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0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撇撇嘴,“我只是帮你,王灿那孙子,谁爱帮谁帮。”
  “行行行,帮我。”我笑了笑,没再搭理胖子,自个儿过去,帮凌乱的道宫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盘坐在床榻上,拿出卸甲剑,继续修行起来。
  对卸甲剑的掌控,我已经能控制到四秒内发动攻击了,但这明显还不够。那天对阵两个剑奴,虽然修为高绝。但没有灵智,略用手段便能阻住他们,可若与人对擂,恐怕根本不会给我机会,而且擂台之上,肯定也不让动用符箓。否则的话,纯粹就是资源的比拼了,大比也将失去意义。
  所以,我还是得彻底掌握卸甲剑才行。
  此时距离罗天大醮只剩一天时间,若我还是天师初期修为,一天时间恐怕不够我彻底掌握卸甲剑,但进阶天师中期之后,一切便不一样了。
  我体内真元更加充足,使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这回第一次尝试操控卸甲剑,时间便控制到了三秒之内。等稍微熟悉几遍之后,我更是将时间压缩到了一秒出头。
  高手对擂,形势瞬息万变,一秒多看似很快,但实际上还远远不足。我沉下心,调动体内道炁,一遍一遍继续修炼。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极为困难之事,但每次提高一瞬,数十上百遍之后,我也终于把时间控制到了半秒之内。

  这期间,我的道炁真元耗尽数次,每次耗尽,我便出去补充,这样的吸收和消耗。对我修为也极有增益,锻炼操控卸甲剑的同时,我也将自己天师中期修为彻底稳固了下来。
  半秒虽然还有些略长,但差不多也能算得上是瞬发了,而且到了这个程度,我心知暂时也无法再得到提高,于是便停了下来,尝试着用巫炁去催动了几次卸甲剑,发现两者有些不太相容,试了数次都没成功,这才终于放弃了。
  法器之物,讲究契合。譬如当初的阴阳阎罗笔,就能顺利契合巫道二炁,两者同时催动也可使用。而这卸甲剑。巫炁就无法驱动,因为本身便不与巫炁契合。还有轩辕剑,此剑乃黄帝佩剑,与道炁契合程度达到极致,而我想尝试用巫炁驱动时,却能从其上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敌意,以至于我连试都不敢试。
  尝试巫炁驱动本就是一时兴起。失败了我也没放在心上。
  结束修炼之后,我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想起胖子之事,连忙转过头四下观望。
  胖子这家伙此时盘膝坐在桌旁的一个蒲团上,手里拿着我给他的吞剑诀,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而他侧身不远处地上,则丢着一堆碎铁片,以及一个剑把。
  看着那堆碎铁片,我顿时眼睛瞪大了,胖子这家伙,不是真的吃剑去了吧?
  我连忙走过去,冲他问道。“这咋回事儿?”
  这家伙似乎正沉迷在吞剑诀里,听到我的声音,才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我正研究吞剑诀呢,你别说,这东西还真有点意思。”

  我伸手指了指那堆碎铁片,“我是问这个。你既然都研究吞剑诀了,这剑是怎么回事?”
  胖子一听,顿时脸上一红,支支吾吾道,“那啥……我不是以为你骗我的嘛,我就懒得看这吞剑诀,以为吃了道剑,就能吸收道剑内的灵力……”
  “结果呢?”
  “结果……”胖子哭丧着脸,“这铁剑真他妈难吃,咬都咬碎了,硬是没咽下去……”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胖子,这家伙……还真是个活宝!我转头看看那堆废铁,再看看胖子,不由感慨,“我是该骂你蠢呢,还是该夸你铁齿铜牙?”
  胖子红着脸,难得一次没跟我犟嘴,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怎么魔症了,就觉得你能吃剑变强我没道理不能……”
  “得了。”我摆摆手,没好气道,“不说这个了,那个吞剑诀你觉得怎么样?你要觉得有意思,我这里还有完整的剑修之法。”
  胖子一听,顿时便把吞剑诀塞到了我手里。拨浪鼓一般的摇头,“我就是觉得吞剑好玩,剑修之法能有啥意思?我师父跟我说了,我们占验道,一定不能随便去修习其他功法。尤其是那种打打杀杀的凶戾功法,会影响我们一尘不染的道心,非但不能提高修为,还会导致修为跌落。”
  我对他的话有点不信,很怀疑这到底是管真人原话还是他偷懒的托辞。
  不过他无心修炼,我总不能逼迫,于是便将吞剑诀收了起来,问起他这两天临阵磨枪,修为有没有提高一些。
  胖子得意的一抬头,背着手道,“本来我修为便已识曜圆满,这几日勤修之下,又有提升,虽然还没成为天师,但论实力。一般天师还真不是我的对手。”

  我没在意他的吹嘘,不过对他的修为我一直也很在意,闻言便问道,“那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晋升天师?”
  谁知听到这个问题,胖子瞬间便收起了得意,换做一脸苦色,哀叹道,“这我还真说不准……我们这一脉与别的修行者不同,占验道以卜算之术为根本,想晋升天师,须得卜一次世间大运,方才能成事。”
  “世间大运?”我眉头一皱,有些不明所以,便问道,“何为世间大运?”
  胖子掰着手指头跟我算了起来,“比如朝代更迭、危及万千生灵的大灾祸、造福万世的大气运之类的。”

  我听的有些心惊肉跳,这哪是什么世间大运啊,胖子说的这些,乃是真正的天机!
  思索片刻,我问他道,“我对卜算之术不算精通,但世间福祸皆属天机,世人都说天机不可泄露,你说的这些,当真可以去卜测?”
  胖子神色忽然沉重起来,许久之后,才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师父说过,修行是抗争,而修行者。是天道不容之人……你们的抗争是与天争灵气,而我们,则是卜测天道不允许窥视之事。”
  我心里一震,天道不容之人!
  我想起了姽婳,想起了祭祀恶灵在尸阴宗里与那太岁的对话……姽婳消失之时。我第一次听到了天道是神的说法;而祭祀恶灵和太岁的对话里,我听到了抗争,似乎还听他们提到了曾经发生过但却失败的战斗……当时我什么也听不懂,但如今胖子的话,却让我依稀间有了些许明悟。
  祭祀恶灵说的战斗,或许就是修行者向天道发动的战争,而他和太岁,或许就是那场战斗中,残余的苟活者。
  无言的沉默持续片刻,胖子忽然大笑道,“说这些干啥,咱们修为还低,连我师父都看不明白的事,咱们就别瞎操心了。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这些事。离咱们远着呢。”

  我点点头,但心里却依旧不能平静。胖子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修为还低,瞎操心太多没有意义。但有一件事,他却说错了。这些事离他或许真的很远,但离我却很近。时至今日,我依旧忘不了姽婳距离我越来越远,我拼尽全力却怎么也追不上的那一幕。
  祭祀恶灵说的那场战争我不知规模如何,但却知道,连祭祀恶灵和太岁这种惨败的苟活者,在我眼里已经强大到了极点。而我,莫说挑动下一场战争,就连有资格站到天道面前,都不知是何年何月……姽婳,或者说我自己,真能等到那一天吗?
  日期:2017-10-02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