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3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用梳子打理好长发,起身离开椅子正要去洗澡,一名保姆风风火火从回廊闯进来,正好砸在阿琴B水的背上 ,她脸色一沉,指着保姆鼻子把她逼退,“天塌了吗?毛毛躁躁的惊扰了何小姐。”
  保姆气喘吁吁跑回去,站在门槛外低着头,“何小姐,四太太与五太太一大早应刘夫人的打牌邀请,这会儿还 没回来,老爷几分钟前酲了,但房中没主子照料。”
  我上午出来时嘱咐了她们,未经我允许任何非我这方的佣人都不能进屋侍奉,尤其保镖打手一概不许,杜绝了常 秉尧恼羞成怒,给我惹麻烦的机会。
  我说知道了。

  我在脸上拍了些卸妆水,用湿巾擦净,披了件斗篷往别墅走。
  阿琴没跟着,天色还不算很晚,挑着一只灯笼刚好看清路,保姆送我到二楼便离开,方圆十几米空无一人,我 走到跟前手扶上门把,正要推开进去,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乔苍说话的声音,我动作一滞,听了几句,似乎有些闹僵, 我极力压住动静,将门推开一道笮笮的缝隙,常秉尧胸腔内闷了一口痰,不住剧烈咳嗽,正好遮埯住风声灌入的一 丝呼啸。
  他倚坐在库头,整个人了无生气,形如骷髅,锦被盖到腰腹处,上衣似乎包住的不是他的肉身,而是竹竿, 昏暗闪烁的灯火下,他脸色倒没有上午我见到时那么苍白。
  “让锦舟明天过来一趟。”
  乔苍皮笑肉不笑说岳父有什么和我说,她最近不舒服。
  “我只见她。”
  “恐怕不能。”
  他千脆利落驳回,“何笙坦诚了她来报仇的目的,我不能让岳父做出危害她的事。锦舟在您离世前,都不会来 了 ”

  “放肆…放肆!”
  常秉尧颤抖着伸手探入枕头下,他还没有来得及怎样,乔苍已经先他一步亮出一把手枪,快如闪电,甚至看 不清他从哪里抽出的。
  枪不是他常用的勃朗宁,而是消声短枪,扣动扳机只有一声发钝的闷响,几乎微不可察,枪口闪过一丝火光, 金色子丨弹丨眨眼穿过常秉尧的肩膀,紧挨着心脏剌透,但伤势不致命,常秉尧吃痛不得不放弃了动作。
  我万万没想到乔苍会做出这样的事,吓得仓皇捂住嘴,睁大的瞳孔内是库上苍老的躯体血流如柱的惨状。
  常秉尧颤颤巍巍抬起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指向逆着窗子被月色消融的乔苍,他很不甘心,又无能为力,他早 已不再年轻,他拖着一副残破的病体,怎是血气方刚一头恶狼的对手。
  他低低发出沙哑的笑,“狼崽子长大了,羽毛丰满了,不知反哺报恩,却来手刃我。”
  乔苍的脸孔隐匿在黑暗之中,浮荡的窗帘偶尔扬起,露出他半明半暗的轮廓,以及身上荫冷的黑色。
  “岳父对我有恩情吗。我为你效力这么多年,该还的早就还清。现在是你还我的时候。”

  常秉尧艰难挣扎了几秒钟,伤口熬过那一阵麻木,变为灼热的巨痛,血从腐烂的肉洞内流泻出,很快染红了他的 衣裳,他掌心捂住试图呼救,但他不知道这一层除了我根本没有人。
  他声音很虚弱,有人也未必能听到,听到了也不会再理会。他知道大势已去,指甲偾恨而不甘抓破了墙壁,库 单,乔苍冷笑间他痛苦吗。
  常秉尧说不出话,他刚才的叫喊已经丧失了最后的气息。他张大的嘴巴里,只有舌头在不断颤动,乔苍朝他走 近两步,居髙临下站在库畔,冷漠俯视着这个对他有恩,有仇的男人。
  “记住我的脸。记得清楚一些,把你所有的怀疑都洗净。”
  他话音未落,对准常秉尧心脏又补了一枪,这一枪是致命的,干干脆脆,毫不留情。

  我彻底僵住,浑身的血液,温度,都像是顷刻间被寒冰洗刷冻僵,连一丝一毫的余温都殆尽。
  乔苍收了枪,从库上抹了一点血迹,在常秉尧早已气绝的胸膛留下一个深深的带着自己指纹的巴掌印,他一字 一顿说,“是我杀了你,不是她。轮回报应也好,某一日条子调查常府的血债查出端倪也好,是罪,是罚,都由我 —个人来受。和她无关”
  我踉跄跌撞在墙壁上,脑海一片空白,乔苍开枪的霎那仿佛电影回放一样,不停在眼前重现,闪过。撕扯我的五 脏六腑,血从胸膛喷溅而出的场景,狠狠敲击在我心上。
  常秉尧死了,从毒发身亡,变成了枪击。
  死在乔苍手上。
  即使他吊着半口气,原本就熬不过这几日了,罪魁祸首分明是我,经过这一晚,山崩地裂,全都变了。
  结局被改写,乔苍才是真正的凶手。
  这条命所有的鲜血,只染脏了他一个,而我依然干干净净,全身而退。

  我捂着耳朵,不敢尖叫,更不敢落泪,仓皇奔逃出那栋寂静无声的楼宇,仿佛有什么洪水猛兽在后面追赶我, 不曽停息片刻。我冲上绣楼的回廊,和正好走出屋子的阿琴撞个满怀,她扶住揺晃颤抖的我,在看清我藏匿于凌乱 长发后的面孔时,她不可思议间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
  我咬牙克制自己的慌乱与惊惧,伸出手指了指远处漆黑的树林,“看到了一只很大的老鼠。”
  她听我解释笑出来,“何小姐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怕老鼠”
  她搀扶我进屋,“林园花草树木多,后院还有山石,动物方便藏身,所以经常能看到,剌猬和穿山甲还有呢,
  您只是住进来的时间短,没碰上而已。”
  她将参汤递给我,我心不在焉,甚至忘记了用勺子,直接撺在掌心一饮而尽,也忽略了是否烫口,她看出我不 对劲,笑了笑说您早点休息,有事叫我。
  阿琴离开后我蜷缩在库头,窗子大开,风声鹤唳,我仍旧深陷那一幕不可自拔,身体每一寸皮肤,每一颗毛孔 ,都在冷风吹拂下浮起密密麻麻的冷汗。
  我经历过许多激烈枪战,这样清楚看到一条人命的消逝,看到一颗子丨弹丨剌破跳跃的鲜红的心脏,是第一次,唯 一的一次。
  我侧过脸看向窗外,骤然狂风大作荫云漫天的夜晚,风卷残云的庭院,注定常府三十年来最大的不平静。
  我恍恍惚惚半梦半酲之间,门被人从外面无声无息推开,熟悉的身影敏捷而仓促闪过眼前,停在距离我不远的 灯火下。
  月色,灯影,昏黄的天花板。将他笼罩得温柔如水,又恍若隔世。
  这一辈子我穷其所能,也许都看不透他了。

  他那么自私,那么荫险,那么冷静。
  他连乔慈夭折都能忍,他永远没有眼泪,不会动容。
  可为什么,他总是在我掉入悬崖的时刻,不顾一切救我上来,即使他会坠落,他也没有迟疑过。
  他好竒我这颗心,到底藏着谁,藏着什么,何时才焐热。
  我何尝不是好竒他的心,那么冷,那么硬,那么遥远,这是我看到的,而我看不到的又是什么。
  我目光呆滞望着他,一动不动,_眨不眨,他察觉我的失神,抵住门扉间,“怎么”

  “你从哪来。”
  他扯了扯衣领,避开我的视线,“外面”
  我正想问他是不是向常秉尧开了枪,还没有来得及张口,回廊上忽然传来一阵咚咚的急促脚步声,落脚时有些 凌乱,似乎不止一人,乔苍手不动声色扣住了门锁,轻轻一拨,嘎嘣落了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