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9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句话,丰少彻底绝望了,望着叶明,众人还以为他要跳了,没想到他突然哭了起来,央求道:“帮我,帮帮我,我不跳了,扶我下来。”
  草——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早已经准备好的几名干警立刻赶过去,有两人爬上架子,四人在上楼接住。慢慢地朝丰少靠近。
  下面围观了近二小时的市民炸开了窝,草,耍人啊,怎么不跳了?
  “孬种!”
  “MD,真不是个男人!”

  听到这些人在那里骂娘,说丰少耽误他们的时间,害他们白等了二小时,最壮观的一幕没有看到。
  这些人骂骂咧咧,慢慢散了。
  当然,这种心态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
  吁——
  “市长,他下来了!”

  熊秘书听到消息,马上汇报。
  朱紫君市长沉着脸,没有接话。熊秘书接着道:“是他自己下来的。估计还是怕了。”
  朱紫君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也不知道在讥讽谁。
  “出发!”

  两人匆匆出门,上了楼下的二号车,直奔省委。
  市委书记办公室,韩琛松了口气,进来汇报,“已经下来了,叶局长刚刚打电话过来。没事了!”
  杨竹英说了句,“这事要严肃处理,如果每个被调查的干部家属都这样,我们的工作就不要做了。既然调查他,自然就有问题。这是对纪委工作的否定和不理解。”
  陈舟山同志道:“我看就不必要这样了吧,再这样下去,指不定又闹出什么事来,现在是非常时期,稳定大于一切。”

  “正因为如此,一些人才借这个机会,无法无天。”
  杨竹英还是坚持她的意见。
  顾秋道:“这事交给公丨安丨部门处理吧!”
  看到顾秋下了结论,两人都站起来告辞。
  宣传部王兢业同志过来了,问韩琛,书记在吗?
  韩琛说在的,我去说一声。
  王兢业见到顾秋后,反映了一个情况。今天这事,媒体方面显然被他压住了,但是有人在微博上报料,把这事件传了出去,引起了外界的质疑。
  他是担心这事,传到省委,到时又要挨批评。
  顾秋道:“担心是没用的,既然人家要传,你阻止不了。与其这么紧张,随他们去好了。”
  王兢业也是过来探探顾秋的口气,其实他早有对策。

  象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不睬。有句话说得好,谣言止于智者。现在网络上传播的,都不是真相,当然,也有人说出了真相。
  说闹着要跳楼者,是区里一家属,因为区里一位领导被冤枉,遭到纪委调查,家属才出来闹事,希望引起社会关注,利用误论的力量达到他的目的。
  但是也有人说,真相是感情纠葛。闹着要跳楼的男子,老婆跟人家跑了,希望政府出面,帮她把老婆要回来。
  还有人说,闹着要跳楼的男子,因为欠了不少赌债,希望用这种办法解决问题。
  众说纷纭,究竟什么是真相?
  在现场的人可能知道一些,但是外界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实情的。他们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些信息。
  而这些信息,住住有多个版本。
  真真假假,又有谁知道?

  其实,之所以出来这么多版本,王兢业同志心里最有数了。
  早在之前,传出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准备。象丰少这样的人,经常在酒吧,高级会所,KTV里混,要找到一些他生活糜烂的照片,实在太容易了。
  于是他只要稍微指点一下,下面自然就有人就会用专业的手段去炮制一些不同版本的说法。正是这些不同版本的说法,让外面的人分不清真假。
  而他的处理意见,也如顾秋同志如出一辙,两个人都是对此事不予理会。只不过,王兢业更专业一些。

  他说是说不理,还往里掺点水。
  这叫混淆视听,左右观众的视线。
  其实这种做法,不难理解,他是宣传部的重要领导,一把手,管好宣传部这个对外窗口尤为重要。
  这也是他的本职工作。
  王兢业部长,对朱紫君同志的去向,还是非常关注的。
  听说她去省委了,王兢业在心里琢磨,她又去干嘛了呢,告状?
  这个时候,她告诉谁的状?
  王兢业同志之所以对朱紫君有些不满,主要原因就是朱紫君曾经告过他的状。女人嘛,告状是她的拿手好戏。
  但这次,她应该是去告顾书记的状。
  王兢业明知道这个结果,却不声张。
  在宣传部办公室里,秘书问,“朱市长又去省委了,怎么不告诉顾书记呢。”
  秘书也不知道老板的心思,只是看到老板让他安排人做了几个不同版本的微博新闻,认为老板是站在新来的书记立场上的。这才有此质疑。
  王兢业看了秘书一眼,“忙你的去!”
  秘书只得退下,却在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做为一名秘书,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揣测领导的意图。了解他们心里的真实想法,从来达到迎合的目的。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总是不得要领,如果轻易让人猜中心思的领导,那就显得太肤浅了。
  如果总是让人猜不透心思的领导,虽然说令人感觉到高深莫测,却也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因为有些时候,领导心中的想法,不方便直接说出来,他就必须,故意用一些肤浅的手法,看似不着痕迹,却又很明显的流露出来。
  让下面的人领会他的意思,从来按他的方法来处理事情。
  而这种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一位领导在主持工作的时候,他手里有多个工程项目。而他某个亲戚正是做这一行的,或者说,他想让这个亲戚,朋友来做这个项目,他就故意跟人家说,某某虽然是我的亲戚,但是我坚决反对,制止,杜绝你们动用人情关系,来让他中标。如果让我知道谁做了这种事情,我将追究谁的责任,绝不辜息!
  这话,肯定是说得斩钉截铁的,显然,下面的人自然都听懂了,原来某某是个的亲戚。
  当然,这种方式,已经落了下乘。
  却在很多场合下经常见到,听到。
  今天这事,秘书却是想了半天,才猛然醒悟。
  原来老板是支持朱紫君市长去省委告状的。这时有人会想,既然两人都有怨恨,干嘛又要支持她?
  秘书终于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真要是朱紫君市长告了顾书记的状,那岂不是跟老板的关系又近了一层?常委班子就这么十一个人,能拉拢一个是一个。
  搞清楚这一点,秘书笑了起来,有点自嘲的味道。
  看来自己的领悟能力还是低了点,半天才明白老板的真正意图。
  其实这事,好几个人都知道了。秘书长潘立峰同样收到这消息,知道朱紫君市长去了省委,他就来到顾书记办公室。
  告诉顾秋,朱紫君市长去省委了。
  当然,他不能说人家是去告状的。这样的话,不需要说太明白。做为市委秘书长,要绝对拥护一把手的权威。
  如果连这个秘书长都不忠诚,做为一个一把手不勉有些遗憾。通常秘书长是常委班子里跟书记走得很近的人。
  顾秋听出来了,朱紫君去省委,无非就是打小报告。
  这种事情,他也不是头一次见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