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7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完饭的时候,还想请熊秘书去唱歌,没想到熊秘书说有事,匆匆离开了。丰少在那里嘀咕,“你说那家伙是不是有病嘛?堂堂一个市委书记的司机,搞这么低调。还有那个市委书记夫人,也是个怪胎。居然招个的士就走人了,一点书记夫人架子都没有,我还真怀疑,她会不会当书记夫人?”
  旁边的女子道:“的确有些离谱。不过这是事实,你又没办法。”
  “我就是想不通嘛,市委书记身边居然都是些这样的人。你不也知道,我们认识的那些家伙,哪个不是吊得要死?”(尸字下面一吊字,我打不出来,抓狂。
  的确,他们在这个圈子里,见过了无数种这样的人。

  处级干部在科级干部面前很牛,科级干部在科员面前很牛,普通的科员,已经是最底层的人了吧?
  他们在那些临时工,办事员面前,也很拽的。
  而这些临时工,办事员,他们下了乡,或者在小商小贩,普通的市民面前,同样觉得自己很牛耶!
  如果说,这些人还有一点点优越感,那就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身份,在这个圈了里混。
  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什么都没有,可为什么同样有人觉得自己很牛?比喻在同学聚会,或者一大帮人聊天的时候,搬砖的工人也会吹牛必,说自己认识某某领导,认识某某干部。
  和谁一起吃过饭,和谁谁握过手,和谁谁是亲戚。
  这样的话题,这样的例子,总是在我们的身边时时发生。他们为什么要抬出这些毫不相干的人呢?

  总的一条,还不是想在人家面前显摆一下,来显示自己的优越感。可事实上,他们说的这些人,并不能改变他们什么。
  只是在心里,多了一种自我安慰。
  但是象丰少他们这样的圈子,自然又不同。他们平时的显摆,往往来自背后的势力。
  而这种实实在在的势力,能改变他们的生活,人生观念等等。当然,同样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看到熊秘书走人了,丰少伸手拍拍身边那女子的屁股,“走吧,去搞几条烟,几瓶茅台过来,今天晚上跟我一起去登门道歉。”
  “要是人家不答应呢?”
  “那就把你剥光了,扔他床上,看他答应不答应!”
  “嗯——你好坏!”女人撒起了娇,丰少哈哈大笑。
  第二天上午,兰田区的丰区长来到顾秋办公室汇报工作。
  这是顾秋第一次见到这位区长,听人家说,丰区长在奇州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在兰田区这段时间,做了很多的市政工程,硬是把兰田区的形象彻底改变过来。
  丰区长最大的政绩,就是亮化工程。
  以前兰田区大街上的灯光不怎么好,他一声令下,全区换灯。然后搞了许多装饰。把兰田区打造得更个夜巴黎似的。
  远远望见,兰田区就是一座不夜城。

  顾秋看到对方,也只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丰区长的头发有些少,脸型不是很胖,身材中等,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发福的模样。
  很多人都说他,是一位很有手腕的区长,本来他是要当区委书记的,进市常委班子,最终还是慢了一步,估计要下一届才有机会。
  顾秋听取了他的工作汇报,丰区长说,“最近几年,提倡节能环保,因此我们决定在今年两年,把整个区的亮化工程,全部换成LED光源的产品,真正实现节能的目的。”
  现在越来越流行LED光源,这类的产品,将逐浪替代以前的白炽灯光源,市场上,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各种LED的产品。
  丰区长说,“这是一次变革性的时代,在不久的将来,LED光源将覆盖全世界,所以我想要走就走在最前面,不要拖到别人都已经搞了,我们再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来搞。”
  顾秋问,“你们去年不是才更新的路灯吗?为什么不一次性到位?”
  丰区长道:“因为去年这类产品还不够成熟,存在着很大的争议,而且这个问题,我们多次请示朱市长,市长亲自做的批示。”
  顾秋看完了资料,“朱紫君同志怎么说?”
  丰区长道:“她只是批示,说我们去年搞这类亮化工程,时机还不成熟,建议暂缓,所以后来就批了这个。”

  顾秋心里明白,LED亮化工程,在国外已经流行很多年了,零几年的时候就已经在提倡搞了,沿海大城市早就在这么做,只有内地的确慢了几拍。不过他还真不赞同,去年刚做的市政工程,今年又重新来过。
  这不是浪费嘛!
  同时,也从这件事情上,反映出了一些问题,很多人看问题不够全面,不够超前,太死板,墨守陈规。
  打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修路。
  第一次修二车道,一去一来,好象是够用了。
  的确,在很多年以前,车流量少,私家车子根本就没有。二车道当然够用了。但是现在再修二车道,一年之后发现,车流量远远超过了预期,所以第二年再改,根据目前的车流量,扩充到四车道。
  然后,一年以后,又跟不上时代了,再改。
  如此反复折腾,年年修年年改,为何不当初多想一下,一次性修个六车道?
  这就是顾秋说的,这些人的目光短浅,而丰区长提到的这个问题,正是如此!
  其实关于区里亮化工程问题,丰区长完全可以不必征求市委书记的意见,这是他们区里决定就可以了。
  但他偏偏阴差阳错,跑去跟市委书记反映情况。当然,他本意并非如此。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
  他是想去表功的,看,我们区里今年又要努力实现一个新的目标。他是想借此在书记面前晃晃,经常亮个相,混个脸熟。
  也想让市委书记知道,他们是有想法的,有工作效率的。没有成天无所事事。虽然这种想法很好,却暴露了一个问题。
  可能他没想到顾书记会这么眼尖,看到了本质性的问题。
  当顾书记提出质疑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这事做得本末倒置。
  而且他很快就发现,顾书记和朱市长的风格完全不同。朱市长在这些方面好说话,当初他提这个方案的时候,朱市长满口答应,意气风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当场就拍板了。

  顾书记却不然,他很冷静,一针见血,令丰区长陷入进退两难的地境。
  顾书记的意思是,太铺张浪费,而且他们的方案,没有前瞻性,只是适合当前的形势,没有考虑到以后的几年发展趋势。
  一旦工程进入施工阶段,很快就会发现很多弊端。
  所以这个方案被压下来,丰区长这下窘困不堪了。

  原本只是想借这个方案来表示一下自己的忠心,哪晓得顾书记针对这个方案,提出这么多质疑?
  对区里而言,这个方案是已经定下来的,马上要进行的事。如果被自己这一汇报,弄巧成拙。
  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会怎么说?怎么看这个问题?
  还有,朱市长都同意了,自己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想到这里,他真想给自己一耳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