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从地牢出来,直接抄近路通往别墅,一路空空荡荡,上楼时碰到一个拖地的佣人,她看清跟在我身后的是 沈香禾,动了动唇发觉不知喊什么,索性和我打了招呼后对她无视。
  沈香禾咬牙切齿骂了声贱蹄子,忘了我当初施舍你吃喝了?

  佣人理也不理,拎着一桶水沉默离开。
  我侧过脸看了她一眼,“急什么,事情办成了,二姨太想折磨一个惹你生气的佣人,我不会阻止。”
  保镖打开书房门,壁灯亮起的霎那,我沿着记忆中那趟笮路,走到书桌前,叮着在诡异的白光下发出红揭色漆 釉的书架与壁画,它们背后藏匿的仿佛是万箭穿心与洪水猛兽,只要有人触碰,便怒吼着撕裂。
  几名保镖挡在我前面,将我团团包围,我置于一堵人墙的保护下,确定自己无恙,才朝沈香禾扬了扬下巴。
  她迈步直奔书架,在走出一半快抵达边缧时,头顶的天花板忽然弹出一块,深不见底的洞x`ue 里飞速落下一把匕首 ,直剌她头顶,我大喊小心!保镖眼疾手快扔出自己手表,将匕首尖打偏,沈香禾抱头蹲下,惊险逃过一劫。
  我近乎室息,一双锋利的眼眸极其警惕在室内打转,每一寸角落都没有放过,这间看上去金碧辉煌又平淡无波的 书房,竟然一步一陷阱。
  沈香禾萌生了退意,但这丝退意在我重提要许她什么利益时,仅仅存在几秒钟便荡然无存,她握了握拳,起身再 次靠近书架,动作放得很轻,她站在一只玉佛前,一层层一格格觖摸,寻找,最终目光停落一旁的青花瓷瓶。
  她看了半响,颤抖着伸出手,她似乎也不懂要怎样启动,在那里踌躇摆弄,时不时闭上眼睛,回忆着常秉尧 的动作,左右转动,错了再换个方向重来。我惊讶发现那只花瓶根本拔不起,固定在书架上,牢牢的镶嵌进去。沈 香禾的额头与掌心蓄满汗珠,一滴滴淌落,坠入花瓶里,她晃动了不知多久,终于整个书架发出一声轰隆的重响
  像缓缓打开的折扇一般,朝右侧窗子方向移动,我瞪大眼睛凝视,越来越大,越来越宽,犹如一方神竒的仙池 ,原本于这个世上不存在,却顷刻间从天而降。
  书架停止移动归于寂静的霎那,我还没有看清后面是什么,一缕银光闪过,从货架第二层最不起眼的角落射出 ,一只安然放置的玉盘被穿透,破碎的粉末迸溅,从始到末连_秒钟都没有,极其迅速,紧接着沈香禾发出_声凄 厉惨叫,捂着胸口倏然倒地。
  我大惊失色,正想冲过去看她,阿琴一把拉住我,“您别去,当心有毒”
  两名保镖将被巨痛折磨得打滚的沈香禾扶起,阿琴摸出口袋内的银针,在伤口试了片刻,发现没有变色,她对 我说,“没大碍,也不致命,做手术取出金镖就好了 ”
  保镖架着虚弱无力的沈香禾往书房外走,疼痛使她汗如雨下,几乎站不稳,她仍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回头间我,“ 你许我的,算数吗?”
  样也少不了 ”
  她咧开青紫色的嘴笑了笑,“虽然我很讨厌你,但不得不说,你这点气魄,我很欣赏。”

  我面容冷若冰霜,挥了挥手,保镖不由她再说什么,将她拖出回廊。
  我揪掉耳环与顶链,朝书架后的空地扔过去,扔在不同位置,风平浪静,我这才松了口气,缓步朝那边走,迎 面墙壁挂着一幅西样油画,原来门旁的壁画是假的,用来埯人耳目,真正藏着暗无天日的地库,是面前这一幅。
  保镖将半人髙的壁画摘下,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里头有回声,也有哗啦哗啦类似机器运转的声音,我又 拔下头上的珍珠钗子探路,仍旧悄无声息。
  阿琴挑着一盏油灯照明,搀扶我沿楼梯走下去,六名保镖在前方开路,一般人我不信,地库重地更不允许擅入 ,我分辨不清常府哪个是乔苍的人,一旦碰上了,我的一举一动无异于暴露在他眼皮底下,和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不过这六个是阿坤带出来的心腹,功夫很好,阿坤对我忠心耿耿,他的人我才敢重用。
  越往里面走,声响越大,视线越黑暗,地库比我想象中更冷更千净,没有灰尘和蜘蛛网,甚至连虫蚁都不见, 似乎时常有人出入打扫。
  军火弹药不能受巢,地下不通阳光,因此每行走几米,便有一个转动的电扇固定在墙角,洞外听到的动静就是 它们发出来。
  没有在顶级的黑帮老大身边生活过,根本无法想像他的基地是怎样的庞大,震撼,磅5薄。
  我似乎看到了战场,看到了辽阔的疆域,看到了一望无际伟岸雄厚的帝国,看到了沙漠,看到了海洋。
  几百个箱子层层叠叠,从低处到髙处,从南到北,跨过整座地库,几条狭笮的小路纵横其中,犹如迷宫一般, 天花板是黑色的方块砖瓦堆砌,每一块C`ha 入了灯泡,但找不到开关,阿琴站在一只废弃的破保险柜上,将油灯举过 头顶,保镖借亮光打开面前几只触手可得的箱子,里面是整齐码放的步枪,长枪,短枪,以及炮弹,子丨弹丨,火药
  阿琴捂住嘴惊呼,何况是她,容深千了一辈子公丨安丨局长,他也未必见过这副场面。

  这些枪械军火,足够支撑一个省名下的十几个市局几年用度。粗略估计上万支,光运货出货,就要耗费极大的人 力,新中国成立后,最大的军火走私黑帮莫过于常秉尧了。
  眼前一望无际的地库使我惊出一身冷汗,我回想起这两个月潜伏的时光,强烈的心悸与后怕吞没了我,我简直 是拿命演了 一场无间道。
  敢做这么大生意,到死都没有翻船,常秉尧的城府,智谋,胆量,手腕,绝对胜过乔苍,胜过我所见过的,生 活在这世上的每一个人,如果不是他老了,不是狂妄自大的他瞧不上女流之辈,不是他被我美色迷惑住,我哪里玩 得过他。
  我捂住脸,身体内的氧气和血液霎那间被抽走得干干净净,一丝不剩,我双腿发轮跌坐在地上,半响都没有回过 神。
  阿琴胆颤心惊从柜子上跳下来,我眼前的黑暗被摇曳的烛火驱逐,“何小姐,这些东西我们怎么处理,留着是窝 藏军火,这么多的数量,足够枪毙的,倒卖更是犯法,可如果报警,常府也完了。”

  我沉默良久,缓缓睁开眼睛,慌张过后,我比任何时刻都冷静,“当作不知道。”
  “怎会,书房机关破解了,真有出事的一天,条子一定会知道我们进来过”
  我偏头看她,目光满是冷意,“我说怎样,就是怎样。”
  阿琴执拗不过我,她不再说什么,我从地上站起来,叫过一名保镖,“这事瞒住姑爷,不论谁间起老爷藏军 火的地库在哪里,都说不清楚。另外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把这些转移。”
  保镖一愣,“这么多三天转移恐怕不够,再说兴师动众不可能毫无察觉,姑爷在珠海势力和眼线都很广,这简 直是刀刃上行走。何况我们转到哪里,出卡子口很难。”
  日期:2017-10-26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