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姑奶奶,你说这话,实在太是轻松。我们乡可是出了名的贫困乡,温饱还没有解决呢,哪有钱买他们乡的地啊。”
  富美丽道:“所以,你就想将这难题交给我了?”
  陈九江道:“我想了又想,也只有你有这样的能力,能顶的住压力,将这条路修成。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富美丽一边在心里衡量,一边推脱道:“陈书记,你可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王书记和路乡长都弄不成的事情,我一个弱女子更是做不到的。”
  陈九江收了色笑,一本正经的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正是因为他们都做不到,才求到了你这里。只要你将这事办成了,河西乡谁不记得你的好?老百姓的眼光可都是雪亮的,自然懂得比较。”
  富美丽听了陈九江的分析,立刻意动了起来。老百姓的眼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县里的领导也会记得她富美丽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富美丽也将在河西乡的政治舞台上打响至关重要的第一炮。这不单能让人们对她刮目相看,也将让她在此稳稳的站住脚跟。
  想到此处,富美丽就点了点头道:“陈书记,我初到河西,也应该为河西人民做一些贡献。所以,你的要求我也不好拒绝。不过我的能力毕竟有限,能否胜任,还很难说。这样吧,请你将修路的相关资料,转交给我,我去跑一跑,试一试。”

  陈九江见她的应承了下来,立刻咧着嘴笑了:“只要你肯出马,一定能够马到功成。”
  富美丽出了陈九江的办公室,心中想到,这个年轻的陈书记,看样子就是个不遮不掩的色狼。那一对眼珠子差点就掉到了自己的怀中。今后还是要小心一点的,不要落入了他的魔爪。不过转而又想,如此也好,有这么一位色狼在,今后工作上只怕要便利的多。
  富美丽在琢磨陈九江,陈九江也在琢磨富美丽。今天富美丽给陈九江的印象可不是传闻中的那样。传闻中的富美丽是一个娇蛮任性,自以为是的人。而今天的富美丽,分明是一个娇羞可人,懂规矩识进退的官场老手啊。
  是自己魅力无穷,深深的吸引了她,让她为之改变,还是传闻出现了偏差呢。陈九江无需多想,就知道指定是后者的原因。官场中的传闻,虽然很多都是事实,但是也极为片面化。甚至更多的是出于对某方面的突出。

  其实陈九江不知道的是,富美丽也在改变着自己。三年副科,三个单位的经历教会了她,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
  以前,富美丽总是会想,她富美丽是谁呀,不但聪明能干,而且貌美如花。更重要的是,常务副县长富春生那是她的亲叔叔。所以工作中,她自然是无需和颜悦色,低声下气,更无需出卖色相牺牲自我。只要紧抓利益,率性而为就可以了。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如果你在单位之中,工作能力不出众,人际关系又搞的极差,那就只能两手空空,干坐冷板凳。明白了这个道理,富美丽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变化。
  陈九江一颗烟还没有抽完,路爱国就到了陈九江的办公室。路爱国虽然故作坦然,但是眼神深处的不安还是被陈九江读了出来。陈九江心中暗喜,看来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已经起到预料中的作用了。
  陈九江坐在办公桌后面,没有起身,只是面上热情的问道:“路乡长,找我有事?”

  路爱国回道:“陈书记,刚才你提到乡里的人事安排。我想了一下,觉得财政所的老苏,人也能干,资格也老,正好能补上副乡长的缺。”
  这是路爱国第一次改口叫陈书记,不过他后面的话,却让陈九江很不满意。陈九江眯着眼道:“老苏这个人是不错,是个老财务了。所长也干了不少年,是该挪挪位子了。”
  路爱国是很敏锐的,一听陈九江的话,就知道他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提议,立刻坚持道:“陈书记,老苏这个人你是了解的。这么多年,工作刻苦努力,任劳任怨不求回报。资历也老,在河西乡,他要不干这个副乡长,别人还真没这个资格。”
  陈九江听了这话,就压不住心里的火了,面上的笑,就冷在了脸上,往大背椅上一靠,说道:“老路啊,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了解。可是我们河西乡也不只老苏一个老科长了吧?总是要综合考虑的吧?当然,还是要谢谢你的推荐的。你也要相信我们丨党丨委,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路爱国听了这一声老路,心里五味杂陈,心说前两天这龟儿子还喊着是我手下的小兵,今天就叫我老路了。不过这一声老路也点醒了路爱国,现在人家陈九江是丨党丨委书记,乡里的人事安排自然归他陈九江来管。
  正如陈九江说的那样,他路爱国建议可以,但是到了拍板的时候,还是要陈九江来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越位了就不好了。
  若不是因为之前给钱勇敢打了电话,了解到陈九江在他办公室说的都是实情。现在路爱国就会和陈九江别上一把。看看这河西乡谁是真正的老大。但是现在一想到陈九江隔壁那个凶器逼人的副书记,路爱国的牛气就烟消云散了。
  毕竟他此来是寻求陈九江支持的,若是将陈九江惹恼了,他们二人合起伙来,只怕要不了一年,他路大乡长就得开路走人。
  想到这里路爱国不得不低头:“陈书记,你说的对,是我思虑不周。乡里这一块还是需要你的统筹安排。”
  “老路,我知道你有想法,可是你也要理解我的苦衷啊。”陈九江见他软了下来,这才又换了笑脸,指了指隔壁说道:“那位刚才来过了。你知道她来找我干啥吗?”

  路爱国不爱听陈九江喊他老路,却又不由自主的被他的话吸引,摇了摇头问道:“她来干啥?”
  陈九江将面前的那张纸递到了他的手上,说:“你自己瞧瞧吧。”
  路爱国接过纸条,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了那一点一线代表的是什么,立刻吃惊的道:“她要修路?”
  陈九江道:“可不是吗?这可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啊。人家这是要做大事,哪像你啊,还在这里和我窝里斗呢。”
  路爱国听了这话,连忙解释道:“陈书记,咱俩可是老搭档了。绝不会闹出龌龊来给外人看的。今后你尽管放心,我们政府一定会和你保持一致的。”

  路爱国这样说,也算是正式表态了。陈九江知道他不一定是出自真心,但是也放下了一半的心。于是愉快的说道:“这就对了,咱们俩还是要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只有这样才能将河西乡建设的更加美好。”
  路爱国也点了头,可不是吗,当前他可是最需要支持的人啊。路爱国看了看手中的纸条,问道:“陈书记,那娘们真的搞得下这条路?我和老王可都没搞定呢。”
  陈九江道:“你呀,真是关心则乱。想一想吧,人家姓什么呢?富县长那里可是正好管着交通局呢。你搞不定的事情,富县长只要嗯一声,就成了九成九。”
  路爱国一拍脑门道:“是呀,那何志章可是富县长手下的红人,我怎么就忘了这茬呢。看样子,人家这是带着嫁妆来的,只怕真的要在河西乡扎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