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8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有些人,偏偏反行其道!”顾秋看着大家,关于兰田区亮化工程存在着巨大黑幕一事,要查,要彻底查。三年换了四次,这是什么工程,什么质量?什么人在背后草纵!“顾秋说到这话的时候,朱紫君市长接了一句,“顾书记,这件事情我也了解过,情况可能有些特殊。前二次是设计,规划不到位,所以去年才进行全面的整改,今年之所以决定重新开启这个项目,主要原因是耗电太大,能量消耗不起。我们通过考察,大胆借鉴沿海发达城市的经验,决定一次性投资,全面整改,一次性到位。至于其他的隐情,我可能了解不是太全面。”

  顾秋道:“既然如此,前两次有没有追究责任,落实到个人。”
  朱市长道:“这事通过党组会研究决定,并没有对主要领导追究责任。毕竟这不是人为的过错,只能说目光短浅,没有看到社会的发展。”
  顾秋听她说完,这才正色道:“可我接到一些材料,说明这里面有重大黑幕,朱紫君同志,你要不要看看!”
  顾秋把材料扔过去,“施工单位和相关负责人,都要查,而且要一查到底。有问题要追究,没有问题更好。总之,我们要让社会了解,知道真相,我们不能无缘无故替部分人背黑锅,背骂名。当然,我们也在监督上存在着漏洞,既然今天发现了问题,我们就要及时处理,及时纠正。”
  朱紫君市长接过材料看了会,“这材料中的真实性,值得推敲,这样吧,兰田区的这事,我去处理。”
  顾秋道:“还是交给纪委吧!”
  目光落在杨竹英身上,杨竹英的目光迎上来,这位四十出头的女纪委书记,娇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谨慎。
  “竹英同志,纪委立刻介入。针对施工单位和主要负责人,马上展开调查。”
  杨竹英应道,“好的,我这就去办。”
  纪委毕竟是市委重要组成部分,纪委书记的工作,必须经过市委一把手点头。杨竹英不管愿不愿意,至少表面上肯定不会冲撞市委书记。
  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准则。
  朱紫君市长脸色很不好,她已经,这事交给她去处理,顾书记却毫不给面子地把她的驳回,这让她当然心里不爽。
  散了会,朱紫君市长喊了句,“顾书记!”
  顾秋道:“有什么事情,到办公室谈吧!”
  两人来到办公室,朱紫君市长道:“马上就要选举了,兰田区的事情能不能缓缓?”
  顾秋看着她,“为什么?”
  朱紫君市长道:“要注意影响啊!在这个时候揪住兰田区的事情不放,会不会引起一些人的无端猜测?”
  顾秋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这种事情刻不容缓,哪怕是大年三十初一,该查的还得查。”他看着朱市长,“这事不要再拖了,必须马上查,立刻查。真要是出了状况,那时才是一个笑话。”
  朱市长明白,如果有些同志在这次选举中获胜,接下来马上查出他的问题,岂不是遭人笑话?
  看来这缓兵之计不行,朱市长只好放弃。
  “那好吧!我还是原则上拥护市委的决定。”

  这时纪委书记杨竹英和副书记陈舟山一起进来,朱市长本来要走的,又留下来了。
  陈舟山道:“既然顾书记已经下了决定,那就快刀斩乱麻,早做决断吧!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很分明的。”
  杨竹英道:“我会马上召开会议,成立调查小组,就这个问题展开调查。不知道哪位领导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朱紫君市长道:“这倒没有,但是纪委的进展,要及时汇报。”

  “这个自然,我们不会藏着掖着,一定会秉公办理。再说我们纪委只查真相,不下结论。”
  顾秋说,“竹英同志,你去忙吧!”
  杨竹英说好的,就告辞了。
  陈舟山副书记和朱市长留下来,继续讨论。
  区政府的工程,一直是丰盛国同志在主持,所以顾秋怀疑他有问题。可朱紫君同志却道:“丰盛国这个同志还是不错的,挺有上进心,积极向组织靠拢。平时为人也挺好的,工作态度认真。”
  陈舟山副书记说了句,“盛国同志有个缺点,就是对身边的人管教不严。我倒是经常听人反映过这情况!”

  朱紫君市长一听,当时就急了。
  怎么就扯到身边的人身上去了呢?她看着陈舟山,心里挺恼火的。陈舟山这是典型的落井下石。
  顾秋道:“行了,我们没有必要为这种问题争执,一切等纪委调查结果出来后再说。”
  两人不欢而散。
  顾秋也发现一些苗头,这个陈舟山好象跟朱紫君不怎么合,他们之间有怨言吧!
  琢磨了会,顾秋猜测着,可能是朱紫君抢了这个市长的头衔,令他不满。顾秋从夏芳菲给的资料中看到这样的记录,陈舟山和朱紫君历来不和,两个人明争暗斗。
  不过说起丰盛国此人,顾秋在心里颇有些不爽。
  再说从彤陪父母在逛街,来到奇州大型的商场,正准备去买点东西,前面发生了争执。
  一名男子提着些贵重的礼品,冲着前面排队的人喊,“让让,让让!”

  超市里的人很多,人家都赶时间,谁愿意让人插队?没想到这名男子就火了,强行挤过来,冲到收银台跟前,“把我的先结一下!”
  排在前面的是一名老同志,六十多岁了,头发花白,正在结账。
  没想到这名男子毫不讲理,很霸道的把他的东西一放,“你们后面的让一下,我有急事。”
  老同志也冒火了,“就你有急事吗?人家排了半小时的队,你凭哪门子的特权来插队!”
  面对老同志的质问,这名男子的脸猛地拉下来,“知道我给谁买东西吗?一把年纪了,别不识相。”
  老同志也挺怄火的,“今天你就是给**买东西也不行!”
  这名男子两眼一翻,提起老同志的东西随手一扔,叭——那里面有两瓶酒,还有酱油什么的,一下全碎了。
  老同志气得伸手指在对方的脸上,“今天你不把问题——”

  话还没完,就被对方随手一推,人就摔出好几步远。这名男子卷起衣袖,“信不信我一个电话,送你的终!”
  从政军见状,实在看不下去了,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太不象话了,连老人家也打。”
  从政军毕竟是当过领导的人,说话气势就不一样。从彤过去扶起那位老人,也指责那名中年男子。
  老人家好象受了伤,站都站不起来。
  “太不象话了,什么德性!”
  旁边的人纷纷出来指责,这名男子见势不妙,这么多人过来指责,不禁恼羞成怒,“关你们什么屁事?滚——”
  这下彻底激怒了众人,从政军道:“我看你这同志有毛病,你到底仗着谁的势?说出来听听。”
  这名男子见状,指着从政军,“我警告你,少管闲事。”

  从彤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两步,“你想干嘛?”
  对方看到从彤一女的,把眼睛一横,“你说我想干嘛,我要干嘛又怎么啦?什么玩艺!”
  旁边的人都围过来,“太不象话了,真的不是东西,哪有这样做人的。”
  看到大家议论纷纷,对方更是老羞成怒,指着众人,“都给老子闭嘴,信不信老子搞死你们!”
  说完,他就冲着收银员喊,“没时间跟你们废话,叫你们老板到区政府来找我。”
  从彤喊了句,“站住!”

  听到从彤的声音,他回头过来,“你想怎么样?”
  从彤摸出手机,“小江,你给我打个电话到派出所,让他们马上过来,我在**大超市。”
  听到从彤打电话叫人,对方就冷笑了一声,“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几个人,好吧!我就在这里等,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本事。谁敢来抓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