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2 22:34:55
  (正文)
  随着田中运输船队的隐秘出动,由草鹿基地航空部队领衔主演的航空歼灭战在11月10日率先打响。当天18架零式战斗机对瓜岛的攻击遭到美军仙人掌航空队的顽强阻击,毫无战果。
  11月11日5时30分,斯科特少将护航A编队抵达隆加湾开始卸载。船队很快被1架日军水上飞机发现。“飞鹰”号迅速派出9架俯冲轰炸机在18架零式战斗机的护航下前往攻击。由于提前得到“斐迪南”及舰载雷达的预警,斯科特立即下令停止卸载展开防空队形实施防御,一举击落日军轰炸机4架。但“泽林”号运输船也被炸得千疮百孔,不得不在一大半装载未能卸载的情况下提前撤退,所幸运载人员均安全上岸。仙人掌航空队闻讯前来增援,日军在随后展开的空战中占据上风,以损失两架零战为代价击落“野猫”4架,4名美军飞行员悉数阵亡。与此同时,基地航空部队出动23架一式陆攻在26架零战的护航下轰炸了亨德森机场,取得的战果微乎其微。4架陆攻机未能返航,美军损失战斗机两架,阵亡飞行员1人。

  由特纳少将亲自领军的B编队在航行途中已被日军侦察机发现。11月12日凌晨5时,船队抵达隆加湾后开始快速卸载。为准确掌握日军动向,当日美军派出多架飞机对瓜岛周边海域实施侦察。上午9时,一架侦察机报告说“瓜岛以北540公里处发现日军2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在快速逼近”。下午13时,美国人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斐迪南”发来急电说“日军轰炸机群正向瓜岛飞来!”特纳立即下令停止卸载疏散展开防空队形。4艘运输船和2艘货船采用并列队形,在护航舰只的掩护下向萨沃岛方向航行。

  来袭的正是日基地航空部队的17架挂载鱼雷的一式陆攻和30架零战。在美军高射炮火和仙人掌航空队的联合狙击下,日军再次遭受重大伤亡。9架陆攻被当场击落,另有5架返航后伤重报废。护航零战虽奋力搏杀,以损失1架为代价击落美军战斗机3架,却完全无法阻止更多“野猫”对陆攻机的猎杀。1架日军陆攻机中弹起火,飞行员径直驾机撞向“旧金山”号,不仅将重巡洋舰的舰炮指挥仪和火控雷达撞坏,还导致50名水兵伤亡。

  黄昏时分,B编队的卸载已完成了90%。鉴于日军水面舰艇在不断逼近,特纳电令卡拉汉少将:“运输船队将终止卸载暂时撤退,请于当晚重返瓜达尔卡纳尔,阻击即将出现的日军舰队。”做出上述安排之后,特纳率运输船队在3艘驱逐舰和2艘扫雷舰护航下撤向圣艾斯皮里图。
  运输船队离开之后,美军A、B两支编队的护航舰只合兵一处,公同担负其阻敌增援或炮击亨德森机场的艰巨任务。虽然是海军学院的同班同学,但卡拉汉晋升少将要比斯科特早15天,凭资历获得了舰队的指挥权。天色已晚,卡拉汉既来不及实施侦察也无法重新制定作战计划,一切只能依靠上帝的保佑了。他知道来袭日军舰队在舰船数量和舰炮火力上均占有绝对优势,自己将面临的无疑是一场苦战。但他依然毫无退意,目前这支舰队是美军该地区唯一可依赖的海军力量。

  一向沉默寡言、有着牧师般慈祥外貌的卡拉汉少将1892年7月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1911年毕业于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在193名毕业生中名列第38。1936年在担任罗斯福总统特别海军助理期间,他曾参与了40毫米博福斯高炮的研究与开发。1941年春,他向总统提出到海上执勤顺利获批,担任重巡洋舰“旧金山”号舰长。一年之后,已晋升少将的卡拉汉出任戈姆利中将的参谋长。因新任司令官哈尔西选择勃朗宁作为参谋长,卡拉汉因此离岸登船到海上指挥一支护航舰队。对此他无疑是非常高兴的的。战争年代,没人愿意呆在岸上无所事事,大家都想到海上通过对敌作战来扬名立万。可惜这一出海,将军就再也无法回到陆地上了。

  阵容得到加强的卡拉汉依然采用了斯科特在埃斯佩兰斯角海战中使用的战术,将所有舰只排成一列纵队,4艘驱逐舰“库欣”、“拉菲”、“斯特雷特”、“奥巴朗”号在前,3艘轻巡洋舰“亚特兰大”、“海伦娜”、“朱诺”号及2艘重巡洋舰“旧金山”、“波特兰”号居中,另4艘驱逐舰“艾伦沃德”、“巴顿”、“蒙森”、“弗莱彻”号断后。尽管舰上的搜索雷达不够先进,卡拉汉还是选择了“旧金山”号作为自己的旗舰。这更多出于情感上的因素。不但由于他本人就出生在旧金山,还在于他曾长期担任该舰舰长,与舰上的众多水兵关系亲密。大家私下都亲昵地称他为“丹大叔”。副指挥斯科特少将则选择继续坐镇轻巡洋舰“亚特兰大”号。特纳船队返航之后,卡拉汉与斯科特率队重回铁底湾,准备突袭即将到来的日军舰队。

  即将展开的夜间决斗无疑将凶险异常。努美阿的哈尔西同样收到了日军舰队正快速逼近的消息,当意识到自己的巡洋舰和驱逐舰要与日军战列舰对垒时,他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撤销给卡拉汉阻止敌军来袭、防守亨德森机场的命令。因为那将意味着葬送许多精锐舰艇和无数水兵—后来事实果真如此。但他很快将这种想法抛之脑后,因为岛上的范德需要更多的支持,这是他之前郑重承诺过的。
  12日凌晨3时30分,在瓜岛和拉塞尔岛之前水域,阿部少将—不,他已于11月1日晋升海军中将—率挺身攻击队驶出了近藤前进部队的大队列,前往执行第一轮炮击亨德森机场的光荣任务。舰队主力是第十一战队的2艘快速战列舰“比叡”和“雾岛”号,第十战队司令官木村进少将坐镇“长良”号轻巡洋舰率6艘驱逐舰负责护航。中午13时30分,正西方向驶来了高间完少将第四水雷战队的5艘驱逐舰,它们是11月11日从肖特兰出发的。因为在铁底湾损失了旗舰“由良”号轻巡洋舰,高间也只好暂时在驱逐舰“朝云”号上委屈一下了。汇合后的炮击舰队浩浩荡荡向着瓜岛急速挺近。

  航行途中,舰队上空两次闪现出美军空中堡垒的魅影,这不由使阿部心惊肉跳。还好下午14时后天气逐渐变得很糟,新乔治亚群岛附近的暴雨云团使视野变得异常模糊。对此阿部甚为高兴,至少瓜岛的美军飞机不会再来找麻烦了,这是他最最担心的事情。他根本没有想到当晚竟会发生夜战。因为在瓜岛水域没有美军战列舰存在,一般巡洋舰是绝对不敢前来挑衅的。
  和栗田舰队上次行动一样,阿部对机场的炮击同样选择在夜间进行。按照计划,当舰队进入预定炮击位置时,岸上友军将点起篝火指示位置,没有雷达的日军舰队只能采取这种笨拙老旧的办法。17时,炮击舰队徐徐驶入埃斯佩兰斯海峡北口。阿部向各部通报了当晚的预定航线和炮击位置。20时,暴雨伴着电闪雷鸣扑面而来,位于主队前方8公里处的第四水雷战队按指示变更航向为180度。
  此时阿部主力舰队已减速为18节。暴雨笼罩了整支舰队,瞭望哨根本无法找到预定作为距离测定的萨沃岛。阿部致电莱卡特水上飞机基地,请求派飞机投掷照明弹指示炮击范围。基地很快回电说:“天气何时变晴难以预料,今夜飞行观察尚难确认。”一直惴惴不安的阿部此时战意全无。21时50分,他下令全队在22时05分向北调头,试图以天气恶劣为由终止炮击返航肖特兰。
  日期:2018-09-12 22:36:29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