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6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青云听他夸赞李睿,也从心眼里得意,仿佛他夸赞的是自己一样,道:“不仅如此,李县长在招商局进行的改革也十分成功,县里的招商引资事业已经开始蓬勃发展,还给县里其它的事业单位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典范。不得不说,从市里下来的干部就是水平高、能力强,我们以后要向他多学习呀!”
  陆杰听了这话,也就差不多掌握了一个以后对待李睿的态度,笑着对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睿说道:“李县长啊,以后我要向你多学习啊,请你别嫌我岁数大、脑子笨,要多教教我呀。”
  李睿自然也知道谦虚,转过头陪笑道:“陆主任您太客气了,应该是我向您们学习才对啊……”
  一路闲话,很快赶到了谷阳乡。
  乡丨党丨委政府的班子成员早就接到了通知,都在乡丨党丨委政府大院里等着,见方青云的车赶到,纷纷涌上前迎接。方青云下车和乡里两位主要领导握了握手,说了两句,便要他们带队去乡卫生院慰问伤者。
  从这一刻开始,李睿先陪着方青云去卫生院,又去临时安置点,还跑到西矿村查看了实地塌陷情况,最后回到乡丨党丨委政府开会。

  方青云开会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强调给乡里领导干部们西矿村塌陷所造成危害的重要性,要乡里拿出高度的责任感与危机感,使出浑身解数,全力解决处理后塌陷时期的问题,主要有:做好临时安置点的长期服务管理工作;配合县里做好搬迁户的搬迁房建设工作;解决好死伤村民家属从生活到赔偿再到心理情绪的各项需求问题,全力保证西矿村此后不再出现任何大型事件。
  开会的中途,李睿接到马玉明打来的电话,估计是他的任务有了回馈,便暂时离开会议室,到楼下接听了电话,不接这个电话还好,接完就开始头疼。
  原来,谷阳乡政府派员组成的死难事故紧急处理小组,在与县人社局工伤保险股及死难者家属沟通确认过后,为每个死者定下了二十五万元的赔偿金,这二十五万里包括一次性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亲属抚恤金等。两个死者加起来就是五十万。马玉明去县公丨安丨局见到煤矿主张金贵后,按这个价格跟他提了要求。
  谁知道张金贵一听就撇了嘴,说家里根本没那么多钱,早先赚的那些钱早就赌博输光了,现在家里只剩一套三层的小楼、一辆七成新的宝马三系轿车,另外还欠着十几万的高利贷,家里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当然他也愿意赔偿,表示可以将宝马车卖掉,但估计也就是卖个二十万上下,完全不够五十万的赔偿金额,家里的小楼房是不能卖的,卖也没人买,村里的楼房谁买?何况卖了他家人住哪儿?

  马玉明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意识到这个问题可大可小,闹不好可能引起死者家属的强烈反弹,再引发重大事端,所以第一时间给李睿打来电话汇报。
  李睿听后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只觉得心窝子一扎一扎的疼,他还想着从张金贵手中扣除掉这笔死亡赔偿金后,再从他手里多罚点款,好用于填充西矿村的塌陷地与建设搬迁房,结果倒好,别说罚款了,就算是那两笔赔偿金张金贵都出不起,这还怎么往下走?这消息要是让死者家属知道了,还不得马上炸锅?
  他正失望不已呢,马玉明又给他开了一扇窗户:“不过办案的干警也跟我说了,张金贵真要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赌博成性的话,那反而好说了,因为赌徒嘴里一般都没实话,你不能他说什么就信什么,他说欠了一屁股债,就真的欠了吗?很可能是为了逃避赔偿。你说他一个家里盖洋楼开宝马的煤老板,肯定精明得不像话啊,这么精明的人,会输得精光不剩?”
  李睿心中一动,哎呀,是啊,自己怎么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了呢,听风就是雨,完全忽略了一个事实张金贵根本不是什么善茬儿,善茬儿也不会跑路,他说的话自己怎么能轻易相信?道:“好,那我们就调查他一下,你让办案民警查他的银行账户,看看里面还有没有钱;我这边也跟他朋友邻居什么的打听打听,看他是不是把家底儿都输光了。”
  马玉明道:“我已经问了办案干警,他们安排人去查了,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挂了电话,李睿也不回去开会了,出了政府院子,直奔不远处的派出所。赶到派出所,他找到之前结识的那位副所长,向他询问张金贵的住址。
  那副所长道:“张金贵很趁钱,最早挖煤发家后,就不在西矿村住了,搬来了乡里,在乡里西头买了个大院子,在里面盖了三层洋楼,算是乡里最早富起来的一批人。你要是去他家,我开车带你过去。”
  李睿听他口气对张金贵很熟悉,便又问:“听说他喜欢赌博?”
  那副所长道:“是啊,前几年乡里抓赌,还抓到过他两回呢。”
  李睿来了兴趣,笑问道:“哦?那他赌技怎么样?老赢还是总输?”
  那副所长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
  二人坐入停在派出所院里的一辆警车,由那副所长驾驶,驶向张金贵家。谷阳乡也不大,就是东西、南北各一条大街的规模,几分钟后就停在了张金贵家所在的路口。
  下得车来,那副所长指着右前方院子里一座贴着棕褐色瓷砖、看上去非常洋气的三层小楼,道:“那就是张金贵家。”

  李睿还没来得及看那栋小楼,先被那座院子门口处巨大高耸、贴着琉璃瓦、雕龙画凤、如同牌坊式的门楼给吸引了,心想光是这座门楼没有两万块就下不来吧,煤老板就是煤老板,有钱啊,又看看张金贵家两边的民居,都是普通的砖瓦房,让张金贵家的洋楼一比,都是灰不溜秋如同不存在似的。
  那副所长问道:“你是要找他邻居打听打听?”
  李睿点头道:“嗯,暂时也只能这么着了。”
  那副所长说了声好,走在前头带路,走入张金贵家东边一座院落里。
  接下来,李睿与这家在家的三口人了解张金贵的为人和平日里的活动。据这家人说,张金贵很趁钱,开宝马,住洋楼,平日里几乎顿顿下饭店,没事还带朋友到家里唱歌打牌,吵得四邻不安,不过他为人倒还和气,不怎么仗势欺人。至于张金贵是不是赌博输光了家产,这家人就不知道了。
  那副所长又带李睿走访了几乎人家,得到的信息基本一致张金贵很有钱,朋友很多,经常大吃大喝,但是否赌博输钱没人知道。
  走访至此陷入了僵局,那副所长建议找张金贵的朋友询问了解下,就在这时,李睿接到了马玉明打来的电话。
  马玉明在电话里说,办案干警刚刚查过张金贵在银行的账户,一共三个银行的账户,全部都是只剩下或十几元或几十元的零钱,连一个过百的都没有。前往银行调查的那个干警觉得很奇怪,张金贵就算是欠了一屁股债,卡里怎么也要留点钱吧,不然聘请工人、打眼放炮的钱都没有,抱着这个疑惑,又顺手查了下这三张卡的交易记录,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奇妙,张金贵这三张卡,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陆陆续续向同一张卡转了几十次账,累计转账金额超过了五百万!现在干警已经回到县局,正在就此情况讯问张金贵,讯问结果还要再等一会儿。

  日期:2018-09-1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