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水退去后的一个星期,秋天又亲自到了河西乡,宣读了人事调整。陈九江在大家的惊呼中,一跃成了河西乡的老大,坐进了金波精心打造的办公室。而路爱国一脸惆怅的原地踏步。
  纪朝先上蹦下窜了半天,居然被纪委新任的书记沈度看中,调到了县里。一同调到县里的还有杜娜娜和黎志玲。当然这两个人都不在秋天的文件上。
  秋天也为河西乡送来了两位精明的干将,一位名叫富美丽的女副书记,还有一位是纪委书记周勇。

  富美丽三十二三岁,因为是富春生的侄女,也是出了名的能折腾。富春生两次都想为纪朝先说话,被秋天拿着富美丽堵了他的嘴。周勇是老纪检了,走了老领导严肃的门子,就来到了河西乡。
  只有路爱国,人人那里都撒了窝,但是没有一个人帮他钓上鱼来。秋天宣读完文件,就去了陈九江的办公室。
  进了陈九江办公室,秋天就将富美丽和周勇的情况告诉了陈九江,并再三告诫他,初登高位,要有全局的目光。做事情,既不要畏首畏脚,又要前思后想。
  平时也要多和路爱国搞好团结。路爱国这个人,虽然有点胆小怕事,但是也不失老实持重。搞好关系也是对他的重要考量。
  秋天还嘱咐他说,要尽快补齐班子的空缺,免得人心思动,难以平稳做事。到了中午,秋天还破天荒的留下来吃了一顿饭。
  路爱国这才发现,原来陈九江居然是秋天的人,怪不得他最近进步的如此之大。有了这么强硬的靠山,只怕今后自己的日子还比不上金波在时好过。
  送走秋天,陈九江回到乡政府,老陈早就在门口候着了。老陈见陈九江回来,就对他说:“书记,老金的办公室收拾好了。您的办公室是不是要动一动。”
  一句老金,让陈九江又起了反感。这***陈向阳,一点人情味也没有。跟着老金混吃混喝,老金一下台就被他逼着交出了钥匙。现在当着自己的面就叫上了老金。
  陈九江心里想着,面上却一点也不露声色,笑着道:“就坐老金的办公室吧。你去收拾一下。”
  陈九江躺在老金宽大的真皮座椅上,惬意的看着老陈领着综合办的两个人忙来忙去。陈九江看着方淑珍扭来扭去的小屁股,不由想到,若是在这真皮椅子上,搞一下她不知道是不是和在她家的沙发上一样的软。

  这也只是想想,陈九江可不想步了金波的后尘,被人抓奸在堂。
  待收拾妥当,陈九江就把陈向阳叫了过来,说道:“老陈啊,休息一下。我们河西乡就这么大点地方,就没有必要分什么综合一,综合二的,现在是时候合并起来,都交给你管。以后政府,丨党丨委这块都归你管。”
  这原本就是陈向阳的工作,被金波一分为二,夺了不少的权,现在金波走了,黎志玲去了县里。老陈重拾了失去的权利,立刻喜出望外。连连应和着,说一定会为陈九江坚守阵地,绝不会辜负他的厚望。
  陈九江对他的表态很满意,然后又说道:“你这镇丨党丨委秘书,也很辛苦,我做个主,你先进丨党丨委班子。若是干的好,以后再调整。”

  听了这话,老陈就不是喜出望外了,而是喜极而泣了。老陈道:“陈书记,以前是我陈向阳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今后您就看我表现吧。”
  其实人还是那个人,位子还是那个位子,只是被陈九江换了一个说法,老陈立刻觉得自己是枯木逢春,老树发芽了。对陈九江的知遇之恩也在心中爆棚起来。
  陈九江坐了一会,就端着茶杯去了路爱国的办公室,路爱国正在办公室里郁闷的抽着烟呢。见陈九江来, 欠了欠屁股道:“九江来了。”
  路爱国这个态度可就不对,人家陈九江虽然比你年轻,但是现在的职务却是乡里的书记。九江已经不是他该叫的了。
  陈九江也不在意,将茶杯放到路爱国的大办公桌前,丢了一根烟给他说道:“路乡长,乡里还缺两名丨党丨委成员,我过来听听你的意见。”
  路爱国闷着头,点上了烟,说道:“陈书记,这事你拿主意就行了,反正组织部秋部长是你的人,你怎么说,她肯定怎么办。”
  这话说的就是带着情绪了,陈九江听了,嘿嘿一笑说道:“这你可就误会了,我和秋部长可真是八竿子都打不到的。”
  路爱国狠狠的吐了一口烟说道:“你说这话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的吧。没这关系,你能做上书记?”
  陈九江笑的更甜了:“路乡长,说到这,可就要谢谢你了。”
  路爱国道:“谢我干什么,我可没有给你拉皮条。”
  陈九江一本正经的道:“你说这话可就过了。实话跟你说吧,刚才秋部长都告诉我了,于县长为了咱们河西乡抗洪,落了一次水,吕书记就建议将河西乡书记的决定权交给了于县长,于县长这才点了我的兵。所以说,要不是当初你推我那一下,我也换不了地方。”
  陈九江这话,可是有两个意思,一个明白的告诉他,自己上位是借着于县长的光,和秋天没有关系。第二就是告诉他,你可不要忘记了,当初是你把我推下水的,怎么说你都欠着我的。
  路爱国听了这话,心就虚了,说道:“老弟啊,我可不是故意的啊。当时着急之下,一不小心就把你推了下去。不过你也因祸得福了,不是吗?”
  陈九江道:“是啊,我是不计较了,还要谢谢你呢。不过听说于县长可不高兴了呢,若不是秋部长说你老成持重,只怕富美丽就坐在你这把椅子上了。”
  路爱国听了这话,就坐不住了,抬起了屁股就到了陈九江身边,站着问道:“老弟,于县长怎么说我?”
  “没有担当,没有魄力,关键时刻靠不住。”
  听了这话,路爱国就心凉了,一屁股坐在陈九江的身边,半天说不出话来。
  于向荣的这个评语可是极差的评语了。一个人无论是谁,总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毛病,在官场中多是无关紧要的。但倘若是关键时刻靠不住,那也就没有会用你,更没有人敢抬举你了。
  最重要的是,领导说话,就是要表明他的一种态度。于向荣如此*裸的说他的不是,就是要明白的告诉大家,他老于不喜欢路爱国这个人。
  看来自己推陈九江下水的事情,还是传到了于向荣的耳中。于向荣是不想对自己这间接恩人感恩了呢。
  陈九江见路爱国被自己镇住了,立刻说道:“不要再纠结这些了,毕竟秋部长还是信任你的,不是吗?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保住你这位子。我隔壁那位,可不是省油的灯。”
  富美丽原本是民政局的副局长,因为和局长闹的不愉快,所以局长就叫她分管了婚姻登记处。这可是肥的流油的民政局中的一股清泉,富美丽被这清泉喷的花枝招展,飘飘欲醉。在她大闹了几次局长办公室之后,被秋天顺水推舟,就推到了河西乡。
  “她是冲我来的?”路爱国问道。
  日期:2018-03-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