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9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还以为他这句话只是过是戏言,没想到他果然坐下来不走了。
  超市里好多人都围在这里,刚才被他推倒的老人,感觉有些不对劲。估计是被摔到了骨头。
  老人家嘛,很容易骨折。
  刚才他在地上感觉没什么,可站起来才发现大腿处痛得厉害。这会已经满头大汗,有人就喊,“快送医院吧,是不是摔到骨头了。”
  听说老人家受了伤,义愤填膺的人民就不干了,要那名男子送老人家去医院。
  从彤在问,“老人家,你感觉怎么样了?”
  老人家咬着牙,“腿部好象有点不对劲!”
  那就糟了。从彤道:“马上送医院才行,哪个帮个忙打个电话叫120。”

  刚才那男子见了,冷笑一声,“装吧,现在喜欢装死的人多,你可以告诉我,刚才摔出癌症来了。”
  这时外面来了两名丨警丨察,“刚才是谁报的警?”
  从彤正要应,江世恒匆匆而来,把两名丨警丨察拉到一边说了句。两人马上紧张起来,“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
  “小江,你来了!快打电话叫救护车,老人家可能摔坏了骨头。”
  江世恒又忙着打电话,两名丨警丨察本来准备逮人的,猛然发现坐在椅子上的这名男子,他们都认识。
  “这……”

  此刻,这名男子哈哈大笑,“怎么,就叫你们来抓我?”
  从彤见这家伙太嚣张,不由有些气恼,“你们还愣着干嘛?要不要我直接给你们政法委书记打电话?”
  刚才江世恒已经亮了身份,从彤是顾书记的老婆,那两位老人家是顾书记的老丈人和岳母娘。
  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两人,这下没折了,严肃地对这名男子道:“不好意思,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这时旁边有人说,“光走一趟哪里行,他得赔偿人家的损失和医药费,必须马上送到医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从彤道:“还愣着干嘛?”
  其中一名丨警丨察掏出手铐,那名男子就急了,“你们真铐我!”
  丨警丨察面有难色,“跟我们走吧!”
  另一名丨警丨察道:“这事我来处理,大家都散了吧!”
  就在他处理受伤老人的时候,那边发飚了,“草,我看你们是疯了,瞎了你们的狗眼,连老子都敢铐,跟我装是吧,行,有种的你们就把我铐上。到时老子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铐他的丨警丨察听到这话,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你傻B啊,这都看不出来我们是在救你?

  知道人家是谁不?
  你以为自己是丰区长的司机就牛必?草,老子不想告诉你是怕吓了你。
  拉着他出来,上警车的时候,这名丨警丨察说了句,“你疯了,那是新来的顾书记老婆!”
  扑通——话还没说完,这名男子就摔倒了。
  120赶过来了,几名热心的路人帮忙这名丨警丨察,将老人家抬到救护车上。
  从彤看到救护车离开,去了医院的方向,这才松了口气/从政军在那里发牢骚,刚才那人是什么背景,横蛮无礼,我看这个奇州简直就是糟透了。
  然后他就拿出电话,从彤妈问,“你要干嘛?”
  “给顾秋打电话,让他治治这些目无法纪的王八蛋。”

  从彤妈道:“你一把年纪了,也去管这闲事。顾秋他哪里忙得过来?”
  从政军道:“他是市委书记,地方上出现一些这样的人,他就得管。无法无天,太没有名堂了。”
  从彤道:“爸,走吧!咱们回去!”
  从政军叹了口气,“这种现象不除,政府机关的威信就没有了。回去一定跟顾秋好好谈谈,要彻底狠杀这股歪风邪气,不要给群众留下不作为的印象。”
  江世恒开来了车子,接他们回家。
  丰区长正在办公室,他对秘书喊,“梁一飞回来了吗?”
  秘书说我打个电话给他,正要打电话,手机就响了,秘书接通电话,“喂,哪位?”
  “我城南派出所……”
  派出所?
  秘书听到这句话,不由觉得好笑,什么时候派出所的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正要责备两句,就听到对方说,“梁一飞在我们这里,你跟丰区长说一声。他把人家推倒受伤了,现在在派出所接受处理。”
  秘书不爽了,“你什么意思?”
  打电话的是城南派出所的所长,所长无奈道:“这事我也是没有办法,刚好被顾书记老婆碰到,他对顾书记老婆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超市长很多人都听到了,你还是跟丰区长解释一下吧!”

  顾书记?
  秘书这才发现情况不妙,难怪人家派出所敢不给面子,原来是因为这个。挂了电话,他马上进来跟丰区长汇报。
  丰区长一听自己的司机又闯祸了,而且还出言不逊,骂了书记夫人,这下他哪里还坐得住?
  屁股上象着了火一样,急得乱窜。
  他娘的,看来老子今天是流年不利,怎么处处遭人坑?
  他就叫秘书去把司机领回来。
  秘书也没办法,亲自赶到派出所,在那里把司机保出来。
  司机此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来到丰区长的办公室,丰区长睛着牛大的眼睛,劈头盖脸骂了他一顿,。然后提着外面,你马上滚!
  司机心里明白,此刻他这么做,肯定是弃车保帅。
  但是这么做,保得住吗?
  司机站起来,小心翼翼地离开。
  丰区长喊来秘书,“你马上去办一下,把他除名。”

  秘书点点头,立刻来到人事局,把司机的档案给消了。
  从此区政府后勤部里,没有这号人物。
  做完这一切,秘书又回来跟丰区长道:“区长,只怕有些麻烦。要不要再想想别的办法?”
  丰区长一直在想这事,他现在是急于把问题撇清。秘书说的,他何尝不知道?你说司机不是你的,就不是了吗?
  还有很多人可以做证。
  想到顾书记那脸色,丰区长还真有些担心。
  纪委正查自己,他又给自己惹出这等麻烦。听说还骂了顾书记夫人,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赶?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丰区长心烦意乱,一个张治国已经够令他头痛的,现在连这些王八蛋都不能自己涨脸,存心嘛!
  唉——
  顾秋刚下班回来,就听到老丈人在客厅里很大声说话。从彤看到他回来了,立刻过来迎接。
  顾秋问,“什么事情让老爸这么生气?”
  从彤说没事。
  从政军道:“什么叫没事,我看是有事,而且是天大的事。”

  顾秋走过来,“爸,怎么啦?”
  从政军一肚子怨气,“我在安平呆了这么多年,也不曾这么窝囊过。没想到奇州的人素质这么低。什么人嘛?”
  顾秋不说话,静静等他说完。
  丈母娘在那里作饭,“你就少说两句行吗?”
  从政军说,“这是社会不正之风,要抹杀掉。如果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这天下还有太平吗?”
  顾秋给了他一支烟,“说吧,我听听看是什么事情?”
  从政军就把下午发生的事,详细给说了一遍。
  “我刚才问了,有人说他只是一个区长的司机,谁给他这么大胆子?无法无天。”

  “哪个区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