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1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当我赶到那个漆黑、没有一点灯光的胡同的时候,只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她,丨警丨察竟然还没有到。”
  说到这里,萧晋转脸看着裴子衿,双目中没有一丝温度,让她瞬间如坠冰窟。
  “全华夏的人都知道,京城的交通就没有不堵的时候,所以,我赶到现场用了足足五十分钟,距离我报警也过去了二十多分钟,而在那个胡同外大概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就有一个派出所,用散步的速度走过去都用不了十分钟。”
  裴子衿心中一凉,问:“他们没有理会报警中心的通告?”

  “不,”萧晋摇头,冷冷地说,“事后我求助家里的势力去调查那件事,得到的结果是:那个派出所那天的值班警员故意多拖延了半个多小时才出的警,理由是小流氓打架而已,出不了人命,让他们多打一会儿,多受点罪再过去全都抓起来,让那些社会渣滓好好体会一下随便麻烦他们的好处。
  所以,等他们终于赶到现场的时候,我已经抱着浑身是血的小太妹去了医院。”
  听完,裴子衿沉默片刻,叹息一声说:“我明白了,我们的执法队伍里确实有不少这样的害群之马,有时候那些边防警和缉毒警用生命换来的荣耀,只需一个懒职怠职的小民警就可以消耗殆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对警方怀有恨意也并不奇……”
  “你错了,我不恨丨警丨察,从来都没有恨过,而且我依然相信好丨警丨察还是很多的。”萧晋抬起头,望着天空上的一朵流云说,“我只是一看到那种尸位素餐,只把丨警丨察当成一份工作和权力、而不是责任的丨警丨察,就总是能想起小太妹满脸是血的样子。
  所以,每当遇到一副大老爷模样、对老百姓呼来喝去的执法者,我就忍不住想杀人,但杀人是犯法的,打丨警丨察的罪名也不轻,我只能竭尽所能的去羞辱他们。
  他们不是喜欢用自己的权力去压人吗?那我就用比他们更大的权力去压他们。虽然效果可能仅仅只是我自己得到一点宣泄,但只要有一次起到了作用,很可能就会出现一个相对负责任一些、或者懂得一点敬畏之心的执法者来。
  那样的话,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小太妹,或许就能活下去了。”
  裴子衿咬咬下唇,迟疑着问:“她……”
  萧晋低下头,让一滴眼泪直接从眼中掉落在地上,涩声说:“年轻人打架下手没个轻重,小太妹打人又挺疼的,对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被打的起了凶性,一刀割破了她的颈动脉。”

  裴子衿再次长叹一声,歉意道:“勾起了你的伤心事,对不起!”
  萧晋摇摇头,再抬起时,除了眼睛还有些红之外,一点刚刚掉过泪的样子都没有。
  “这件事,我憋在心里七八年了,跟谁都没有提起过,今天把它讲出来,说实话,心里蛮轻松的。”
  裴子衿淡淡微笑:“能成为唯一的倾听者,我深感荣幸。”
  “行了,别整这些虚的,”萧晋撇撇嘴,“我的说完了,作为交换,现在该你了。”
  裴子衿沉吟片刻,开口道:“我的故事很简单:几年前,我去南边边境附近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时受了伤,在大山里躲藏的时候,无意间闯进了一个小山村。
  就像山下的囚龙村一样,那个小山村也很美,村民们也都很善良。他们什么都没问就收留了我,用土法子给我治伤。在那里生活的十几天,是我这辈子最安静惬意的日子。
  一年后,我有了一个月的假期,就又去了那边,谁知到了地方,我看到的却是一片残垣断壁,问过当地政府才知道,我离开那里的半年后,一只雇佣军小队越过国境线想要偷偷入境,不料恰好被一个放羊的孩子看见了,于是……”
  裴子衿用力的咬起牙,恨声说:“为了掩盖自己的踪迹,他们屠尽了那个村子,上到七十古稀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襁褓幼子,五十七口人,无一幸免。”
  萧晋皱起眉,问:“那只雇佣军小队隶属于马戏团?”
  “没错!”裴子衿重重点头,“我曾经发过誓,这辈子如果不能看到马戏团覆灭,我死都不会闭眼!”

  萧晋吧嗒吧嗒嘴,身子向后一仰,直接躺在那块大石头上,双手枕着后脑,闭上眼满是郁闷的说:“本以为我的故事那么悲惨,肯定会比你的精彩,谁知道你讲的虽然简单,但在格局上却比我的要大气厚重的多。
  好吧!算你赢了,不管你跟我交朋友是真心还是假意,就冲你的故事,我接受了。”
  裴子衿敛去眼中的悲伤和怒火,笑问:“那我可以行使你朋友的权利了吗?”
  萧晋睁开一只眼瞅她:“你想要什么权利?”

  裴子衿坦然的直视他的那一只眼睛,缓缓吐出两个字:“信任!”
  萧晋瞪着俩牛眼看了裴子衿半天,才确认她是认真的。
  “我说,尊敬的裴长官,你这么说话让人很难往下接啊!”他挠挠头,坐起身说,“我是你心目中帮助重犯越狱的嫌疑人,还是破坏你亲弟弟婚约的罪魁祸首,不管从哪一条上来讲,咱们之间都很难出现‘信任’这俩字儿吧?!”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裴子衿神情不变,目光依然坦诚,“逃犯的事情,我可以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至于我弟弟,他本就配不上董家大小姐。”
  萧晋笑了起来:“这可不像是一个亲姐姐应该说出的话。”
  “这是事实!子默他如果只是怯弱、或者单纯的喜欢董雅洁,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他,但很可惜,他不但懦弱,还很愚蠢,偏偏却不自知,居然把董雅洁看得和外面的那些无知少女一样,以为光凭他的那张脸和自作聪明就能得到诗咏国际,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董家大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你出手,顶多也就是打打我弟弟的脸,可要是把她给逼急了,或许连我家都会遭受无法挽回的损失。”
  萧晋仔细想想董雅洁的性子,就知道裴子衿说的一点都没错。那女人是个利益至上的纯粹商人,一旦发现了裴子默有侵吞诗咏国际的苗头,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发起反击,只要裴家没有比她还牛的能人,说不定裴家在外面所有的产业都会被她给反吞掉。
  当然,裴子衿的坦诚,不代表她就可信,还是那句话:这位大姐可是个特务,丢进好莱坞分分钟能拿奥斯卡的那种,不真正了解到她的内心,天知道她什么时候是真诚还是演戏!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很抱歉!”他摇摇头,说,“毕竟我们才刚刚成为朋友,感情是需要培养的,我不可能这么快就给予你我最宝贵的信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