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闻言就笑了:“不是冲你来的,还是冲我来的不成?”
  说完,陈九江端起了茶杯,离开了路爱国的办公室。到了门口的时候,陈九江又说道:“老路啊,你是该好好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陈九江走了之后,路爱国陷入了沉思。陈九江这小子一肚子坏水,他说的这些话,只怕真假难料。还是需要求证一番的。但是无论真假,这些话,确实震动了路爱国的心门。
  路爱国在河西乡乡长的位子上已经干了十一年了。十一年的副乡长好找,但是能在乡长位子上坚持十一年的,还真是稀缺。至少当前的三十二个乡镇里,是绝无仅有。即便是市局里,也没有干完两届还没有转业的局座。
  想到这里,路爱国的心,就不安起来。正如当初他分析金波那样,金波的位子是为别人留的,那么他路爱国的位子又是为谁留的呢?
  很显然陈九江现在不需要了,那么就目前的情况看,富娇娇就是唯一的选择了。她既有资历,又有背景,缺的也许就是乡镇这块的历练。这历练需要多久呢?是一年,还是半年呢?亦或者和陈九江一样,只等着自己犯错误呢?
  最关键的问题是,路爱国腾出了地方,让了富娇娇,而他的位子,又在哪里呢?路爱国不像钱勇敢,市里有根天线,拍拍屁股就可以到交通局上班。只怕到时候等着他的,只是乡里的一个人大主任。
  路爱国觉着自己还很年轻,离二线至少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为人民服务。而且他的觉悟也不低,还想要追求进步。
  所以他路爱国绝不可以坐以待毙。不能将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他要抗争。但是在抗争之前,还是要先摸清陈九江说的话,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那就必须要和他搞好团结,利用有限的时间,和熟悉的地盘,给富娇娇插上翅膀,让她哪里来,还是哪里去的好。
  若是假的,那就好办了。今后的日子里,老子一定要让你陈九江吃尽苦头。想到这里,路爱国就给钱勇敢打了电话。
  听见钱勇敢接了电话,路爱国立刻道:“老钱啊,我爱国啊。”
  钱勇敢在乡里的时候可没有少和路爱国争斗。现在跳出了河西,回过头来,再看路爱国,那就亲切的多了。此刻接到路爱国的电话,心里很是高兴,热情的问道:“老路,找我什么事情?”

  路爱国道:“你走了那么久,我们还没有好好的聚一聚,正想着到县里请上一顿,为你贺贺。”
  钱勇敢道:“拉倒吧,这都什么时候,还贺一贺。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
  路爱国听了这话,就一本正经的道:“还真是有事求你,我们陈书记刚上台,就提出了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所以,想请你这个老河西,伸一伸援助的小手。”
  钱勇敢听了,就笑了:“我就知道,你老小子一定是冲着修路来的。别看我是交通局长,这事我可做不了主。”

  路爱国道:“你堂堂的局座大人,做不了主,谁能做主?”
  钱勇敢道:“当然是吕书记,于县长了。我就是个扛旗的小兵,他们指到哪,我就打到那。说到这里我可就要说说你老路了,同在一条堤坝上,人家陈九江抗洪抗成了书记,你老小子怎么就得罪了于县长了呢?他可在不同场合都点到了你呢。”
  路爱国吃惊的道:“我巴结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得罪他呢?”
  钱勇敢道:“老路啊,总之你要小心点。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赶紧想办法弥补一下吧。不要等挪了位子,后悔莫及啊。”
  其实不只是路爱国,就是钱勇敢都知道,老于为什么生气。还不是为了他那神奇的上帝之手。不过再细细一想,若不是路爱国推了陈九江一把,只怕现在于向荣的追悼会都结束了。显然的是,于向荣并不如此想。
  路爱国就哦哦的说,谢谢老伙计的提醒,我会想办法的。挂了电话,路爱国就相信了陈九江的话。看来这小子的消息是准确的,不是糊弄他。
  在路爱国打电话的时候,陈九江将富美丽叫到了办公室。
  富美丽,人如其名,果然生的极其美丽。尤其是她胸前的那对*,更是傲人一等,看的陈九江浮想联翩。
  陈九江目测,富美丽低头的时候,是看不见自己的脚尖的。所以,这也就注定她这样的人一定会抬头向天,傲视四方。故而对于这样的女人,毫无疑问,你一定要宠着她,惯着她,依着她。
  陈九江请富美丽坐下之后,就关心的问道:“富书记,来到我们河西,还适应吧。”

  富美丽能从民政局跳出来,心情很是愉悦。再看到这个年轻的书记,双眼色迷迷盯着她的胸器,心里越发的骄傲的起来。这才是男人对待她的态度,哪像民政局的那个死老鬼,整天就想着捞钱,对她视而不见。
  富美丽压抑着喜悦,尽量温婉的道:“谢谢陈书记的关心。河西乡还是很不错的,就是离县区太远,路上也太颠簸。”
  陈九江闻言笑着道:“来河西的人,都这样说。就连我当初第一次来,那感觉也和你一样。”
  富美丽就装出惊讶的耸了耸肩膀,娇笑着问道:“我还以为陈书记是本地人呢,不想和我一样,都是外来户。”
  陈九江听了这话,笑的就更开心了:“所以说咱俩还真是有缘,正应了那句话,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富美丽嘟囔着嘴道:“陈书记,我都是孩子他妈了。和你可谈不上缘分呢。”
  陈九江听了这话,依然厚着脸皮道:“能在一起搭班子办事,就是有缘,你说是不是?”
  陈九江口中说的“办事”可是一个含义丰富的词,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起搞工作,也可以把它理解成,搞那事。不过陈九江将它用在这里,分明没有安了好心。
  富娇娇听了这话,就面露了嗔色,站起身来说道:“陈书记,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陈九江这才正了色道:“今天请你来,还真是有件正经事要拜托你呢。”
  富娇娇依然站着,问道:“什么事,陈书记请讲。”
  陈九江道:“刚才咱俩谈到了乡里的路,的确不太好走。正好你来了,就想请你出面,到县里跑一跑,为咱们乡修一条出路。”说着陈九江就自桌上拿出了一张白纸,画了一条直线,指着它道:“这是新通车的玉河大道,我们乡只要打通从这里到这里的一条路就可以了。”
  富娇娇伸过头来一看,只见陈九江在那条直线的旁边又画了一个重重的黑点,那自然是代表河西乡的。顺着那点到玉河大道之间陈九江又连了一条线段。

  陈九江指着那条线段道:“这是从我们乡到玉河大道最近的一条直线,大约二十多里,不过其中有一多半都是在绿林乡。之前王文明书记和路爱国乡长都曾经做过绿林乡的工作,但是绿林乡并不同意出资建造这条公路。他们的书记何志章说,要修路可以,必须拿钱。”
  富美丽道:“只要他们出路线,我们独资建造就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