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娜娜抽抽噎噎的对钱勇敢道:“表姨夫,我在河西是丢尽了脸面,只怕再也回不去了。您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调动一下。”
  钱勇敢道:“我知道你的难处,你没来的时候就帮你想好了,就来县里吧。到交通局来,我罩着你,看谁敢胡言乱语。过了两年,事情过去了,继续好好的过日子。”
  杜娜娜就化泣为喜,在钱勇敢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表姨夫,还是你疼我。这样一来,会不会给你带来影响?”
  钱勇敢道:“我毕竟是你亲表姨夫,我怕什么?再者说,为了你担点风言风语也是值得的。”

  杜娜娜听了这话就激动的吻上了钱勇敢,两人亲热了一会,杜娜娜又伤心的道:“表姨夫,海阔要和我离婚,你说怎么办?”
  钱勇敢沉思了一下道:“这婚是不能离的,一旦离了婚,那臭名声就洗也洗不掉了。你在家中哄着他,只要不离婚怎么都行。”
  钱勇敢走后,杜娜娜才去见了金波。金波将话一说,杜娜娜就答应。现在只要是能为海阔做事,让他看见自己的价值和诚意,就能改变他的心意。再者说了,今后是要进城混的,多认识一个人,就多一条路。
  老金见杜娜娜爽快的答应了,就帮他约了老曹。然后为自己的前程奔波去了。
  路爱国今天特别有精神。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踏在堤坝上,都生龙活虎的。尤其那说话的架势,再也不是小媳妇那般畏首畏脚的,而是大气十足。在大河这面吼一嗓子,估计对面的王文明都能听的见。

  尤其是面对雨点,更是迎难而上,若不是有众人在,估计他会喊上一嗓子:“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点吧!”
  纪朝先见了,很是气愤,把他拉到一边,悄悄道:“老路,我见你今天有点笑膨胀啊。”
  路爱国道:“哪天不是这样呢?”
  纪朝先就说:“推陈九江下水的时候,就没有这样。”
  路爱国听了,就瞪了眼,道:“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正忙着,别耽误了我的大事。”

  纪朝先对此嗤之以鼻:“你的大事?要不是老子使劲,你有什么大事可做?”
  路爱国装作不解,指着奔流的河水道:“这洪水也是你搞的?”
  纪朝先道:“别扯那些没用的,路爱国,我可告诉你,不要还没过河就拆桥,含着*就骂娘。咱俩之前商量好的事情,还算数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路爱国就不能再打哑谜了,点了点头道:“算数。等洪水过去,我亲自带着你进城跑。”
  纪朝先这才冷哼着道:“算你识相。”说完梗着脖子就走了。其实纪朝先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若是不能如他的意,那路爱国就只能吃牢饭去了。

  到了中午,送饭的时候,方淑珍就给陈九江使了颜色。陈九江悄悄的问她有什么事情。方淑珍紧张的道:“乡里要出大事了。”
  陈九江问出什么大事,方淑珍道:“金波下去了,万一说出救济款的事情,怎么办?”
  陈九江道:“这和你没有关系,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
  方淑珍还是紧张说道:“他们可拿了不少,万一有人查,就是不得了的大事。”
  陈九江安慰她道:“你尽管放心吧,金波只要不再折腾,是没有人会找他的。你拿的那点小钱算不了什么,反正大家都拿了,大不了就交出来。你可记好了,今后无论谁问到你,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定没你的事。”
  方淑珍还想说什么,陈九江就说,有我在,你怕什么呢。方淑珍就把心放了下去。现在她吃到了乡里的甜头,自然是不肯失去这份工作的,这可比在家当阔太太,快乐的多,威风的多,也刺激的多。
  陈九江虽然安抚了方淑珍,心中却觉得方淑珍的分析是正确的。凭他对吕栋梁的了解,救助款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必然会有一些大动作。到时候,不说别人,就是纪朝先也会趁机兴风作浪,只有路爱国茫然不知,还在做着他发财升官的美梦。
  对于救灾款的事情,陈九江是不想沾,更不想提的。至少在县里的调整下来之前是绝不愿意被提起的,因为一旦那样,很容易就会让县里认为河西乡是另外一个洪洞县。
  到了晚上,于向荣英勇救人的事迹就被搬上了省台。到了第二天,恭喜,表扬,崇拜的电话,就将于向荣的县长专机打成了谈心热线。这些电话中,最让于向荣高兴的就是黎志玲的电话。
  于向荣趁机就在电话中向黎志玲发出了晚餐的邀请。黎志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到了晚上,黎志玲如约而至。于向荣为她开了一瓶红酒,黎志玲推说没有酒量,不肯动口。于向荣就说,这酒没有度数,是不醉人的。黎志玲还是不信,只是小口轻呡,就那一呡的风采就让于向荣心醉神迷。
  吃了一会,于向荣就问起了黎志玲的工作。黎志玲见问,眼中就出现了泪花。于向荣知道她必然有委屈,就抓着她的小手,让她放心大胆的说,自有他为黎志玲做主。
  黎志玲就抽抽噎噎的说,她本在河西乡政府上班,即将转正的时候,金波到了乡里。金波贪图她的美色,向她提出,若是不从,不但卡住了她的转正,还要将她辞退。
  面对金波这样的非分之想,黎志玲自然是不会应从的,于是一气之下就放弃了乡政府的工作,做起了待业青年。
  于向荣立刻破口大骂金波,说把这***免职了,真是正确的选择。黎志玲就说,他是免职了,我心里也痛快了。但是我的工作怎么办啊?河西乡我也不想去了,刚出了杜娜娜的事情,再清白的女人到了那里,都会被说成污水。
  于向荣就说来县里吧,到县政府里来。我帮你安排。
  黎志玲摆了摆手道,不去了,到了县里还是没有编制,做什么都低人一等,也没有安全感。还不如出去打工,挣实实在在的钱。
  于向荣心说你可不能走,你若走了,可就把我的心也带走了。于是就拍了胸脯,对黎志玲说,我是谁呀,堂堂的一县之长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你尽管放心吧。到时候你不但和别人一样有编,还能安排个官做。
  黎志玲就扬起了醉眼,娇滴滴的道,你骗人,你和其他臭男人一样,就是看我漂亮,想占我的便宜。

  于向荣就发了誓,说我是真心的喜欢你,你把我的魂都勾走了。我要把你带在身边,省的每天都挂念你。
  听了这话,黎志玲就开心的笑。一开心就喝酒,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是喝不得酒的,一喝就醉了。
  待黎志玲醒酒之后,就接到了县里来的通知,她如愿以偿的进了市里,当起了县政府里的一个科室的副主任。
  不知是因为感念于向荣的落水,还是因为媚娘要去找李世民,过了两三天,天就放了晴,雨也不再下了。就连高山省也雨过天晴。眼见着大河里的水,奔流向东日渐消退,河西乡的几位领导都不淡定了起来。
  老路率先去了市里,然后是纪朝先,陈九江也趁着夜色跑了一趟秋天的家。秋天告诫他道,哪里也不要去,赶紧回家,守在工作岗位上,关键时刻可不要出了岔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