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1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地所问的李牧野早有腹稿,随口应道:“我这一门表面传承的是厨艺,其实学的是集宝偷香,集宝就是集百家宝,这个宝其实就是值钱的老物件,偷香则是偷百家香,这个偷香其实又叫盗红丸,集宝凭的是眼力和手法,偷香靠的是一张脸皮和一点药物手段。”
  这些勾当本就是日部虫地师们的本业。听皮日修说,在过去,日部的虫地师以厨子身份做掩护,进出高门大院小门小户之间,主要为了做两件事,第一是集宝取财,第二则是偷香盗红丸。李牧野语焉不详,说的比较笼统,其实这里头道道儿很多。规矩是白事相宝,红事观女。
  白事必有陪葬,且多是主人生前喜爱之物。从古至今,帝王兴衰起落,多少豪门贵胄家道中落,又有多少人家踩着时代脚步乘势而起。兴衰起落无常,今日锦绣美玉庙堂挂,说不定哪天就进了寻常人家。古人讲破家值万贯,说的其实很有道理。大浪淘沙,能活下来把后代传承至今的,都保不齐那一代就出过一时人杰的人物,留下几件传家宝之类的老物件儿。
  中国人有厚葬阴宅的习俗,过去稍有些家底的人家都很讲究这个,看风水选址,增运道加入陪葬,往往一丝不苟。日部虫地师们看准了这一点,比如发现某户人家有些根底,又正在筹备白事,便会主动登门展示绝佳味道美食,勾引的主家食指大动禁不住诱惑把接待宾朋的造厨大任托付。
  日部虫地师藉此机会便会先一步找机会观察好陪葬物品,如果值得下手,便用食物生克的混毒技巧让这一家人都中毒昏睡,他自然可以从容取走宝物。与月部虫地师浪迹江湖身无长物且绝不购置家产的规矩不同,日部虫地师们几乎个个都是隐形巨富,尤其喜欢在各个地方秘密购置商业地产。虽然过的是浪迹天涯的日子,却从来都是荷包丰满,衣食无忧。
  白事相宝为的是求财,红事观女却为的是修习一种邪术来养生。日部虫地师并非饥不择食的色中狂魔,他们只针对那些值得下手的人虫出手。这里头有个讲究,叫做八部天女,九鼎仙姿,一共十七种处丨女丨对他们笃信不疑的养生邪术最有裨益。一旦遇到了,必定会不计代价的去盗取红丸。
  皮日修介绍说,这日部虫地师们都传承一种房中秘术,据说是从**心经中演化而来,专门采集一些天赋异禀的处丨女丨精气来补充自身的命元精华,达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目的。关于这方面的细节内容属于日部虫地师不传之秘,就算他身为同门宗师级别的术士也是不甚了了。

  他知道霍泽兄弟都是江湖大行家,身边见高识广的高人不计其数,为了确保不让李牧野露怯,皮日修几乎是把自己所知的东西全都告诉李牧野了。
  李牧野自然不会跟齐地说的太详细,虽然只是一语带过,却足以引起齐地的兴趣,他大为感兴趣的问道:“这两种手段可有什么讲究吗?”
  李牧野道:“不瞒齐总说,我李某人十八岁出徒,至今三十年,从北美到欧洲,从日本南朝鲜到泰国马来西亚,集宝不敢夸海口说积累了多少价值连城的宝贝,可这偷香却是颇有心得,偷采女子红丸精气不计其数,世界各国各色人种的女人李某都品尝过其中滋味。”
  “这么说你今年岂非已经快五十岁了?”齐地吃惊的看着李牧野易容后仍非常年轻的脸孔。

  “虚四十九啦。”李牧野胡诌道。
  “这可太不像了。”齐地惊讶的说道:“看着最多不到三十岁。”又慨叹道:“你看我大哥,比你还小一岁呢,都老成什么样子了。”
  李牧野道:“齐总是大人物,劳心耗神,皮相苍老的快些也是难免的,不像我,一个人逍遥自在,没那么多烦心事。”
  齐地摇头道:“先生太谦虚了,我知道这里头绝不是您说的这么简单。”说着,一脸期待的看过来。
  李牧野道:“偷香之术是本门户不传之秘,实在不方便多跟你说啊。”
  齐地稍感失望,想了想,又问道:“那您方不方便跟我说说这集宝之术?”

  “虽然有碍门户规矩不好说的太详细,可既然齐总问起了,不说也不好,那就跟你粗略说说吧。”李牧野续道:“要说这集宝,其实就是收集一些可能值钱的老物件儿,不过我们这一行比较特殊,跟那些在潘家园撂地摊去夫子庙搞藏珍楼的比,我们这一行登不得大雅之堂,可要是跟那些挖坟掘墓坏人风水的粗鄙之徒比起来,我们或许可算是雅贼。”
  齐地问:“这话怎么讲?”
  李牧野道:“我们取宝只取地面上的,并且还有规矩,积善之家不取,孤寡之家不取,鳏老病弱之家不取,相宝之术讲究物性感应,有缘即来,有些东西虽然难得,但跟我们没缘就决不能强求,否则必遭大祸。”
  齐地有点不能理解,问道:“这规矩什么的就算了,先生能不能讲一讲这相宝的方法?”
  “看来我不献丑一番,齐老板是不能满意了。”李牧野道:“我们这一门相宝跟那些文物学家不同,我们看宝物首看材质,其次看年代,之后是工艺,最后才是文化,对我们来说,最好的东西都是些天然难得的东西,总的概括一下可分做四种,分别是木、金、圭、丹。”
  齐地显然是带着考验之意来的,先摸一摸底,看看李牧野够不够资格被他们引荐到不夜城去。
  “所谓木,花梨紫檀不算宝,需是沉香奇楠,金刚藤,火山紫竹,地脉紫龙木才可当得起一个宝字。”李牧野存心卖弄滔滔不绝说道:“金也不是指金子,而是指玄金之属,陨铁之流,可锻造武器,也可以应用在特殊的机械零部件上,总之务必是极其特殊的,而圭其实就是指的是石玉之流,丹是指虫宝,事关机密,其中细节妙用却没办法跟齐总细说了。”
  齐地频频点头,话锋一转忽然问道:“李先生漂泊江湖集宝偷香到底为了什么?”
  李牧野道:“不怕齐总见笑,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半生漂泊集财养性,也只是贪图快乐享受人生。”
  “不敢取笑。”齐地摆手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不但有吃用不尽的荣华富贵,还有全世界各地的极品美女任你风流快活,你可愿意留在那里?”

  李牧野故作不信的样子,摆手道:“齐总是在拿我寻开心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就算有,人家又凭什么许我留下来?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嘛。”
  齐地正色道:“条件肯定有,但谈不到苛刻,人家东主也是个老江湖,诚心结交江湖上有真本事的朋友,只要你身上的东西是真的,到了那绝对会受到优待。”
  李牧野故作警觉的样子看着齐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皮画虎难画骨,齐总本意是请我回去担任庖厨,你出钱我出力,你买的是味道,我卖的是手艺,咱们仅此而已,等我凑够了盘缠,您也吃腻了我炮制的味道,咱们就各奔东西,你过来聊天,我就陪你聊几句,怎地忽然扯到别处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