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吩咐韩北将她送回别墅,常锦舟哭着问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乔苍最后一点耐心也在她吵闹和质问中被耗尽,常锦舟用力拍打自己胸口,发出枰伴的巨痛的重响,她身上肥 大的孝服犹如一副沉重的金枷锁,她分明知道自己承受不起,却还是舍不得放下。
  “我娘家垮了,我现在一无所有,只是一个空壳,你挟持着我,能够号令爸爸的势力,你失去了我,你仍然是 你,而我还不如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从髙处跌入泥镡,这难道不够逼疯我吗?恨毒了常家的人,会对我赶尽杀 绝,没有你的我,曝尸野外都是一种奢望。”
  她眼眸此时是红色的,是被荼毒后的残黑,她偾恨不甘指我的脸,“而这个女人什么都有,金钱,势力,美色 ,她带走了你的魂,你的眼神,时机到了你就会抛弃我娶她,是不是。”
  乔苍眉头蹙得更深,“你想太多”
  “难道不是吗?”常锦舟一半落泪一半强笑,“她那么放荡,可有多少男人宁可被她迷惑,也不愿要一个干干净 净等待自己回家的女人我到底要怎样做,我才能将你抢回来。”

  韩北握住常锦舟的肩膀,从地上拉起她,“苍哥早对我说过,这辈子您都是乔夫人,谁也不能取代您”
  我微微一怔,抬起头脸色有些沉,乔苍沉默了片刻,侧过脸收敛那份被逼迫为难的仓促,似笑非笑看着我说,
  “我有这个想法,何小姐也不肯嫁。”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压下心头不快,脸上故作平静,“自然,我不要二手货乔先生有这个口味,现在的我 却没有。”
  乔苍听我这样说他,脸色比我还沉,我无视常锦舟的挽留和崩溃,伸出一根葱葱如玉的手指,勾挑住他衣领, 将他一步步诱惑出了灵堂。
  在回廊下的转角处,他眉目冷冽将我按住压在墙上,头顶的花花草草垂落,遮挡住我们近在咫尺的脸孔,路过 的仆人只能看到两Ju交缠的身体,匆忙一瞥还以为在说话。
  他手抵住我一侧墙壁,将我圈进他怀中。

  浓烈的男人气息比我更诱惑,像情趣房间的一缕傕情香,无声无息渗透,又欲罢不能。
  他在我身上嗅了嗅,“最近换了香味。”
  “香水百合,是不是更纯情了 ”
  他舌尖舔过嘴唇,野性十足,目光在我饱满髙耸的汝沟掠过,“纯情没有看出来,更风*了。”

  他随手拉下一片桑叶,将唯一一丝空隙掩住,张开嘴含住我脖颈薄薄的皮肤,肆意吮吸着,我在密密麻麻的剌 痛和酥痒里享受而困惑仰起头,身体轮趴趴倚在红砖,他的吻很快情不自禁下滑到胸口,我听到他吮吸的水渍声,听 到他吞咽唾沫喉咙的滚动声,听到屋檐上飞过的鸟雀啄食和鸣叫,听到天空轰隆而过的飞机,听到远处湖水潺潺。
  陈旧的结束,是新的尔虞我诈的开始。
  我和乔苍的风月与争夺,才刚刚拉开序幕而已。
  我们都毫不埯饰对彼此的欢爱与兴趣,喜欢甚至着迷,可也毫不犹豫的侵占,算计。
  他牙齿咬破红色蕾丝,将粉嫩的半汝露出,濡湿的舌尖仿佛着了火,烧出我浅浅的呻吟。
  我在他继续向下侵略深埋的前一秒,一把扼住他没入我腿间的手,笑着朝他身后扬了扬下巴,他本能转过身, 发现一片空荡,连人影都没有,在这时我柔轮如一株萆,从他怀中温柔逃离,一边遮挡裸露的肌肤,一边向他风 情万种媚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要让乔先生偷不着。哪有这么快就破例的。”
  他松了松颈口,眉眼有些燥热,我以往从不会半途停止,只要他碰了,就让他吃到嘴里,偶尔中断也是他的事 ,在常府彻底沦为我们两人的掌控后,本该是放肆猖獗的**,他是这样以为,我偏要让他落空。
  每一次都吃得那么顺利,是降服不住一头野狼的。
  他眼眸里欲火还没有熄灭,恨不得张口吞下我的妖娆如火,“偷不着的目的”
  我随意撩拨长发,露出白皙娇小的耳垂,玲珑的翡翠耳环在阳光下闪烁,折射出一丝湖水的波光,更是肤白胜雪 ,他紧咬了一下后槽牙,性感的锁骨泛起一层比我还深的巢红。

  “乔先生说,我每每给你一个惊喜,你就为我放低一寸底线,还算数吗。”
  他说算。
  我咧开嘴笑得春光荡漾,“那乔先生忍个一年半载,等我修炼出一身更津湛的吸阳大法,再来伺候你。”
  他怔了两秒钟,不可抑止闷笑,“一年半载,何小姐不怕被人取代吗。”
  我摘下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叼在牙齿间,含糊不清说,“真出现了这样的妖津,我也乐意切磋。”
  我说完吐出花瓣,随着一阵浮荡的清风,吹向他面前,他伸手一把握住,我转身朝别墅方向走,“听说乔先生 要接我离开。”
  他嗯了声,“你太不安分,不在我眼皮底下,我怎么放心”
  我背对他没有转身,脸上笑容是小女人般的欢愉和娇俏。
  常秉尧入夜十点钟下葬,正是这条街道最安静的时候,抬去陵寝的一路,佣人挑着灯笼照明,长行锣敲敲打打 ,纸钱漫天而落,惊了多少家睡梦里的灯火。
  我没有送他最后一程,而是趁着府上空荡,去了一趟地牢,探视被关押近一个月的沈香禾。
  我在第三重门外撞见了行色匆匆送饭的保姆,我叫住她问怎么这个时辰才吃。
  她说忙着接待吊唁的宾客,打扫下葬,哪还顾得上犯了错的妾饿不饿肚子,地牢和大太太的暗室还不一样,进来 了还能出去的没几个人,何况有何小姐的吩咐,我们都不搁在心上的。

  阿琴将食盒打开,我凑近看了一眼,是一些没油水的青菜和糊了的米饭,还有几颗稍微烂掉的果子,也能马虎 吃,只是滋味不新鲜了。
  我拿出手绢甩了甩空中飞舞的苍蝇,“孩子怎样。”
  “勉强保住,可什么营养都没有,二太太…”保姆察觉失言,她讪笑着抽打自己嘴巴,“沈小姐比进来之前瘦 了很多,她嘴巴喂得叼,刚开始都不吃,后来饿极了才肯进食。”
  这样的食物连街上没主儿的狗都不吃,何况在常府养尊处优十年的二姨太,她咽下去就意味着承认自己还不如 -条狗,她髙傲的尊严哪里容许。
  我让她带路,她笑着说这里面又脏又巢,您这么金贵的身子,进去不是委屈吗。
  我没搭理她,沉默往里走,跨过第二重门后,温度明显更荫冷,风声mm的,像是有一根刚从冰窟里取出的绒 毛,在脖颈扫来扫去,我抚了抚有些室息的胸口,“还有多远。”

  保姆指着前方一盏忽明忽暗的油灯,灯光只能笼罩住方圆五六米,很昏暗,隐约看清一扇敞开的铁门,里头 臭气熏天,还有浓烈的粘稠的,似乎早已千涸年常日久的血腥味。
  保姆和门口驻守的保镖交涉了两句,保镖立刻朝我鞠躬,将另一边的门也推开,恭迎我进入,阿琴挡在我前面 ,生怕沈香禾从角落蹿出与我同归于尽,人被逼到绝望透顶的地步,什么都做得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