱国的指示,专门逮着富美丽喝。开始富美丽还能看住杯子,后来被陈向阳几个高帽子一戴,也敞开了胸怀,喝了起来。
  富美丽喝起酒来,也很有特色。她每次举杯,都要昂起头来,那胸前的一对*就立刻显得顶天立地,充斥席间。众人见了,立刻口干舌燥,视之有味。当然,为了看的清晰,看的透彻,众人也纷纷举杯,和富美丽走上两个。
  富美丽也是一位资深的酒坛子,喝起酒来自然是巾帼不让须眉。明知众人心意,还夸下海口,千杯不醉。女人在酒桌上,本就是稀罕尤物,是男人们挑逗的对象。富美丽勇敢的站了出来,立刻就成了众矢之的,纷纷举杯敬来。

  不想富美丽果然是大海的度量,一碗酒下来,就将陈向阳斩在了马下。这一下立刻就镇住了桌上的众人,只敢眼睁睁的看着她花枝乱颤,却不敢上前叫阵。
  当然酒桌之上也有不好酒的,就比如周勇。周勇是位老纪委,多年养下的习惯,对酒很不敏感,任谁和他对上,都轻轻的呡上一口,然后躲在角落里静静的观察着众人。
  纪委更多的是枯燥严肃的生活,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很少有人敢像基层领导那样,大声高歌,胡扯八拉。在基层领导的酒桌上,一个哈欠打下一架飞机那只是寻常的事情。就比如两伊战争,若是让他们来指挥,老美再去十个航母编队,也登不了陆。
  周勇躲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大家装逼,从来也不会打断他们。不过在心里却习惯性的研究起,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贪财,谁好色。

  陈九江是好酒量,但是当了书记,就拿出了一把手的架子。除了和路爱国满满的喝了两杯,其他人的酒,多是浅尝辄止。遇见了感情好的,就多喝一点,不对眼的,只是意思意思。
  路爱国也一样,冷眼旁观着众人的表现。时不时的端起酒杯,和桌上的人互动一下,或者是挑起众人的兴致,让他们和陈九江喝上几杯。
  陈九江因为晚上还有事情,塞饱了肚子,就提议结束晚宴。桌上虽然喝的和谐,其实众人各有心事,也就一哄而散。
  陈九江,富美丽和周勇一路,都住在乡政府的单身宿舍里。周勇到了宿舍,和陈九江道了别,就闪身进了门,再也没有出来。
  到了富美丽的门口,她的酒劲却涌了上来,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撞在了墙上。陈九江眼疾手快,一把握住她的前胸,将她扶了起来。

  陈九江对关心的对富美丽说:“富书记,你酒喝多了,可要小心脚下。”
  富美丽道:“陈书记,脚下我倒不担心,就是担心你的手。”
  陈九江说:“你放心,我扶的住呢。”说完还使劲的捏了一把。
  富美丽一把推开他的手道:“陈书记,哪有你这样的,趁人家醉酒,就在人身上又摸又捏。都捏出疙瘩了。”
  陈九江道:“富书记,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是怕你摔倒,才出手相助。你又晃来晃去的,我只得使点劲了。至于那疙瘩,我可没有摸着。莫不是生了什么病,还是让我检查一下的好。”

  富美丽打开了门,回头看一眼陈九江道:“可拉到吧,你还不是那样的人?从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啥样的人。”富美丽说完,砰的一声就关上了门。
  陈九江到了宿舍,刚洗好脸,就听见了轻微的敲门声。陈九江打开门,段虹彩拎着一包东西,闪了进来。
  陈九江关上门,笑着道:“段主任,找我有事吗?”
  段虹彩放下手中的东西,认真的道:“陈书记,我来向您汇报下工作。”
  陈九江就说:“好,坐下说吧。”
  段虹彩依然恭敬的站着,将自己最近的工作向陈九江汇报了。末了,段虹彩道:“陈书记,我是一名忠诚的党员,也是一位踏实负责的基层干部。一直都有一颗上进的心。希望陈书记在这次乡里调整中,给我一次机会。”

  陈九江道:“段主任,当前河西乡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不但经济上在大河县的十二个乡镇中垫底,而且乡里也大不稳定。所以迫切需要敢拼敢干的党员干部,来打开当前低迷的局面。尤其是思想觉悟上,要一心为党,忠诚可靠。不知道这些你都能否做到。”
  听话听音,段虹彩就品出了味来。要说别的缺点,段虹彩还真有不少,但是对党的忠诚,这么多年来丝毫也没有倦怠过。于是挺了挺胸膛,对陈九江道:“陈书记,请您放心,我对党的事业一直是忠心耿耿。只要您相信我,今后我一定鞍前马后,唯您马首是瞻。”
  陈九江听了这话,就开心的笑了。段虹彩见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了陈九江的床上,然后告辞去了。
  说干就干,第二天富美丽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先是从综合办拿来了王文明和路爱国以前鼓捣出来的文件,研究了一个上午。真是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吓一跳。原来这两个人报的材料居然是一个版本的,只是日期略有不同罢了。

  最终要的是,这两个人除了在文件中提出了修路的必要性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扯淡。尤其是配套资金方面,绕来绕去就是一句话,乡里没钱,请求上级支援。
  富美丽在心中将王文明和路爱国骂了个通透,心说就这样的方案,和一个屁的价值是一样。领导若是批准了,那才是瞎了眼呢。
  富美丽在办公室坐不住了,去了路爱国的办公室,问起了乡里的财政。这下,才真的叫她心凉。路爱国怪声怪气的对她说,三年大旱,三年免税。乡里就靠救济过日子,早已是清如镜明如水一般。
  此刻穷得叮当响都是对我们的褒奖,真正的情况却是举步维艰,债台高筑。路爱国怕她不信,还将乡里财政报表给她看了一眼。富美丽一见,果然如他所言,河西乡数年来的欠债已经达到了数十万元,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怕冲破百万大关指日可待。

  富美丽在路爱国办公室里所听所见,真是颠覆了她对乡镇的认知。从来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一任地方官,钱财破万贯。没想到,这河西乡却是个方外之地。到这里工作不但没有工资可拿,还要卖身堵窟窿。
  富美丽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城里惬意的小资生活,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每月按时的工资是领的。三不五时的,还会发一些补助,逢年过节更会送上厚厚的福利。可是这一切,此时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富美丽不由顿胸叹息,回不去的不只是童年,还有民政局啊。
  富美丽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叹了一会的气,不觉骂起陈九江来。看来是上了这位年轻书记的当了,这小子不但好色的很,而且还奸诈的不一般。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给哄上了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