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0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家伟这种类型的是不会出问题的,他巴不得猛搞来证明自己——别人认为他牛-逼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家事啊,不猛搞心里不安啊!
  李牧是真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他大概是个带新兵的衰神。他还是等兵的时候,连队有新兵私自离队,等他当了107团的副团长,又出现跑兵的事情,到边防团那边工作,也出现了跑兵的事情,当年武警第三师在他的治下倒是没有出现跑兵的事,但新兵训练那会儿他是参谋长,理论话事人不是他,也被自动忽略了。
  这么看,新兵蛋子们还真是他的克星。
  而这似乎又是必然的——他主导的训练强度总是倍于其他部队。没有哪个新兵部队敢剥夺周六的休息时间,没有哪个新兵部队敢增加每天的训练时间。

  他这么干了,那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毫无疑问的是,他的兵训练出来,那是远远要强于其他新兵部队的。这样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那意味着这些新兵分配下连之后,可以更快的和老兵部队磨合更快的进入状况,也意味着作战部队恢复到满血状态的速度更快!
  另一个促使新兵意志动摇的,是临近的春节。
  每逢佳节倍思亲,越来越娇生惯养的新时代新兵情绪来那可不了得。

  在全团交班会,李牧不得不出台了“绥靖”政策,要求干部骨干尤其是班排长要对新兵多关心,多嘘寒问暖,多谈心,同时改进一下训练方式。
  李牧打着手势配合着呵呵说,“完全是可以寓训于乐嘛。你如说,俯卧撑一百个,你班长干巴巴的下口令说做一百个,那兵们是有抵触的,本来对你有抵触。如果换个方式,你如说采取奖励的方式,哪个最快做完奖励一个泡面,一根火腿肠,你哪怕给根烟抽抽也是可以的嘛。但是现阶段不能搞惩罚,你如说最后一名罚这那的,那不行的嘛,兵们岂不是更加抵触。”
  参加交班会的干部们都面面相觑,同时心里把李牧给鄙视了一万两千多遍——哎哟什么都让你说了我们还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之前说猛搞猛搞往死里搞哪来那么多毛病,大家拼死了去做了,一边还得苦思冥想想尽办法安抚新兵脆弱的心灵,这才勉强的把强度维持着。
  哦,现在搞得太猛了,你知道怕了,你居然他-妈-的甩锅了,你反过来怪我们下手太狠,这个锅我们不背!
  心里的不满归不满,但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是领导,面一句话下面一团干,老老实实听着,不但要听着,还得继续绞尽脑汁想办法落实。不落实?那不好意思了,先进集体先进个人是肯定没的,没准还得挨顿批。
  “你别看他年纪轻轻的笑呵呵的,狠起来鬼都怕,我可都打听过了,他到哪个部队哪个部队遭殃。他之前是海警第一师的第一政委,到任没一个月把海警第一师搅得天翻地覆,据说现在都没能完全平复下来,撤了十几名干部。你说这不是瘟神呢么,唉,摊这么个领导倒八辈子血霉了。”有干部低声和旁边的人嘀咕着,唉声叹气的。

  他边的干部说,“难怪被贬到咱们基地,降职这么厉害,该。忍忍吧我说,还有一个多月彻底结束了。说起来也怪,司令和政委什么都不管,任由他折腾,新兵团的团长和政委不还是司令和政委呢么。”
  那干部压着声音说,“不是不管,是不敢管。据说他的后台赢得很,你没发现司令政委每次和他说话都笑得脸都能掐出水来。看着吧,折腾出乱子来,司令政委还得出来替他擦屁股。”
  “嘘嘘别说了。”他边的干部看见李牧的目光扫过来,连忙了撞了撞他的肘部压低声说。
  李牧在讲台扫视着,目光落在这边,他是听不到这样的嘀咕的,但是能够看到动作。

  “有些同志看样子是有意见的嘛,来来来,到台来讲,我来听听你们的高见。”李牧打着手势说。
  谁听不出是反话,赶紧的挺直腰板坐好了等着挨训。
  果然,李牧板起脸来,“台开大会台下开小会,还有没有一点会场纪律了,这是交班会,不是毕业晚会!你们都是军官,都是军队的干部,什么叫做以身作则,你这个样子,怎么带好兵!”
  他顿下话头站起来,一众干部噤若寒蝉,他敲了敲桌子,每一下都让干部们心脏剧烈跳动一次,道,“我们有些同志,这个纪律意识是有待提高的。我堂堂一个大校杵在这里讲话,你几个小尉官在下面交头接耳,给我几年前的脾气我正反的扇你耳光。”
  “这像话吗?在新兵训练进行到最关键的阶段,我们有些同志的纪律意识还这么的薄弱,你要是不出问题那怪了!”
  李牧手指指着一众干部不断地点着,“我看吶,这新兵训练结束之后,你们这些人也是要回炉搞一搞,你这个工作态度是要出问题滴我的同志们!没有不好的兵,只有带不好兵的班长。把我的话原原本本传到每个班的班长副班长那里,你们这些连队干部也好好想想对号入座。”
  “我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你说我李牧说话难听也好不讲道理也好,我站在这里不是跟你们讲道理的,我是在给你们下达命令指示!搞搞清楚情况啊同志们!我丑话说在前头,哪个连队出现私自离队现象的,我收拾你们连长指导员。你哪个连队结训考核总体成绩排最后的,我收拾你们连长指导员!散会!”

  一众干部赶紧的起立,心里已经把刚才交头接耳的俩干部给-操-翻-了几百遍。
  没事你招惹他干啥!
  晚饭之后到七点收看新闻联播之间的这段时间是难得的休息的时间,不用帮厨没其他任务的兵可以在房间里看看书坐一坐吹吹牛什么的。
  马启才和莫家伟拿了小马扎坐在一起背靠着床架,把正骨水活络油什么的摆在地板,相互帮忙擦拭着。
  “等会,我先把伤口处理一下。”马启才示意莫家伟先弄自己的,小心的揭开创可贴,那手背有好几道口子,不深,但是不断有鲜血渗出来。
  这几天搞单兵战术训练,三种姿态的匍匐动作把兵们都搞残了,谁的手背胳膊肘膝盖脚内侧没擦伤那说明没有搞扎实。
  一开始大家都还挺在意,结果发现,这伤口结了痂之后,爬两趟回来又开裂,于是索性的不管了。平时洗澡洗手干嘛的也要沾水,更不能避免了。
  看见马启才没有打算贴新的创可贴,莫家伟一边用活络油揉着发青的膝盖,一边说,“你这个不贴了?你看那血都还在流。”

  马启才打开了药粉,说,“不贴了,搞点药粉。明天还要爬战术,贴了也没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