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刚蒙蒙亮阿琴送来一套黑纱缝制的长裙,她说大门大户的规矩,当家主子要穿黑丧服,戴白珍珠,其余人才 穿白,我换上后对着镜子整理盘发,问阿琴姑爷走了吗。
  “走什么呀。要不是姑爷拦着,常小姐咋天后半夜拿着刀来绣楼和您拼命了。”
  我不屑一顾嗤笑,“她也就是说说,什么证据都没有,她拼什么。她要真有这胆子,还能活这么窝囊吗。也不 会任我骑在她头上了”
  我在眼睛周围特意扑了层淡淡的防水胭脂,装成哭肿的样子,阿琴叮着看了一会儿,她皱眉说,“何小姐多久 都没这么好的气色了 ”

  我打趣说早知咋夜千熬着,不睡了。
  她推开屋门,除了这栋绣楼之外,整座常府都像是掉进了白霜里。东南西北四大院落,后园与前庭,到处都是 缟素,像温暖的南城下了一场罕至的大雪。
  除了黄白两种颜色的菊花,其余都蒙上了白布,还有的搬出了墙根外,府门搭建起灵棚,摆了长长一趟街的花圈 ,足有几百个,各帮派的老大堂主,商人富户,无一遗漏都敬了挽联,唯独没有官员,这样明目张胆的官黑勾结, 没几个敢做。
  常府老爷子去世,场面自然隆重非比寻常,经过一天一夜递请帖,敲锣打鼓送往生天,在珠海猛烈发酵,叱咤 南省半个世纟己的一代枭雄常秉尧,驾鹤西去终年六十九岁。
  我抵达别墅,回廊下咋晚停着的车子走了七八辆,管家婆正在等我,她见我慢悠悠一点也不急,匆忙迎上来, “何小姐,姑爷和小姐五点多就绕了珠海城一圈,早回来去前厅灵堂了,七点整开始纳客吊唁。”
  这是珠海四大户的规矩,一家之主死了,家眷要穿丧服乘车绕着自家地盘开一圈,为逝者风光送行,也就是摆个 排场,盂府的老太太去世,出动了一百多辆车,不过孟家有六个儿子,家丁很是兴旺,常府只有嫁出去的女儿,所 以镇排场摆阔气就压在我一人身上了。

  管家婆一脸焦急抬起手看了眼时间,“司机路上开快点,绕一圈再回来,您还不至于太迟。咱们这圈子绕得大
  我觖了触头上的珍珠钗子,“迟就迟了,谁让我咋晚伤心欲绝,早晨晕倒了呢。”
  管家婆脸色讪讪,附和说是,何小姐操劳过度,晚一点告诉他们就行了。
  我作为常府掌控实权的女主人,阵仗大得骇人,八辆黑车前后护送,两辆林肯在左右夹持,各有四名保镖站在 车门外的台阶,每人随身配枪守卫,我乘坐一辆挂满白花的顶级宾利行驶在正中央,浩荡车队开上街道,路过常秉尧 名下马仔管着的店铺时,他们都追出来打量,指着车牌说,“这是六姨太的仪仗。”
  “好大的派头啊,常府真是家大业大,连一个最小的妾都这样风光”
  “那能一样吗。之前四五姨太路过时,不就跟着两辆车吗,六姨太是常老生前最宠爱的妾,全部家产都给了她 ,珠海等着巴结她的人多了去了!没听说大太太被她欺负得连丈夫丧礼都不许出席,一点辙没有,六姨太心毒得很 嘞。”
  我面无表情揺上车窗,隔绝了外面的流言蜚语,一束阳光透过玻璃,落在我脸上,没有细雨,没有烈风,就像 泡在温暖的火炉里,天那么髙,云那么白,除了那座髙墙内百里荣枯,这座城市,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没有变。
  为了赶时间,车队只绕了几趟街,我特意吩咐在十三街多停了片刻,这边常秉尧的势力最多,让他们看到我的风 光和显赫,跟着我才能更死心塌地。
  车返回常府,停在前厅石门旁的空旷广场上,祖庙改了灵堂,燃蜡的白色灯笼髙挂九十九盏,随风揺曳,通往 往生天。

  我吩咐司机谁也不要按喇叭惊动别人,悄无声息推开车门,不曾立刻下去,隔着虚无的空气打量这座礼堂。
  通往灵堂铺了一条白色地毯,两侧偌大的空场上系满铃铛,元宝,紧挨树丛的位置搭起几只帐篷,棚内坐着一 身素衣的宾客,足有几百人,交谈的声音很轻,面朝那扇传出哭声,哀乐声,司仪此起彼伏喊叫的送别,鞠躬,还 礼的白色木门。
  我酝酿好情绪,弯腰从车中下来,这条长长的,并不柔轮的地毯,在我脚下仿佛没有尽头,我怎么都走不完, 怎么都不能结束,桂花树吹落在温暖的北风中,从我头顶載載飘下,落满小路。
  我毫无波涧的眼睛,开始湿润,猩红,颤抖。我在常府祸害了三条人命,常秉尧,三姨太,桂姨,他们或者 被我计谋扳倒,或者由我亲手了结,我早已不是昔年的何笙,也再回不去了。
  可我不后悔,如果我懦弱,遗忘,自欺欺人,活在仇恨的梦魇里却无能为力,我才会痛恨这样无能享乐的自 己。
  当我跨入灵堂,在悠长的哀乐之中眼红落泪,痛哭流涕,每一名焚香吊唁的宾客都看向我,脸上表情迥异,常 锦舟跪在地上,面前时汹涌焚化的火盆,她的脸在火光之后,被燃烧得恍惚,模糊,看不清表情。
  乔苍穿着黑色西装,沉默立在一侧,他脸上没有泪痕,眼眸也平淡无波,只有他有胆量和资格,连做戏都不做 。四姨太与唐尤拉站在灵牌前早泣不成声,她们各自在保姆的搀扶下勉强站住,哭得失了魂儿。
  我身后跟随者浩浩荡荡的佣人,或者搀扶我,或者朝空中抛洒值钱,金币,有些坠入火盆,有些坠入地面,管 家婆髙声喊叫,“六姨太送老爷!”
  我平静的脸孔,在这一刻山崩地裂,眉眼变得扭曲而狰狞,我冲向常秉尧的遗像,冲向那个我痛恨又愧疚,厌恶 又麻木的男人,我不知阳世死去的人是否有灵魂,如果有,他看着嚎啕大哭的我,会翩然离去还是在透明的冰冷的 空气中扼住我的喉咙。
  我无所顾忌,只想演好在常府最后一场戏。
  我扯掉头上缀满白花的黑帽,朝高空抛去,盘好的发髻在用力下松散,一头青丝飘落,垂在我清瘦的背后, 我沙哑嘶吼着扑向楠木棺椁,佣人大惊失色,她们死命抱住我阻拦我撞棺,这样惨烈而悲壮的一幕,惊呆了满堂人

  我伸出手臂,指向遥不可及的棺椁,“老爷!您带我走,带我走啊!我宁可随您去荫间,也不愿苟活,除了 您这世上没有人对我好,您不要丢下我!”
  我哭声惨烈,绝望,使出了全身力气,管家婆吓得脸色铁青,她感觉到我的力量,是真的要挣脱她,挣脱俗世 ,追随常秉尧而去,她大叫快拦住六姨太!
  保镖挡在我前面,架起了人墙,隔断了自尽的必经之路,阿琴在我旁边跪下,她大声哭喊着,“何小姐,您千 万不能想不开,老爷把身后事都交给您来做,您一旦撒手人寰,常府就垮了,老爷半生基业也垮了,您肩上担子这 么重,您活下去才是对老爷的忠贞不渝。就算您了无牵挂,也要振作啊!”
  我匍匐在摆好的蒲团上,掩住自己面庞,哭得声嘶力竭,几乎耗尽了所有气力,我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吊唁仪 式继续,保姆搀扶我走到家属区,宾客按照司仪指导行礼,上香,接受常锦舟和两房姨太还礼,再走到我面前_S金沉 痛说,“何小姐,节哀顺变。常老这样器重您,您的路还长,哭一哭送别,不要太消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