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091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真的都去走仕途后,人生的很多乐趣会失去的,而且真让我做你的属下,一天,两天可以,时间一久,兄弟,你会看不惯我的很多作派,还有我确实喜欢和小丫头们呆在一起,我跟着去志化县,权力确实大多了,但是我这留恋声色犬马的人,会害了你的,浩鹏,我说的全是本心话。
  我曾经和你一样有理想有抱负,可这些年我习惯了不求进的生活,也看明白了,为官到了一定程度,不站队是不可能的,可是今天是这个队风风光光,明天极有可能会换成另一个队风风光光,一朝天子一朝臣,如冯道这种不倒翁我还真不羡慕,苦行僧的日子我过不了,没有小丫头们围着我转的日子,我也过不了,从她们身,我才能看到不灭的青情杯。
  虽说女青碰不得,指不定一碰给你来篇十万加的公众号推,但咱不是杨导演这样的大名人,没哪个小丫头替我写这样的章,哭着喊着爱我,哭着喊着自己是三毛转世,我是她的荷西。
  所以啊,不做名人,不当大官,做个与世无争的小主编挺好的,真的,兄弟,我真心很满足。等你当了县长,我去给你哪儿做做封推的时候,找几个小丫头做向导,化点缘给我,对兄弟我来说是幸福和满足的事情了。
  兄弟,求你了,红亚,对不住了,放过我,我真不想再贼船。”武训说着,说着,冲着万浩鹏和萧红亚抱了一下拳。
  萧红亚明显一脸的失望,想说话时,万浩鹏抢先说话了,他看着武训说道:“武训,我能理解你,人各有志,你既然选择了这种生活,我祝福你,如你所说,假如兄弟有一天站错队了,还有你这个兄弟替我照顾我妈,照顾红亚是不是?”
  话题说到这里沉重了,萧红亚一下子打断了万浩鹏的话,说道:“呸,呸呸,看看你,尽说不吉利的话,这些话收回去,收回去,你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算站错队,也不会事,我不允许你有事啊。”
  武训见萧红亚这么紧张万浩鹏,下位走到万浩鹏身边,重重地拍了拍万浩鹏的肩膀说道:“兄弟,红亚说得对,你吉人自有天相,放手去拼吧,我和吕哥都是你最最坚强的后盾,秦阿姨也是我妈,红亚也是我的亲人,放心啊,我和吕哥在宇江会把她们照顾得好好的,去吧,去吧,杀回志化县去,那里的人民需要你。”
  武训的话虽然有些不正经,可是说得万浩鹏心一酸,吕汉昌这个时候也下位走到他身边,三个男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那是信任和力量!
  第1271章 小不点
  第1271章 小不点
  兄弟三人的手握在一起时,省城里,郝五梅和余砚权的手也碰到了一起,两个人在尔湖大酒店的包房里吃饭,这是省政府接待外宾以及重要宾客的地方。 !
  据说当年毛领导是在这里被一个姓梅的女青看,一生未嫁,守在尔湖边,眺望着尔湖大酒店的舞厅,她是在那个地方,和领袖跳了一支舞后,认定她的一生是属于他的!
  此时的郝五梅和余砚权是在舞厅旁边的包间里吃饭,郝五梅起身给余砚权倒酒时,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有那么一会儿,两个人都怔在原地,互相对视着。
  还是余砚权反应快,抓起酒瓶,微笑着说:“来,五梅,你到省里来了,说什么都该是我倒酒,你是客人嘛。”
  余砚权反而替郝五梅倒酒,郝五梅只得回到了座位,羞红脸地看着余砚权说道:“你是省长啊,我,我在你面前是个小不点呢。”
  余砚权被郝五梅的话逗得哈哈大笑,打趣地看着她说:“多小的小不点呢?”

  “省长,”郝五梅撒娇地叫了一句,叫得余砚权整个人骨头都麻了,刚刚碰过的手,此时伸向了郝五梅,抓着她的小手摸索地说道:“小不点,这个名字好啊,你以后做我的小不点,如何?”
  “省长,你又是取笑我。”郝五梅的脸越羞越红,看得余砚权心情大悦。
  “来,坐过来吧。”余砚权知道这个女人能手了,示意郝五梅做到他身边去。
  郝五梅扭捏了一下,还是走到了余砚权身边,挨着他坐了下来,整个人不敢看他,毕竟他不是成正道,两个人搞到一起时已经很熟悉,这个余砚权,她还不熟悉,而且他是副省长啊,成正道的官还大,竟然把她带进了这么豪华的地方吃饭,她其实知道他对自己不仅仅只是好感那么简单了。
  在余砚权留郝五梅吃饭时,她提前给董执良打了电话,还说成斯瑶也在一起,晚她请客,肯定要喝酒,不回志化县去,在省城留宿一晚。
  董执良那头还开心地说:“老婆,好好和瑶瑶解释解释次的事情,次我可是一直留到第二天才你,你是因为要看孩子才提前走的。让她多在她公公面前替我们美言美言。”
  郝五梅听到董执良这些话时,嗯了一下后,挂了电话,内心其实很有些不是味道,她清楚留在这里,开口求余砚权后,会是一种什么结果,他次去志化县,看她的目光,她知道,他对她有意思。
  因为知道这一点,郝五梅才敢和万浩鹏那么说的,走到这一步,她还是不甘心让万浩鹏小瞧,于她而言,失去了万浩鹏的爱情,睡任何男人都是一样的,只要能让万浩鹏重新仰视地看她,她可以如同八万一样张开着自己,令幺鸡们自由地进入了。
  因为郝五梅都想好了结果,对余砚权当然是半推半的,这些余砚权都瞧在眼里,等郝五梅坐到他身边后,他的手直接搭在了她的腿,穿着小裙子的她,腿一阵阵麻麻痒的感觉,这感觉她知道与权力有关!
  郝五梅如其靠成斯瑶去攀余砚权,还不如靠自己的魅力征服掉这个副省长。
  “好痒。”郝五梅娇笑起来,伸手想拿掉余砚权的手,哪里想到余砚权直接揽过了她的肩,贴着她耳根说:“走,不吃了,我要吃你。”
  郝五梅可没想到这么快,菜还没吃筷子呢,这酒也才喝两杯,余砚权这么急,她可得悠着点。
  再说了,郝五梅要的找的事情还没开口,她要湿身,她才没这么傻呢。不得到承诺,她不会为他服务的。
  两个人都是在完成一场交易,尽管大家心照不宣。可这种交易也是郝五梅心甘情愿的,除了讨余砚权的欢心外,她还是装受宠若惊的样子呢。
  “你真坏,我可是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来看你,饿死了,再让我多吃点嘛,才有力气。”郝五梅红着脸说道,那样子象个才出道的小媳妇。
  看得余砚权心花怒放,虽说他没饿,还是让自己别心急,耐着性子陪郝五梅吃饭。
  余砚权来南江后,除了熟悉工作外,基本没有性趣了,家里的正宫到了这个年龄是一个伴儿,提不起性趣,之前勾搭的也带不来南江,越是这个年龄越需要好好珍惜床的机会,做一次,少一次,能不能做好,能不能持续,都是个考验啊。

  “哥错了,来,吃这个,这可是尔湖的特色菜,据说毛领导当年喜欢吃这道菜,看,对面的舞厅是他当年最爱娱乐的场地,和那个梅云在这里可是艳羡死人啊。”余砚权说着把梅干菜往郝五梅的碗里夹着,而且提起的这段才子佳人的历史,郝五梅早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在尔湖大酒店吃饭,只是第一次坐在主席当年喜欢的舞池对面,而且她和那个主席的红颜还同了一个“梅”字,似乎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吧。

  日期:2018-03-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