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8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琛留意到,张治国家里很简朴,房子虽然是统一分配的,也有一百二十多平米。但是装修极为普通。除了墙壁刷白了,根本就没有做其它的装饰。
  沙发是布艺的,家具也很简单,没有什么华丽的摆设。
  他们家墙上的钟,更是那种几十块钱的便宜货。
  刚才注意到他老婆身上的衣服,全身上下,不超过千元。以他一个副区长的能力,不至于这么穷。
  可事实上,韩琛看到的就是这样。
  所以韩琛在心里暗暗称奇,现在能甘于清贫的干部并不多,这个张治国倒是个例外。
  没一会,张治国就出来了,拿了一沓资料,“这是我近三年以来的统计,丰盛国同志在亮化工程上,做了四次大的调整。刚开始,我倒是没怎么反对,但是随着这二年,他们在亮化工程上花的钱越来越多,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今年又说要亮化整个城区,打算投资几个亿来办这事,我在会议上强烈反对,奈何他一意孤行。这才出此下策,大闹接待室。我也知道这事情我做得极不地道,但我也是实出无奈。”

  张治国说,“为了迎接这次检查,他把我支出去,企图蒙混过关,骗过书记的眼睛,我知道他的用意用,假装同意出差,结果半路折返。”
  韩琛拿着这些资料看了看,“他为什么要在城市亮化上,花这么大的心思?”
  韩琛心里是非常有疑问的,而且书记对此比较重视,韩琛也不敢懈怠。
  张治国道:“我认为施工单位有问题。必须由市纪委调查组介入。”
  张治国点了支烟,“从我的观察来看,他们并不是真正想搞工程,也不是想做点什么事情。如此反复折腾,只有一个目的,捞钱。”
  张治国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我的话可能太直了点,但是看他们的作法,的确就是这样。否则说不出一个理由。”
  他老婆在旁边急,这家伙说起话来,也不怕得罪人,现在人家顾书记是个什么态度?目前还不明朗,你就这样竹筒倒豆子,一干二净,万一人家顾书记不支持你,你就惨了。
  所以他老婆在旁边咳嗽了起来,张治国却浑然不理。“我也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对于每个工程要怎么做,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一个什么样的工程,需要多少资金,预算多少,报价多少。我一目了然。”
  “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懂嘛。”他挥了挥手,“也不是说不懂,而是他们太懂了。刚搞的亮化工程,是由他们定时维护的,但是越维护,烂得就越快。问题就越多。维护几次后,就说不行了,没法修了,必须更换。这里面的猫腻,实在太多,只是很多人都懒得去管,去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看不下去,我要说出来,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浪费纳税人的钱。”
  韩琛做着笔记,记录他说的话。
  看得出来,张治国是个炮筒子,有什么说什么。
  而且他说的话很直,也不怕得罪人。韩琛拿起资料,“这样吧,我就带着这些东西回去,顾书记很关注这个问题,到时我还会联系你。”
  “好的!”站起来送客。
  韩琛说,“不要送,不要送。”
  张治国在门口摆摆手,“那我就不送了,好走。”
  韩琛从楼上下来,江世恒在车上等,等他上了车,江世恒说,“已经有好几波人来过了。”
  “什么人?”
  “不清楚,好象是准备去找张治国的。”
  韩琛看看表,“走吧!”
  当天晚上再赶到顾书记家里,把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又拿了材料给顾秋看。
  顾秋将材料放下,“这个事情让纪委介入,查一下。”

  韩琛道:“我看到他家里很简朴,装修不超过七万。家具都很普通,连他老婆的衣服,全身上下,绝对不超过一千。”
  这句话,令顾秋感到比较意外。居然还有这么清廉的干部?不过他并不急于下结论。
  对于一名干部,要长期考察。以前左安邦就吃了这样的亏,匆忙之间下了结论,结果弄得自己很被动。
  顾秋道:“你先回去吧!”
  丰区长家里的电话响起,他老婆接了电话,有人在电话里说,“晚上看到顾书记的秘书韩琛去张治国家里了。”
  丰区长脸色一寒,挂了电话,“看来得先下手为强,否则就要糟殃了。”
  于是他又准备去朱市长家里,一定要把这事情早点定下来,张治国这个人如果不拿下,只怕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可看看时间,他又不敢去打扰人家朱市长。
  他的儿子丰少在一私人会所里,跟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吹牛。交警支队的中队长也被拉过来了。有人问起他跟顾书记司机冲突的事。
  丰少满不在乎道:“也就那么大点事,他能把我怎么样?我爸现在可是经常去顾书记办公室。”
  旁边有人接话,“以丰区长的能力,再进一步是迟早的事。丰少,到时你就更洋气了。”
  “我现在不洋气吗?”
  丰少搂着旁边的妹子道。
  一群人在哈哈大笑,他们多少明白一点,能经常去顾书记办公室的,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这人跟书记走得好近。
  有人更是猜测,书记刚刚来奇州,肯定要拉一帮人在身边,这个丰区长还真走运,这么快就成为顾书记亲近的第一人。

  第二天,天气很好,初春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从政军对老婆说,“天气这么好,出去走走吧!”
  从彤妈欣然同意,从彤从房间里出来,“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从彤妈问,“你怎么还不去接若安过来?”
  “现在不行,等暑期再说。”
  从彤陪着父母出去逛街。
  顾秋在主持会议,这几天大家都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是理直气壮的。
  只有朱紫君市长心里堵得很,因为电视新闻的事,她还记在心里。目光望着王兢业,心里恼火着呢。
  发生这样的情况,他应该通知自己的,可他居然找个借口说自己不在。朱紫君市长完全有理由怀疑,王兢业有意挑起自己和顾秋之间的矛盾。
  此刻纪委书记杨竹英也看着宣传部长,表情微妙。她在心里嘀咕,王兢业啊王兢业,朱紫君不恨死你才怪。

  你真以为她会相信你不在市里的说法?
  王部长坐在那里,明显感觉到有两缕气氛不一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也不抬头,拿起笔和本子,装模作样。
  顾秋的目光,扫过来,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看他这神色,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象是在看某个人,又象谁也没有看。
  顾秋道:“我更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少一点浮夸,多一点务实。少做一些表面工作,多贴近群众,一切从群众的实际生活出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