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队提着东西,“这个麻烦你收下吧,昨天的事实在对不起,我给你赔礼道歉。江兄弟,你也知道,吃我们这碗饭的,也是没有办法,谁也得罪不起。”
  江世恒态度很冷漠,“算了吧,东西我可收受不起。你提回去就是。我只要看车!”
  “那行,那行,我这就带你去。”

  领着江世恒来到一辆白色的丰田越野车前,“请!”
  上了车,来到修理厂。
  江世恒看了车子的后视镜,修理厂的技术还是挺不错的。从外面上看不出什么,甚至连刮了的车漆,也重新做过了。
  见没什么问题,他就拿了钥匙上车。
  贺队问,“还行吗?”
  江世恒道:“既然修好了,那我走了。”
  贺队上前一步,“江兄弟,那昨天的事……”
  江世恒看了他一眼,“以后你注意点,书记那边,没有人去打小报告。”听到这句话,贺队就放心了。

  江世恒上了车,咦?怎么不对?
  这辆车买的时候是标配,标准的意思,就是最基本的配置,很多便利功能都没有。
  当然,车子是自动档的。
  江世恒突然发现,车子的坐椅包了真皮,重新装了DVD导航。车内的装修,也重新做了一遍,坐上去,就象新车一样。
  再说他本来就做过油漆了,所以不论是外面还是内里,车子都翻新了一遍。这车可没买多久,一年多的样子。
  是从彤平时开的,被他们这一弄,感觉象换了一个车。
  江世恒问。“这是怎么回事?”
  贺队道:“这是丰少的意思,他掏钱把车子翻新了一下。这也是他的诚意。没有跟你商量,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人呢?”
  “在,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江世恒点了支烟,看着这车了,心道,如果你态度好一点,我只好算了。车子嘛,翻新一下车子内部的装饰,至少花了二万几。
  江世恒哼了一声,也不管他,反正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他就坦然接受这笔赔偿。
  丰少接了电话,果然赶过来了。
  边走边说,“什么情况?”
  “他要见你!”
  “车子他还满意吗?”

  “好象没有提什么其他意见,你花了二万多把车子重新弄了一下,想必他已经知道你的诚意了。”
  “麻痹的,要不是看在书记夫人的面子,老子还真不甩这两个鸟人。”两人进来了,江世恒在车子旁边抽烟。
  丰少走过来,扬起一张笑脸,“江兄弟,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礼道歉,你看,这份诚意还可以不?”
  江世恒看着丰少,其实这人也不是长得丑,但上去还是比较帅气的,只是那种粉面油头的气息太重。
  他也没想过跟这号人打交道,见对方道歉了,他就说,“如果夫人那边没什么意见,这事就算了。不过我告诉你,下不为例!”
  江世恒这话,分明就是警告他。

  丰少脸上的表神一滞,贺队推了他一下,示意他有点表现。
  丰少只得强忍住着股气,“江兄弟,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嘛,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做东,请你去奇州最好的夜总会潇洒,那里的小姐,随便你点,你看行不?”
  江世恒眉头一皱,发动车子走了。
  “喂——”
  看到江世恒开着车子走了,丰少脸上的笑骤然而止。
  “草,跟老子摆什么谱?要不是仗着顾书记的势,老子分分钟捏死你!”
  贺队道:“你就少说两句,要是这事情抹平了,你就烧高香吧!”他在心里嘀咕,换了你碰上这事,能这么轻轻一笑带过?

  人家不死在你手里才怪!
  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贺队在心里暗暗嘀咕,以后老子再也不管这样的破事了,吃力不讨好,说不定还得罪人。
  江世恒把车子开回来,停在顾秋住的楼下。
  上楼的时候,顾秋和老丈人在喝茶聊天,从彤也坐在边上,只有她妈妈在那里看电视。
  江世恒把钥匙给了从彤,从彤在他出门的时候问他,“昨天你没事吧?”
  江世恒说,“没事呢,他们把车子修好了,我去开回来。”

  从彤道,“那行,你去忙!”
  送走江世恒,从彤过来坐在沙发上。
  老妈的电视剧看完了,对从彤说,“把若安接过来吧!我们给你带着,家里没有小孩子没有气氛。”
  从彤就看着顾秋,她当然也希望把孩子接过来一起住。
  否则这孩子一生下来,就扔给顾家,自己感受不到那种身为人母的气氛。

  顾秋说,“那你抽个时间去接过来就是了。”
  从彤说行,下周再去吧!
  叮当——叮当——有人来窜门了,从彤道,“会是谁呢?”
  顾秋看了一眼,自己刚刚来,倒是有些人想窜门,可一般人不敢轻易过来。

  随随便便去领导家里串门,指不定会挨批评。
  从彤走过去看了眼,这人她还真不认识,“你找谁?”
  “哦,我是交警支队的贺刚!特意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赔罪的。”
  从彤拉开门,“你就是贺刚啊!”
  这一句话,让贺队长背后冒出一股冷汗。

  刚才江世恒一走,他就在心里反复琢磨这事,昨天他听人说,从彤在车上。于是他就想啊,要不要借这个机会,去书记家里走一趟,不管事情有没有结果,总归是个机会。
  要知道,想进顾书记家里送礼的,不知凡几。于是他就在心里想开了。
  去?
  还是不去?
  这可是一道难做的选择题。
  对于这个问题,他足足想了个把小时,经过激励的思想斗争,贺队决定冒个险。不是有句老话说,富贵险中求。
  自己以最诚实的态度,毕恭毕敬,想必顾书记不会过于计较。伸手不打笑脸人,贺队就是抓住这一点,决定去拜访一下顾书记。
  没想到从彤开口就是一句,你就是贺刚?
  听这语气,好象是跟自己有仇一样,正巴不得他送上门来,贺队长哪能不心惊肉跳?
  “是,是——夫人,书记在家吗?”
  贺队额头上冒汗了,从彤见状,哑然失笑,她才发现自己刚才这句话,引起了这位支队长的误会。
  顾秋坐在客厅沙发上,跟老丈人说话。
  从彤道:“他在那里呢!”

  贺队弯下腰,轻轻放了手里的礼品,换了双鞋进来。
  “顾书记!”
  顾秋当然不会认识他,象支队长这号人物,一年也难得碰几次面。顾秋是市委书记,平时的工作中,不怎么跟他有接触的。
  看到此人,他一脸疑惑,显然,对此人没有印象。
  贺队马上自我介绍,“我是交警支队的贺刚,顾书记。”
  “有事吗?”
  从政军看到女婿有事,马上站起来回避,“你们聊,我出去走走。”
  然后他就喊老婆子一起出门了,不要打扰女婿的正事。
  贺队此刻的确有些紧张,倒是从彤很大方,喊了句,“你坐吧!”居然亲自给他倒茶水。

  这样的情况,绝不多见。贺队刚才见了,家里没有保姆,连茶水都是书记夫人亲自倒,他就有些诚惶诚恐。
  顾秋见从彤好象认识此人,这才说了句,“坐吧!”
  其实顾秋是误会了,从彤绝对不认识这个人,她只是听江世恒说了昨天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