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我在跨入地牢的霎那,像遭到了雷击,不可置信停在原地。
  记忆中的沈香禾,明艳不可方物,她永远那样风情,婀娜,妩媚,连说话都是江南女子的腔调,虽然她狠毒, 刚烈,可我更多见到的是她依偎在常秉尧身边千娇百媚的样子,在男人哏中,她是尤物,在女人哏中,她也是。

  可此时蹲坐在地上一团黑漆漆的她,仍穿着那晚被关进来时的绯色旗袍,裙摆浸泡在一滩尿液中,星星点点的粪 便粘在她发梢和脚趾,若不是她隆起的肚子在不断起伏,我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死在绝望,凌辱与没有结果的等待中。
  阿琴惊叫一声,捂着嘴退后,“老鼠!”
  沈香禾屁股后的稻草,是一窝正在搬家的耗子,有一只还钻入她裙摆,她无动于衷,呆滞凝望着铁门内的两道 人影,她看了许久,眼睛也不眨,或许早就认出了我,只是难以确信,髙贵为一府之尊的我,会出现在这样肮脏黑暗 的地方。
  保姆将食盒丢在她面前,她饿透了,翻找出里面的饭菜,用手抓着大口往嘴里送,她狼吞虎咽的模样,落在我 眼底,换回我长久的沉默。
  保姆趾髙气扬说,“沈小姐,看清楚了,是谁来探视你。何小姐这么忙,还顾念着旧情,你可要好好感激。”
  保姆的话令饥饿中的沈香禾身体一僵,她手里的碗脱落,砸在冰冷的地面,发出沉沉的钝响,她这才仰起头, 嘴里咕哝了几下,没有来得及咀嚼的饭菜被如数吐出,她鹏向我,阿琴惊慌要踹开她,被我伸手拦住,沈香禾撕 心裂肺的嚎哭,她颤抖扯住我裙摆,抱住我的脚踝,嘶哑的声音哀求我放了她。
  “我活不下去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她骨子的傲气被这座没有阳光和期待的地牢消磨得所剩无几,不,是丝毫不剩了。
  我沉默俯视她,她不住朝我磕头,死死揪住我的裙摆不肯松手,生怕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消失,带走她 唯一生的希望。
  我抬起一只手,阿琴心领神会,她招呼保镖和佣人都退到二重门外,等到脚步声远去,我蹲下伸出手,将沈香 禾脸上脏兮兮的碎发拂开,我柔声问她,“你想出去吗。”
  她拼命点头说想,她哭着说只要放了我,我宁可出去做**,做你的玩物,宠物,做什么都行。
  我笑了声,“不用,不只不用,还会给你很多钱,让你生活得衣食无优,你曾经的绫罗,也照样可以穿,还能 打牌,美容,逛街。,,
  我说得太过美好,她反而不信,她颤抖着警惕凝视我,对我充满防备,似乎我下一刻就会掏出一把匕首,剌入 她胸膛,将她永不见天日得解决在这里。
  我抚摸她千枯打结的卷发,“别急着害怕,我有个条件。只要你肯答应,我给你很多很多钱,还有房子,你可 以去你想去的地方,过你想过的生活,泡你喜欢的男人”
  她眼睛有些闪烁,我间她是不是很美好。
  她磕磕巴巴问我答应什么。
  “带我去老爷的书房,将地下室的机关告诉我,我要拿一样东西。”
  地牢没有一扇窗,更没有一丝阳光,连空气都是腥臭,巢湿,发了霍的。
  在这样地方待久了,人活着也会形同魑魅,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我忽然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赶尽杀绝。更庆幸我把她逼到了绝路,直接摔下悬崖尚且千脆,来不及害怕,越 是在峭壁与死神擦肩而过,越是不择手段求一条生路。
  阿琴把油灯放在我和沈香禾旁边,我们都能清楚看到对方的脸,对方的眼睛。
  她有些疑惑,“老爷不是把家产都给你了吗,你还要找什么东西”
  我笑了笑,“我要的从来不是钱,我也不缺钱。”
  我将她枯黄的头发别到耳后,脸孔凑近说,“我要他放在地库里的所有,不论是军火,弹药,还是兵符。”
  沈香禾瞳孔猛缩,接着脸色大变,她万万没想到我和她做的交易竟然是这个。
  她陷入不可思议的颤抖和震撼中,抓紧我的手仓皇松开,我捕捉到她的反常,一丝从骨头里渗出的畏惧和惊恐 。或许她是常府唯一知道常秉尧书房机关和内幕的人,阿彪死得不光彩,我泼脏他背叛,常秉尧从此对身边心腹疑窦 大起,连阿坤都不信,所以知道书房内幕的人已经灭绝了。
  正因为沈香禾清楚,她才了解破除有多危险。藏在看不到的角落的重重障碍,丝毫纰漏都将有死无生。

  黑白道上的交易有潜规则,不能暴露自己对某个筹码的过分渴望,不然对方便会趁机狮子大开口,把市场搅乱 ,可现在不管她要什么我都会答应,对我来说拿到那些东西胜过一切利益。
  我故意晃了晃戴在手上的戒指,圆润通透的蓝宝石在四面漆黑的地牢也那般明亮闪烁,光掠过她哏眸,她有些 贪婪吞咽了口唾沫。
  “两栋别苑,金银珠宝十匣,店铺如果你想要,我也可以给几个。”
  沈香禾紧咬嘴唇一声不吭,我继续抛出诱t耳,“二太太的身份,我也能为你恢复,到时我会宣布是老爷遗嘱为 你正名,让你风风光光复位。,,
  她髙傲得意了半辈子,颜面和地位在她心里最重要,她还怀着常家的血脉,一个有名分的母亲,决定了孩子正 大光明的前程。
  她果然心动了,呼吸也有些急促,我一边为她整理头发,一边诱哄她,“这交易值得吗,你只是带个路,把 你知道的见到的,全部告诉我,为我做完。换回的结果你还是尊贵的二姨太,坐拥金山银山,从前怎么生活,以后 只会更潇洒。你不亏,空手套白狼的机会,我不是谁都给。”
  我从她面前站起来,“我只给你一分钟考虑,如果你不答应,你死之前,我都不会再来。”
  死这个字,触动了她最绝望崩渍的心弦,她有太多尘世未了的心愿,未享受的繁华,没有机会也就罢了,有改 变的路,她怎舍得不走,她当然不甘心,也不认命。
  她慌乱朝我鹏了两步,哀求我等一下,她仰起头望着我,“你一个女人要那些做什么。”
  我语气冷淡,“这不是你该问的。”
  她舔了舔千裂的唇,“我…我只是送茶无意撞见的,老爷很宠我,可书房却不允许我进入。我无法保证能不能 找到你要的。”
  “尽你所能尝试,即使找不到,我也会放你离开地牢,为我做事的人,成与不成,我都不亏待。”
  她听到我这样承诺,咬牙横了横心,“好,反正留在这里生不如死,像畜生一样苟延残喘,还不如拿命搏。如果 我命大躲过机关,出去就有好日子过了。”
  我笑了笑,挥手示意保镖为她松开套在手脚的铁链,她得到自由后,扶着墙壁艰难站起来,那件素色旗袍又脏 又臭,断了的丝线处鹏满数不清的蛆虫,粪便。我原本很厌恶想要躲开,又不好在关键时刻剌激她的尊严,只能强 忍着。
  “什么时候去。
  我说就现在,老爷下葬,该走的人都去送行了,是瞒天过海的好时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