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0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看我这幅德行,长得也不丑,身材除了个小肚子,擦,这也不算小肚子啊,哪哪儿都是一流的。可是是扣不到妞。兄弟,我都三十多了,三十多了啊,你看看你,儿子儿子有了女儿女儿有了,都小学了,我呢,孤家寡人这么久。是啊,我不急,可这家里不行了啊。你说我神龙不见首尾的的,你以为我想到处跑颠沛流离的,我是不敢回家啊兄弟!”
  他说着都要掉眼泪了,那副凄凉的模样叫人看了感同身受啊。

  然而,李牧可不是这么好骗的,他抬脚作势要踹过去,“少跟我这打苦情牌,你?”
  郭翰威作势闪了闪,李牧也作势一下,没有踢过来,他尴尬的嘿嘿笑。
  李牧指了指郭翰威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都干了些什么。你会缺女人?西雅图那个参议院的女儿,纽约那个科拉菲家族的小女儿兼交易员,还有伦敦那个少-妇,好,不承认是吧,乌克兰那两个军官的女儿你总赖不掉吧?你前年去哈萨克斯坦泡的那个女明星,还有之前你去共青团城参加内部展览勾的那个女飞行员。你跟我这装纯情,我抽不死你!”
  “哎哎哎,哥,哥,我叫你哥行不,你小点儿声!”郭翰威急了,做着噤声的手势,害怕地看着那边亮着灯的房间,方颖刚刚是进了那个房间的,“你说归说别叫啊,让颖颖听见了我还能活?”

  李牧冷哼一声,“知道怕了,知道怕了好好说话,别在我这搞我是歌手那一套。”
  郭翰威深深叹了口气,说,“唉,老李啊,我跟你说实话,我这个真是没有办法。你说,你点的那几个女人,有一个是能登记的吗?我不说什么爱情只因人群多看了你一眼这些了,说我这样的,啊,你,你不说了,你小子运气好碰的是合适的。你说我这样的,你说我能随便找个女的结婚吗?”
  李牧沉默下来,多少有些同情郭翰威了。
  郭翰威恨不得挤出两滴眼泪起来,道,“生在这样的家庭,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简简单单谈了恋爱也成了奢望。说那个参议院的女儿,我发誓我搞她的时候不知道她老爹是参议员。为这事回国我还挨了一顿臭骂。”

  “颖颖的出现,恰好的满足了所有条件。我喜欢她,她呢,根红苗正,那情况简直是我父母要求的模板。你说,这个情况我能不抓紧吗?我不抓紧,要被抓去跟其他人家里的女儿联姻了我的哥!”
  李牧深深呼吸了一口,拍了拍郭翰威的肩膀,“兄弟,苦了你。”
  郭翰威动了情,“老李啊,我苦啊,我太苦了。”
  “我知道。”李牧沉声说,突然的画风一变,“但是你特么的也不能拿军国大事消息来博取我的好感从而让我帮你做媒人啊!”
  郭翰威这才意识到,李牧根本没有被他的表面功夫给欺骗到,当下尴尬得脸都红了,说,“我,我这不,不是,我这知道的都是这些事情,我也没办法啊!”
  看差不多了,李牧才放过他,说,“行了,你是真够可以的,泡妞都成了天大的事情。”
  “那可不,关系到我郭家的香火传承。”郭翰威理所应当的说。
  李牧道,“那你应该找你玉叶姐,方颖是她的警卫员,你跟她说岂不是更好。”

  “找了啊,不然玉叶姐也不会让我蹭飞机过来。”郭翰威说,“我这不是想着你们夫妻俩一块儿出面能够促使事情进展更快嘛。”
  李牧摆了摆手,“别,你这么说我更不能帮你了。你这个情况我跟你说,你到处浪心都野了,趁这个机会好好收一收,一边谈一边思考,认真起来,不要再拿以前那套来。”
  郭翰威急了要说话。
  李牧摇手打断他,说,“不要再说了,这个事情不是小事,你要认真对待。你这个样子,说不定我还得给方颖说说让她多考验你一段时间呢。”
  “我擦,李牧,你不要欺人太甚!”郭翰威猛地站起来指着李牧。
  李牧慢慢站起来,“怎么的,想练练?”
  那边窗户打开,冯玉叶探出个脑袋训斥,“干什么干什么三更半夜的,要打出去打去!”

  郭翰威换笑容不断的举手示意,“玉叶姐对不起对不起。”
  冯玉叶说,“小威,你要不走找个地方休息,什么事明天再说,你着什么急。”
  “哎哎哎,是是是,知道了玉叶姐。”郭翰威连忙说。
  李牧看着生气,道,“妈的,你看你那狗腿子的样子,真恶心,滚滚滚。”

  说完转身回房休息去了。
  王国庆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摸了摸鼻子,明显的忍着笑说,“郭,郭少,那个房间收拾出来了,你身后那个,没其他事情的话早些休息吧。”
  郭翰威气得七窍生烟,对王国庆是很客气的,“好的,麻烦你了老王。”
  他郭翰威纵横七大洲五大洋这么些年谁见着了不客客气气的,是在李牧夫妇面前没了气势,不但没了气势,还得赔笑。
  他也是无奈得很,叹了口气,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李牧回房看了看女儿,李瑾钰自然醒了,冯玉叶在和她说话,李牧便回到书房那边规划一些明天的事情。
  王国庆手里拿着个对讲机走进来,“头儿,这玩意儿修好了。”
  李牧接过打量了一下,“我那个对讲机?”
  “是,都恨不得碎成粉了,愣是让后勤给修好了,我一看没什么问题,下午的时候取了回来。”王国庆说。
  李牧赞了一句,“这华为的东西是挺不错的。”
  王国庆继续汇报,“你和郭公子谈话的时候,陈福处长打来电话,他们那边已经完全排除了孙塔山偷盗团伙窃密的嫌疑。”
  “嗯,排除了那好,让他们按照流程走,咱们不管了。”

  王国庆说,“不过有一个问题。”
  李牧暂时停下笔,抬起头来。
  王国庆道,“孙塔山说想见你。他藏了一笔赃款,据说有好几百万,但是孙塔山明确要求见你,否则不说藏匿点。陈福处长请示,是否见他一面。”
  “这个情况……”李牧转动着铅笔思索了一下,微微点头,“明天抽空见一下吧,孙塔山这个人,你还别说,搁古代,他是侠盗。”
  “好,我给陈福处长那边回话。”王国庆道。

  “国庆你等等。”李牧叫住转身的王国庆,“我想了想,你还是把老婆孩子接到这里来,往后我要在陆南这边待挺长时间,你这个总是两地分居不是个办法。”
  “好,我明天安排这个事情。”王国庆说。
  李牧摆了摆手,道,“你给嫂子打个电话行,其他的我让关海洋出面安排。”
  “明白!”

  孙塔山作为犯罪分子,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似乎拥有骄傲的资本。如说他进的是国安局,如说他的目标是从军营里偷东西。进了牢房只有,他也许对他的“战友们”说,老子是跑到军营里偷东西才被抓的。
  日期:2017-10-01 18: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