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可高抬我了,我可算不上英雄,真正的英雄是那些在第一线努力奋斗的军民。”秋天的一句无名英雄,说到了于向荣的心坎里。到了晚上,他就是全省乃至全国文明的抗洪模范了,这浑水喝的舒畅。
  高兴之余不由想到了陈九江,这小伙子真是懂事,不但救了自己的老命,还做了那么好的一出戏。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温柔,美丽,善良,迷人的表姐。这年月,这样的手下真的是太少见了。
  秋天说道:“我可不这样想,我觉得您就是英雄。”
  于向荣闻言就开心的笑了。笑了一会,秋天就提出了正题:“于县长,现在河西乡的书记空了出来,不知道您是否有好的人选推荐。”
  于向荣听了,也知道是正戏来了。可是于向荣能有什么人选可以推荐的呢?他来大河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真正熟悉的,可以信任的人没有几个。甚至连关系都没有理清楚呢,更提不上是推荐了。
  很显然,路爱国上头是有根的,否则不会马上就给了他一个代理。而且看他那样子,极有可能转正。那么剩下只有陈九江了,当初秋天就提议让他当副书记,是被自己给挡住了。所以陈九江应该是秋天线上的人。

  既然他能救自己,那么他老于也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提一提是没有问题的,最重要的是,组织部的工作为什么要让他来提呢?或许是吕栋梁的一次示好,也有可能是秋天想要和他达成一致。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于向荣都不屑一顾,因为他老于现在是大英雄,大英雄是有特权的。于向荣稍微思考了一下就说道:“河西乡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不过那个陈九江倒是不错,有想法有能力,值得你们组织部考察一下。”
  “谢谢于县长,给我们组织部推荐了合适的后备干部。我一定会将陈九江当作主要候选人推荐给县委。”秋天听了于向荣的话,立刻不加掩饰的笑了。于向荣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陈九江真的就是这娘们线上的人,说不定跟她有上那么一腿两腿的。
  想到这,于向荣就想到了陈九江的表姐,黎志玲,那真是个绝色的美人。于向荣虽然并不好色,但是却被她深深的吸引了。莫说是家中的黄脸婆,就是官场上的交际花,哪一个都不如她迷人。
  最关键的,是于向荣对她的感觉,那是一种来自心灵的爱慕,是想将她托在手心呵护,是想将她拥在怀中珍惜,是想将她放在心里甜蜜。
  金波刚开完会,老陈陈向阳就找到了他,要他立刻收拾办公室,交出钥匙。那态度再也不是以前那只恭顺的包打听,而是呲牙咧嘴的白眼狼。
  这是金波第一次见识到老陈的真面目。金波这才清楚,为什么这么多年,老陈这么优秀的人才,都没有人愿意提拔他。
  金波颇有点虎落平阳的味道,可是官场就是如此。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一旦得志就疯狂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失去了权力,他们屁都不是。别说是有人为你撅屁股,就是想要多看人家一眼,人家也会骂他流氓。
  金波也不在乎这些,因为成功永远不是来自于小人物,而是要靠庙堂上的大佬。他金波虽然一时的失势了,只要再次靠上一颗大树,依然还可以东山再起。毕竟金波也是宦海老人了,虽然算不上三起三落,却也几经沉浮,这点崎岖还是经的起的。
  金波交完钥匙,提着包裹就进了城,第一个找到的就是水利局的老曹。老曹和金波是老感情了,可以说是一起下过乡,一起嫖过娼,一起捞过钱,一起分过脏。
  老曹见了金波,就说:“老弟啊,你的事情我是听说了,没想到你搞个女人把帽子都搞掉了。”
  金波就叹气,说道:“谁能想到呢,为波尔奔了半辈子,却栽在了浪上。这不,来找你求救了。”

  老曹说:“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灭火,说说吧,这工作怎么来做。”
  金波就说:“我许了人家一个副科长,你说多少钱,尽管提吧。”
  老曹说:“这就是一句话的事,什么钱不钱的,咱俩提钱就伤了感情。”
  金波这两天受尽了白眼,听了这话就感到无比的温馨,感动的道:“老曹,什么都别说了。还是老兄弟靠得住。”
  老曹说:“那是当然,要不怎么说是老弟兄呢。不过有一条,你也得把人带来让我瞧瞧。”
  金波道:“人就是你水利局的人,只怕比电视上的大宝见面的机会还多,怎么还要我领给你看?”
  老曹就露出了鄙视的表情,盯着金波看:“老弟,帽子掉了脑子也坏了?我是说那小媳妇,听说可够劲的很。”
  金波点了点头道:“确实够劲,不提长相,就是那个味道,越品越得意。不过我这的情况你也知道,说话只怕不管用了,给你牵牵线,还是可以的。”
  老曹说:“你跟他说,今晚见面,明天早上就提拔。”水利局的副科长,说是副科长,其实只是个股级干部,就是老曹一句话的事情。

  正如老曹说的那样,金波的帽子丢了,智力也直线下降。出了老曹的办公室,都没有想明白他口中的那个“他”是男他,还是女她。
  金波犹豫了很久,还是去找了海阔。海阔见了金波,第一句话就是问,搞定了没有。
  金波笑着道:“明天就办,不过老曹有个条件。”
  海阔问:“什么条件?”
  金波道:“老曹想见见杜娜娜,见了面,就办你的事。”
  海阔听了这话,立刻就愤怒了起来,骂道:“***,到了现在你还敢耍我。”

  金波道:“我连帽子都丢了,还有闲心来耍你?要不是觉得对不起你,我早就回家装死去了,你又能奈我何呢?”
  这么一说,海阔就信了他的话:“曹局真的这样说了?”
  金波指着路上的车道:“我骗你叫车撞死。我看你的心意,早晚是要离的,趁着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就用上吧。等你提了科长,要什么样的找不到呢?”
  这话就说到了海阔的心里,若不是存了这样的的心思,金波今天早上就会逼着杜娜娜去民政局了,哪会等到现在呢。既然金波帮他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他也就不再犹豫了。牙一咬对金波道:“这话我说不出口,还是你去办。不过不要说我知道。”
  金波说,你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说完就找了个电话亭,给杜娜娜去了电话。杜娜娜一听要商议对策,紧赶着就到了县里。
  杜娜娜现在也很着急,经海阔这么一闹,河西乡是呆不下去了。于是就想到了钱勇敢,想找他帮忙调个工作。所以进了城之后,没有先去见金波,而是先去见了钱勇敢。钱勇敢没有让他去办公室,而是在外面开了房间。
  杜娜娜见了钱勇敢,就伤心的哭了起来。钱勇敢一见杜娜娜的样子,人不但憔悴了很多,还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心里就动了感情。将她揽在怀中,好生抚慰了一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