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7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一直坐在车里,看着丰区长出来,马上下车开门。

  丰区长的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高和长相都极为普通。但是他却是丰区长最为信任的人。
  连他的秘书也这么说,丰区长最相信的人,就是司机了。这位司机,正是丰少嘴里常说的最牛必的司机。
  敢打交警,敢闯红灯,很多人看到他都怕的人物。
  当然,怕他的人,大都是社会上最低层的人。再说他又不是什么黑社会,只不过在那个圈子里,很多人觉得他很牛必。
  丰区长上了车,简单地说了一句,“回区里!”
  司机把车开走了,一路绿灯,畅通无阻,送老板回去了。
  熊秘书又打电话过来,请韩琛去吃饭。
  看他缠了几天了,韩琛只得答应下来。
  而顾秋呢,因为丈母娘和老丈人来了,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他都会早点回去。
  毕竟老人家过来了,陪陪他们,平时的工作太忙,根本没时间陪他们。顾秋能理解老人家的心情,其实象自己父母,一直都没有时间陪他们。

  有时顾秋在想,人这一辈子这么忙忙碌碌又是为了什么?没时间陪老婆,陪孩子,陪父母。
  一年到头,忙,忙,忙——可一年下来,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到底忙了些什么?
  一些有经验的企业老总说,他一年到头忙,就是救火。这是做企业最忌讳的事。如果没有计划,没有规划,整天的工作就是救火,企业注定没有大的发展。
  政府机关的工作也一样,可很多部门,很多单位,同样在救火。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估计很多人都不会去想,他们就是坐在办公室里,接到电话立刻冲出去。他们的工作,是被动的。
  这些也正是顾秋目前在想的事情,以前做工作太被动,发现问题才去处理。而且往往有些人,发现了问题,依然无动于衷。

  还有一类人,发现问题,不是去疏导,而是去堵。去掩盖真相,企图瞒天过海。
  顾秋来到奇州之后,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类问题。
  回到家里,从彤正和父母在说话。
  看到顾秋回来了,从彤立刻过来接他。自从从彤辞职以后,她就养成了这种习惯,只要老公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过来接包,接衣服。
  第二件事就是泡参茶。
  做为一个女人,从彤在这方面,无可挑剔。
  从政军道:“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顾秋说,“没什么重要事情,就早点回来陪你们。”
  丈母娘说,“我去做饭吧!”
  顾秋喊了句,“妈,你休息吧,我来做。”
  从政军马上反对,“大男人的,哪有一回来就做饭。这象什么话?先不要说你在外面上了一天的班,我们坐在家里闲着,让你做饭没这个道理。”
  从彤说,“你去坐吧,我来就行了。”
  丈母娘听到自己男人的话,也觉得真让顾秋做饭,太不合情理了。不管说到哪里去,只会让人觉得这家人不可理喻。
  别说顾秋是市委一把手,就算是普通工人,老百姓家里也没这个理。
  所以她还是自己去做饭,顾秋道:“没事,我和从彤来就行了,你们去坐会吧!”
  顾秋还真准备亲自动手,做一顿饭菜给他们尝尝。
  从彤也觉得不好意思,“要不我们去外面吃?”

  顾秋说,“没事,很快的。”
  然后小两口就去了厨房。
  从政军看着自己老婆,心里不悦。象什么话嘛?
  用从政军的话说,不做饭的女人,一向令人讨厌。
  两夫到是搬过来住的,又不是做客。
  你要在这里长住,可不能养成这坏毛病,因此,他决定把这个家庭问题,好好阐述一下。否则就太没有规矩了。
  顾秋和从彤在厨房里,小两口倒是很亲热。从彤道,“你去吧,我一个人来做就可以了。”
  顾秋道:“不行,平时我都不愿意让你做饭菜的,哪舍得让你变成黄脸婆?我要把你养得白嫩嫩的。”
  从彤白了他一眼,“说,对我这么好,有什么阴谋?”

  顾秋只是笑。
  从彤暗道,这家伙故意对自己这么殷勤,还不是指望自己不要在意陈燕姐的事?更有可能,他是希望自己配合他,玩三个人的游戏。
  从彤想到这里,脸上红了。
  三个人的游戏,虽然激情,感觉跟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大不一样,但毕竟有违常理,而且看起来是那么的荒唐。
  自己竟然也认可了,都是这个大坏蛋,骨子里坏透了,居然亏他想得出来。
  顾秋看到从彤莫名的脸红,就问了一句,从彤说没什么,炒你的菜吧!
  顾秋炒菜的时候从彤问,“今天为什么突然这么热情?”
  顾秋问,“我什么时候不热情了吗?”
  “不是,我说你要做饭的事。”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父母年纪大了,他们又只有你这么一个女人,人老了,难免感觉到孤单。因此他们心里更需要点关心,我们做晚辈的,自然更应该关心,体贴他们。”
  从彤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会想起这些?”
  顾秋说,“没事,感慨呗!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趁在的时候要珍惜。”
  从彤撇撇嘴,“怪里怪气的!”
  顾秋说,“要不我们再请个保姆吧?”

  从彤道:“爸不会同意的,一家人呆在屋里没什么事,还要请保姆。”
  顾秋又说,“可我不想让你做饭。”
  从彤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难道你让老妈做?”
  “那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做吧!不想做的时候,就去外面吃。”
  从彤笑了起来,“随你,反正我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顾秋把刀子一挥,“你这是什么话呢?”

  韩琛被熊秘书请到一家高档的会所,这里可不是一般的饭店,这年头,流行会所。
  进出会所的,自然是有身份的人。
  韩琛跟在顾秋身边二年有余,很少进入这种场合。
  熊秘书带他进去,挑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今天晚上的主要任务,就是和韩琛近套乎。拉拢一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当然,熊秘书还有一个任务,这是朱紫君市长吩咐的。

  所以进入会所后,他很快就接到一个电话。“对,我们在这里,你过来吧!”
  “我已经到楼下了!”
  电话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年轻。
  熊秘书站起来,“你先坐一下,我去去就来。”

  门口,一名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背着一个斜肩包,没有什么脂粉气息的她,看起来比较单纯。
  熊秘书打量着她,“还不错,挺好的。”
  “姐夫,究竟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还叫人家打扮成学生时代的模样。快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说着,她就挽着熊秘书的胳膊,有点撒娇的味道。
  熊秘书心里一紧,这可是他的小姨子。二十五六岁的姑娘,那胸,正紧贴着自己的手臂。熊秘书只觉得喉咙里发干。

  有床吗?
  哦不,有茶吗?
  感受到这种待遇,他还真有些想喝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