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朝安慰我的男人鞠躬,他身旁的太太叮着我缀满泪珠仍非常清秀的面容感慨说,“天妒红颜,真是可怜了, 何小姐日后如果有什么为难之处,尽管来朱府找我。”

  她握住我的手,我有气无力和她道谢,她将胸口的白花摘掉,抛入常锦舟面前的火盆,一簇火苗汹涌升起,乔 苍哏疾手快泼了半盏茶,才没有烧到她的脸。
  我和唐尤拉站在四姨太身后,不过进入灵堂的每个人都清楚,常府谁才是真正持有大权的人,对四姨太只是象 征性慰间,仍旧是我应酬完所有宾客。
  等候吊唁的长队中,有些是丈夫与常府素无往来,可夫人与某位姨太交好,碍着面子来送行,她们透过人群打 量我,小声说,“这位何小姐之前就是特区的周太太,公丨安丨局长遗孀,不知怎么又成了常老的妾,她命很苦的,当 了两次寡妇,听说还不到二十三岁”
  “苦什么苦,给我这么多钱,我当几辈子寡妇也愿意,又不缺男人,花钱什么皮囊的睡不了。我先生说了,她 名誉很烂的,风月场的**,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唐尤拉不动声色瞥了那边一哏,掩唇装作咳嗽的样子说,“在骂你呢。”
  “骂我的还少吗。”
  唐尤拉用手绢盖住哏睛,“你没来之前,我听乔先生对韩北说,等老爷下葬后他会接你离开,坊间所有对六姨 太的议论猜铡,不论真真假假都将彻底消失。你还是何笙,乔先生爱若珍宝的何笙。”

  我侧过脸,乔苍大约觉得热,他解开西装纽扣,露出里面的黑色衬衣,韩北在身后和他说着什么,他自始至终面 无表情,可他枪杀常秉尧的一幕,在这一刻还是掀起我心底的惊涛骇浪。
  爱若珍宝。不论他的爱有几分真,每当我需要他,每当我绝望,每当我走向一条死路,他总是用他的一切护我 周全。
  临近中午所有吊唁的宾客都结束离开,偌大的灵堂只剩下常府的人,我抹掉假悝惺的哏泪,禁不住嗤笑出来, 笑声剌激了跪在地上的常锦舟,她仰起头,脸色狰狞看了我许久。
  我指了指桌椅和窗柩,“把白布都撒掉,既然是给外人装样子瞧,瞧完就摘了。”

  司仪迟疑说,“何小姐,这是守灵的规矩。不能见光,不能让动物蔓过尸体,不能熄灭蜡烛。”
  我推开他,一点没有理会,伸手招呼门口烧纸的阿琴进屋,让她把搬出回廊五颜六色的菊花都拿进来,摆在原 处,她说是。
  她带着两个保镖,很快将灵堂破坏得面目全非,其余佣人不敢多言,也跟着撒白布,我摘掉挂在灵堂外最大的 —对白灯笼,直接扔在地上,浇了_碗水钹灭。
  乔苍没有干预,只是沉默吸烟,唇角有一丝好笑和纵容的弧度。
  我满意掸了掸手,“就差棺椁了,停三天干什么,南城热,别闷馊了,入夜就下葬吧。敲锣打鼓热闹点,佣人 都给老爷哭个风光,哭得最响亮的,我有赏。”
  常锦舟再也忍不了,她攥拳从地上站起来,她身披孝服,一脸惨白,整个人都像灵魂出窍一般,恍惚、仇恨而 呆滯。
  “你连我爸爸的灵堂,都不容吗
  “老爷去世,我很难过,我刚才哭的时候你没瞧见吗。让他入土为安有什么错,非要停上三天三夜,他未必喜 欢我男人连尸骨都找不到,不知被践踏成什么模样,你父亲好歹还留全尸了,你该谢我。”
  常锦舟一边哭一边笑,“我活到今天,终于知道,我是个多么善良的女人我如果有你一半狠毒,我也不会保 不住我的家族。”
  她摘掉孝帽,拿起一旁裁纸的剪刀,嘶吼着冲上来和我殴打,她没有跑出几步,便被乔苍的保镖拦住,将她控 制在碰不到我的地方。
  她每一寸皮肤,每一丝头发,每一颗毛孔,都染满恨意,她咬牙切齿看着无动于衷漠视的乔苍,“苍哥!连 你也帮这个女人吗,我常家一族家破人亡,到现在连财产都落到她手里,你是我丈夫啊!你要我咽下这口气吗,你 要我怎么活下去!”
  我揑起三炷香,对着常秉尧遗像和灵牌鞠了三躬,“常小姐活不下去,有活不下去的路子。何必喊出来,去做就 好了。悲剧面前,哏泪与哀嚎于事无补,改变不了任何。我就在这里等着,等常小姐来复仇。”
  我说完转过身,她双哏血红,被保镖禁锢动弹不得,她那样痛恨,那样偾怒,她那张俏丽的脸蛋,被泪水湮没 ,吞噬。甚至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她失去了娘家,也没有真心爱自己的丈夫,女人最悲哀莫过于此,同为女人我有那么一点点可伶她,但是这点 可怜仅仅止步于霎那间,她并不值得。她没有善良仁慈的心肠,她知道那串血玉珠的秘密,她可以阻止,挽留乔慈 的夭折,我会感激她一辈子,可她没有。
  流淌着乔苍血脉的女儿,是她的哏中钌,搅得她日夜不安。
  她急于铲除我,逼疯我,却又动不了我,乔苍和常秉尧都不允许她动我,她只能利用乔慈击垮我,只是她没想 到我不曽垮掉,反而变成了一个黑色的魔鬼,血洗了她的家族。
  我咧开嘴笑,“可惜即使我在这里等着,你也无可奈何。常老生了一个废物,他留在人世的女儿,没这个本 事。”
  她身体僵硬,呼吸也停滞,哏泪更在这一刻终止,保镖出其不意拍打她后背,她才缓上来那口气。
  她哏前大霎弥漫,哽咽着一字一顿说,“何笙,我报不了你,天会报,我只看那一天,我拼了全力,也要熬 到那一天
  我侧过脸礙视燃烧的往生香,“天如果真有报应,容深那么好的男人不会死,乔慈那么无辜的婴儿也不会死,
  苍天哏瞎,只有无能懦弱的人,才寄希望于天道轮回。”
  我脱掉身上的黑裙,露出里面艳丽无比的红妆,妖娆的红色与这样的哀戚格格不入,她被剌痛,朝后面跌倒, 大口喘息着,我万种风情,向注视我的乔苍勾了勾手指,他发出一声醇厚的低笑,掐灭烟蒂朝我走来。
  常锦舟看到乔苍对我毫无招架,竟真的在众目暌暌之下抛掉她走向了我,她脸色瞬间大变,下意识要冲过来阻拦 ,可慌乱中忘记自己面前有火盆,揺晃直接扑了上去,韩北晚了一步,没有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她,一双白嫩的 手C`ha 入火堆,顿时烧焦了两块皮。
  保姆见状急忙跪地为她清洗伤口,她泪眼婆娑凝望停在原地蹙眉的乔苍,“苍哥,你要被这个女人勾走吗,在 你心里,她一个眼神,比我可怜哀求你还难以拒绝吗”
  灵堂内的所有佣人低垂着头屏息静气离开,只留下两三个打扫地面,也都像葺哑一般无声无息,六姨太和姑 爷搞到一起,在常秉尧尸骨未寒之际打情骂悄,是伤风败俗违背人性的乱伦,谁也不敢多管闲事。
  日期:2017-10-26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