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1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空中的星星们像是一个个调皮的小孩子,趁月亮妈妈不注意,悄悄地在天空中一闪一闪的望着大地,像是在找东西,而月亮妈妈却在那里和缕缕轻云跳起了优美的舞蹈,它放射的光芒,那么柔和,像是给大地盖上了一层半透明的薄纱。
  程一枝和赵婷婷做梦也没想到,两人见面时的一举一动早已尽收别人眼底,就在距离两人位置不远的地方,停放着一辆李峰亲自驾驶的轿车,他用准备好的摄像机悄悄录下两人接触时视频。
  很快,这份视频传送到了秦书凯的手机上,他当即指示李峰:“收网!”
  “收网”是公丨安丨办案时的惯用行话,意思“万事俱备可以抓人了”。
  公丨安丨机关工作涉及的内容面广、量大,十分庞杂,所以公丨安丨系统有句行话,叫“要想办好案,上懂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
  这里简单列举一个例子,凡是抓扒手的丨警丨察必须了解扒窃行当的行话,常用的有几句,分别是,干架子、走清子、溜门子、打饭口、溜道子、砸土窑、砸黄窑。
  细说一下,干架子就是在长途客车上从行李架上进行调包、拎包、偷窃的行为;走清子是利用锋利的刀片,采用割包、割兜的方式进行盗窃;溜门子主要在是公交车上采用挤门的方式,利用拥挤的客观环境进行盗窃。

  打饭口是指在饭店内主要是大厅中,利用客人就餐、喝酒不注意的时候,进行盗窃、溜窃;溜道子的主要地点为大型市场,商业街道,团体作案,一般都具备汽车等交通工具,目标是市场内的业户及商品房的财物。
  砸土窑是指在农村进行入户盗窃的行为,一般是经过踩点在家中无人时破门翘锁型;砸黄窑指在城里进行入户盗窃的行为,一般是经过踩点在家中无人时破门翘锁型。
  这些还只是负责扒窃案件的丨警丨察们需要掌握的基本常识,其他还有缉毒警,经侦警等各种专业丨警丨察需要掌握的知识多不胜数,总之是,隔行如隔山,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才真正懂得行业内的门道。
  眼瞅着天色越来越暗,程一枝拿到期盼已久的物件,就像是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宝贝,紧紧抱在怀中健步如飞往家里赶。
  为了妥善收藏好这份将会对自己未来仕途有重大里程碑意义的宝物,程一枝之前特意请人在自家卧室一个角落里凿开了一个暗格,就是为了准备隐秘收藏这份宝贝。

  距离家门口越来越近,程一枝一颗心愈加激动起来,一想到老婆和儿子正在家里等着他带来好消息,他整个人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脚底下恨不得速度快些再快些。
  夜幕中,眼看已经快到家门口,他突然发现自家门口有些不对劲,门口怎么聚了不少人?那些人三五成群把自家门口围的水泄不通,看起来好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轿车的车窗被关上,秦书凯和程一枝坐在狭小的车厢里,彼此从未有过的近距离看向对方,程一枝的眼神是空洞的,就像是刚刚中奖的彩民突然发现自己彩票丢失,那种无比的懊恼让他内心说不出痛苦。
  秦书凯却双目炯炯有神,他手里翻看了一下刚从程一枝手里拿到的物件,神色如常问他:“程副主任今晚跟赵婷婷见面了?”
  程一枝木然点头。
  秦书凯又问:“这包东西是赵婷婷亲手给你的?”
  程一枝又点了一下头。

  秦书凯拿着那份物件轻轻在程一枝眼前摆动了一下,冲着程一枝冷冷道:“既然程副主任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我,我也要礼尚往来才是,我这也有份东西要给你,要不,你先看看?”
  程一枝愕然,他不明白秦书凯这是唱的哪一出?居然他还有东西要拿给自己看?
  带着一脸的狐疑神情,程一枝伸手接过秦书凯递给他的一份资料,借着车外微弱的灯光,程一枝瞪大眼睛看清楚这份资料的内容。
  看完这份资料后,程一枝内心的震撼就像是一声惊雷,震的他膛目结舌,他做梦也没想到,秦书凯的手里居然早已掌握自己前几年在经济开发区项目上贪污受贿的行为?

  程一枝脱口而出问:“秦书记,你早就暗地里派人调查我?”
  秦书凯不屑笑了一下,说:“就你这点道行,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
  程一枝不信,冲着秦书凯挥一下手里的资料,说:“可是这个明明就是?”
  秦书凯显然并不想跟他在这件事上多扯,不搭理他的疑问,开口对他明言:“程副主任,我刚才想了想,你这人心眼实在不怎样,你和你的儿子必须有一个接受惩罚,我给你机会选择,你说吧,你进去还是你儿子进去?”
  秦书凯口中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游戏规则制定者,留给程一枝的却是一个根本无法抉择的难题。
  程一枝现在只觉的天堂地狱咫尺之间,他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今日,他何苦费尽心机劳心劳神背地里对秦书凯不利?
  种豆得豆,自食苦果。
  想想,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兴高采烈的去跟赵婷婷见面拿证据,对未来充满宏远规划,现在才多长时间?却落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凄惨下场。
  他不服!却唯有暂时低头才能保平安。
  他恨!却只能忍字头上一把刀,只求留的青山在。程一枝脑子里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终于咬牙切齿对秦书凯道:
  “你太狠了!你简直不是人!”
  秦书凯笑了,那笑容在黯淡的光线下显出几分阴险渗人,他不紧不慢对程一枝说:“程一枝,这世界原本弱肉强食,你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在背地里害人,你这样的智商,到最后只能是充当马前卒的牺牲品,你想一想再做决定吧,你儿子要是在纪委呆的时间太长,我可不能保证他会有怎样的结果。”
  此时的程一枝非常清楚自己面临的处境,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既然秦书凯要他在自己和儿子中间选一个接受惩罚,他还能怎么办?
  父亲怎么可能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何况是这种被纪委双规有可能坐牢毁了一辈子前程的大事?这个选择题的答案早已在所有人心里。
  程一枝低头思忖片刻终于做出决定,他带着几分绝望口气问秦书凯:“是不是我进去了,我儿子就能平安出来?”
  秦书凯郑重冲他点点头。
  “好!我相信你的人品,我相信你一定会说到做到,只要你信守承诺放我儿子出来,我情愿进去。”
  “好,你放心,只要你在里面老老实实表现好,我秦书凯保证你儿子平安无事。”
  “一言为定!”
  此时,程一枝住处小区大门口,不少吃完饭从家里扶老携幼出来散步的小区居民正慢悠悠踱着步子,小区门口超市的摇摇车上,不会走路的婴儿坐在上面随着音乐律动,一边摇晃一边高兴的合不拢嘴。
  没有人注意到小区大门口路边一辆黑色轿车里,有两个男人正在秘密达成一项重要的大事。

  当程一枝拖着沉重的步伐从车上下来,那辆轿车闪着红色的尾灯疾驰消失在路口,小区超市旁的摇摇车依旧不紧不慢唱着儿歌。
  日期:2018-09-14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