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4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键是,若老巫婆真的俯身在少女身上的话,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得到老巫婆的秘术,到时候就赚大发了。
  大约黄昏时分,子丨弹丨把车停在高速公路的入口处,好像是在等待白姐的进一步指示。
  也没等多久,白姐就发来信息,让他把张大雕送到西安的一家美容医院去做整容手术,同时还发来一份资料。
  张大雕打开一看,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少女的照片,她原名叫安小可,是首都长城脚下的一个中学生妹子,父母是种植花卉的个体户,而且规模还不小,也算是比较富裕的人家吧,家里偶尔还会请一些帮工什么的。
  根据调查,安小可是在读初一时被人拐走的,当时还报了警,但警方却没能找到安小可,为此,她父母伤心不已,还发了许多寻人启事,因为安小可是家里的独生女,为人乖巧,成绩又好,这样的女孩子失踪了,做父母安能不着急?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张大雕要伪装的是安小可同村的一个憨厚青年,名叫张西洋。
  这张西洋自小父母双亡,是跟着叔叔婶婶长大的,脑子和原来的张大雕一样有点卡,又不怎么喜欢说话,是出了名的闷嘴葫芦,但为人勤快本分,所以时常被安小可的父母请去做帮工,而张西洋的身材和张大雕差不多,面皮又有些粗黑,所以才被白姐选为张大雕的替身。
  看完资料,张大雕真是满头黑线啊,转来转去,自己还是要去首都,这难道就是上天注定么?
  接下里,张大雕就要牢记张西洋的家庭背景了,而且重点是牢记张西洋做过的一些事情,以及叔叔婶婶的脾气和性格。好在,张西洋是个不好说话的人,脑子还有点卡,即使有些事情忘记了也不奇怪,最重要的是,叔叔婶婶没有子女,完全把张西洋当成了亲生儿子对待,只可惜,叔叔婶婶老实本分,又没有什么手艺,在村里算是最贫穷的人家了。

  此外,白姐还附带了一个手机软件,这个软件里收录了张西洋的所有熟人,其中包括指纹、脸型、声音、影像、着装,以及某些口头禅等,只要张大雕与熟人交谈时开启这个软件,系统就会第一时间显示对方的身份和称呼。
  看这个软件后,张大雕一脸震惊之色,这软件肯定是早就制作好了的,关键是软件里收录的资料,换了一般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因为那需要一支庞大的队伍来收集整理,而且还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使得张大雕不得不感叹,国家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而国家之所以花费如此大的代价,绝不只是为了弄明白老巫婆是不是附身在安小可身上,而是为了培养自己,或者说,是猜到自己想得到老巫婆的修炼秘术。
  同时,张大雕又有种预感,国家也有国家的危机,索引迫切的想要培养自己,好在关键的时候让自己为国家出力。

  这时候,张大雕才算理解了“祖国母亲”的含义,因为每个中华儿女都是国家的孩子,又有哪个母亲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除非你真的离经叛道了。
  感动之下,张大雕不由得唱响了《我的中国心》,眼中还露出对祖国的孺慕之思。
  受到张大雕影响,开车的子丨弹丨也跟着唱了起来,并在当晚把张大雕看完资料后的反应汇报给了白姐。
  当时,白姐还感叹道:“这小子看来是真的理解了国家的爱子之心啊,不枉国家为了他做了那么多!”
  当然,这都是后话。
  当夜,张大雕被送到了西安的一家整容医院,接受精心的整容手术——事实上,说整容并不恰当,因为张大雕的面型本就和张西洋有些相似,所以需要改变的地方并不多,而这种整容,只要张大雕愿意,随时都可以运转先天之气恢复容貌。
  最后,医生还交给张大雕一些药物,交代道:“这是改变气味的药物,你只需每过三天给自己注射一次,气味就能和张西洋一模一样。”

  张大雕嗅着自己的气味,蹙眉道:“怎么这么重的狐臭味,甚至还有脚臭。”
  医生苦笑道:“张西洋本来就是个粗鲁不文的庄稼汉,有狐臭和脚臭也很正常啊,你要是受不了,大不了多洗洗就是,反正,只要这气味能让家犬分辨出来就行。”
  张大雕道:“可为什么还要戴隐形眼镜呢?”
  医生道:“你的眼神太清澈了,而且睿智深沉,这不符合张西洋的眼神,所以,这隐形眼镜能改变你的眼球颜色,看上去好像布满了血丝。”
  “这也太丑了吧?”张大雕对着镜子一脸不满,“想我这么一个帅哥,居然变成了一个粗鲁不文的庄稼汉,以后可怎么泡妞啊?”

  医生翻着白眼道:“你这也叫帅吗,我是不想拿出年轻时的照片来打击你!”
  张大雕立马就被呛到了,识趣的转移话题道:“那我什么时候去首都?”
  医生道:“过两天吧,安小乐的老爸要送一批花卉果树来西安,到时候张西洋会随同前来,我们会给你制造一个替换他的机会,所以,这两天你就安心的适应一下自己的新身份吧,实在无聊,可以看看电视,玩玩手机什么的,但不能出去,免得相貌曝光。”
  张大雕贼溜溜的盯着俏丽的小护士,涎着脸道:“这位护士妹妹,想和我滚滚床单不?”
  小护士白了张大雕一眼道:“滚!”说完就端着药盘出去了。
  那医生也是满头黑线,抹着汗走了。
  张大雕眨巴着眼睛,心说,这个滚字是几个意思,到底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于是,他晃晃悠悠的来到护士台,对那小护士鼓起勇气道:“那是去我病房呢还是去你的休息室?”
  小护士看都没看张大雕一眼,只说了三个字:“去你的!”
  张大雕又晕菜了,试探道:“那去我病房吧?”
  小护士道:“我去!”
  张大雕彻底懵了,老半天后才回到病房,眼巴巴张望着门口,不多时,小护士端着药盘走了过来,好像是要去其他病房换药,张大雕急忙道:“我还等着你呢!”
  那小护士恶狠狠道:“你等着!”

  张大雕顿时就火大了,这到底是啥意思啊,于是,等她回来的时候,又忍不住道:“要不,我到你的休息室去试试?”
  小护士噗嗤一声笑道:“那你来试试啊!”
  张大雕彻底崩溃了,但还是不死心,试探道:“你说我到底敢不敢去你休息室?”
  小护士气哼哼道:“你敢!”
  张大雕愣是彻夜睡不着了,打算半夜再去试探一下,结果,刚一开门,就见小护士站在门口,似笑非笑道:“我是个性开放的人,但不是个性开放的人。”
  张大雕被这话绕晕了,决定孤注一掷,尾随她到了休息室门口,怯怯的问道:“我可以进来么?”
  小护士在里面回答道:“你进来我就弄死你!”
  张大雕眼睛一绿,这又是几个意思?
  最终,张大雕还是没敢强行闯入,关键是,他到现在都拿不准人家是怎么想的,而他又不喜欢用强,所以只能不停的回味小护士话里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