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更加惊讶,我只以为他有钱,有买卖,没想到他背景如此显赫。
  你怎颂有对我说过,,
  他拿起我面前用过的杯子,添了点热茶,“你不也没间过吗。”
  他摆弄着陶瓷小杯,寻找我刚才喝茶时留下的唇印,很自然对准口红印含住喝了口,眉哏漾出浓浓笑意,阿坤看 到这一幕顿时怔住,他蹙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抿唇不语。
  我不动声色伸出手,试图夺过杯子将他赶走,“这是常秉尧和我,还有乔苍三方的博弈,你不要卷入进来惹麻 烦。”

  我压低声音,“我根本没有兵符,常秉尧更没有把势力给我,他藏得很深,我如果贸然盜取,会被乔苍发现。 曹先生闷笑出来,“我知道。”
  他避开我扣住茶杯的手,吹拂悬稃的茶叶末,“我在茶馆外的巷子遇到了阿豹。和他打过招呼,韩北进来他不 方便露面,你如果想要招安他,这事交给我。”
  我深深吸了 口气,“你能办?”
  “差不多阿豹有眼力,从不会跟错人,你手腕厉害,他应该很赏识,要他投诚只是一句话的事。”
  我说我想要十三街,可他们未必肯跟女人。我在公丨安丨面前可以摆平一切,保他们无恙,至于其他筹码,我只拿得 出钱。
  他嗯了声,“这已经是很诱人的条件。等我消息就好。兵符这个东西,我们再想办法。”

  他似乎很渴,又不像是渴,但一口接一口饮茶,我留下的那枚唇印,已经在他的消磨下所剩无几。如果曹荆易 肯为我暗中操纵,我们两人相加胜算就在乔苍之上了。
  他掐灭指尖燃烧的香烟,让我和他一起离开,我们一同起身要走,秃头送我们到楼梯□,始终沉默的韩北忽然在 这时开口,“曹总留步”
  他脚下一顿,“怎么,韩先生有事。”
  韩北十分潇洒将茶水一饮而尽,杯子在他掌心直接破碎,炸裂的瓷片随一声脆响而四分五裂,迸溅到四处,他 并没有使劲,仿佛只是很简单一揑,可想而知力气有多大。
  曹先生倒不曽表现出多深的惊愕,仍面带微笑。韩北若无其事转过身,“苍哥让我转告曹总一句话。”
  “我洗耳恭听。”

  韩北绕过椅子信步走来,他掠过我,薄唇在曹荆易耳畔阖动了十几下,后者脸色微微一沉,但很快又恢复原色
  “乔总多年没有向别人下过这样的通牒了。”
  韩北笑说不多,十几年而已。
  曹先生故作恍然,“很荣幸。”
  韩北朝他耐人寻味点了下头,曹荆易侧过脸柔声对我说,“没什么。韩先生和我开了个有趣的玩笑,我送你回 去。”
  从茶馆离开驶向常府的路上,我们同乘一辆车,可谁也没有开口,他以为我生气他隐瞒我,隐忍着不曽在人前 发作,这一刻控制不住了。其实我只是在竒怪,他这样显赫的门庭,乔苍在省内之前却不曽听过,甚至因为我的缧 故才刚出手调查曹先生底细。很显然他非常低调,几乎不在乔苍视线里。
  曹荆易身上的谜团实在太多,一座城市活在金字塔尖的人物,如何半生闪烁又瞒天过海。
  车抵达朱门外,司机靠边熄了火,曹先生探出手臂到我这方,推开车门,凉风濯入进来,将我身体吹得一激灵 ,华灯初上的夜色,笼罩住一条长长的巷子,每一寸砖瓦都染得斑驳静谧。
  我无声下去,正要反手关门,他在这时叫住我,“何笙。”
  我手一顿,视线里只有一双腿,确切说是一条笔挺的西裤,除此之外我看不到他的脸,看不到他任何。
  “我无意隐瞒你,我只希望在你厌倦这些身份髙贵内心荫暗的男人后,我会是你心里特殊的存在,干诤温暖, 不强夺,安稳你的岁月。”
  我仍旧沉默,黑暗之中他戴着扳指的手乘风破浪握住了我指尖,他很热,我很冷,我们碰撞后,是一种惊心动 魄的感觉。
  “不管别人哏中我是怎样,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个男人,拥有七情六欲,拥有红尘渴望,拥有冲动。”
  我呼吸一滞,脑子也随即空白。曹先生对我而言,始终在一个嗳味又安全的范围内,不戥破,不挑明,不升温 ,也不降温。
  他和乔苍一样深沉,但没有他残暴,他和容深一样温柔,但比他更风流,我没想过他是男人,而我是女人, 他是有欲望的男人,我是充满诱惑的女人或许从最开始,我就不应该和他一起掉入这风月的漩涡里。
  我仓促而慌乱将自己的手指从他炙热掌心里抽出,才发现皮肤早已浮起一层湿汗。

  车厢内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这份沉寂,他没有立刻接,而是吩咐司机调头,在这个过程里,他透过敞开的 门能看到我,我依然看不清他。
  “等你觉得是时候了,再给我答复。我可以等,没有关系。”
  我匆忙回到绣楼,阿琴正蹲坐在门口等我,她已经睡着了,手挡住灯笼照射的地方,有轻微的鼾声,我弯腰叫 酲她问怎么了,她鹏起来时摔了个趔趄,“大太太送医院了。心脏病复发”
  我没什么反应,推门进屋,留下了半扇敞着,她跟进来后我间还有没有救。
  “已经抢救过来了,万幸送得早,再耽搁几分钟就悬了。大太太心脏病有很多年,平时荫雨刮风,酷晒闷热, 都是药不离口,预防也救命,她晚上煮了饺子送去老爷房间,陪他吃过后,李大夫请她借一步说话,聊了几分钟 ,她再回去就晕倒在门口了。当时可吓坏了佣人,嘴唇青紫不说,脸都没血色了。”
  李大夫倒是守规矩,没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打发我,说为我效力就真的做了,我伸手推开窗子,往前院亮灯的 别墅扫了一眼,“老爷知道吗。”
  “我压下了,等您回来安排,叮嘱佣人不要说”
  我用木栓支住玻璃,在窗台上点了一根蜡,风吹得灯影揺揺晃晃,也不熄灭,我喜欢这样影影绰绰的光,没有 全部凝聚到一处那么剌眼。
  “老爷和大太太没什么感情,可知道她出事心里肯定记挂着,不如别说了,反正最后一面也见过,都不留遗憾
  阿琴知道我狠,也知道这些都和我有关,她试探间大太太这边还治吗。
  我沉默了几秒钟,松开紧握的拳头,终归没有狠下心肠,“给她治好了,劝她出家。她还有个女儿,她必定会依
  阿琴松了口气,“我马上吩咐下去。”
  她仓促转身,我叫住她,手指在不断燃烧流淌的蜡油上碰了碰,很热,很烫,似乎要烧坏皮肤。
  “如果可以,谁愿意在最好的青春里过着屠戮的生活。我放不下执念,更咽不下这口怨气。我在常府蛰伏了两 个月,对这里的每一个髙贵的男人和女人都深恶痛绝,权和势力就是护身符,让他们做了恶事逍遥法外。这五十天 对我而言很漫长,日日夜夜就像在服刑一样。我做了最多的噩梦,笑得连脸都发僵。你觉得我错了吗。”
  一阵狂烈的风卷起,吹打在枝桠上,几片尖锐的针叶坠落,灯火熄灭的霎那,我手指抖了抖,又划了根火柴重 新点燃蜡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