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咳嗽了声,一脚踢倒了面前挡路的椅子,砰地巨响吓了他们一跳,没好气朝我看过来,刚要张嘴骂骂咧咧, 阿坤负手而立,鹰隼一般锋利的眼睛扫过去,秃头一眼认出,单膝作揖笑得痞气,“哟,坤哥,您吉祥!”
  阿坤朝我扬了扬下巴,“这是正主儿。常老的六姨太,何小姐。”
  秃头看清坐在桌后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他彻底愣住,好半响才问阿坤什么意思。
  阿坤语气冷漠,“常府现在掌权的姨太是谁。”

  秃头恍然大悟,“原来是六姨太让我们过来。”
  他十分恭敬单膝觖地,朝我拱手作揖,其余几个马仔也随他一起,这是江湖初次拜主子的规矩,如果投诚归 顺到某个帮派,对顶级头目是要磕三个头的。
  我眼皮儿都没抬,淡淡说了声起身吧。二楼的小伙计送来一壶热茶,怕茶水凉还点上了炭炉温着,我透过一簇 越烧越旺的火苗问秃头,“你们在十三街跟着的头儿是谁。”
  “豹哥,常老一手提拔的左堂主。”
  这人我听过,乔苍当初想要招安他,不过他没答应,为此双方势同水火,豹哥也没想到常秉尧气数这么快就 尽了,他都没顾上留一条退路,乔苍有仇必报的性子头一个要千掉的就是他,他现在除了跟我,再无别的选择。
  “他在外面等消息是吗。”
  秃头没吭声,我打开壶盖,嗅了嗅茶香,还差一点火候,我又丢进去一块银炭,“老爷已在弥留之际,大太太 年老,二太太无德,三太太仙逝,四太太不间纷争,五太太性格柔弱,老爷正在萆拟遗书,许诺由我号令他的数千 马仔。以后你们跟着我,我眼里不揉沙子,谁不忠贞试图背叛,老爷的规矩是什么,我的就是什么。头一个犯我忌 讳的,我会亲自剁掉他一只手。”
  我这番话掷地有声,他们都听见了,也听愣了,阿坤又重复一遍,让他们看清楚形势,跟着何小姐是最好的路
  秃头朝地上晬了口痰,他拍了拍锃亮的大脑门,有些好笑嗤嗤了两声,“我们都他妈是五大三粗能打能杀的汉子 ,跟着一个小娘们儿算怎么回事,传出去还怎么在道上混?好歹也得是个公的吧。”

  我叮着沸腾的茶壶,壶嘴冒出一缕蒸腾的汹涌的白霎,正在急促散开,空气温度很热,距离最近的我额头起了一 层薄汗。
  今天虽然只是试探,但绝不能失败,一旦我露出马脚,降不住这伙人,再想拿下他们上头的,就更困难了。
  我慢条斯理用锡箔片压灭了燃烧的炭火,“女人就不能号令群雄吗?老爷说我能,我就能,他比任何人都了解 我的才能和手腕,否则也不会把兵符交给我。”
  秃头一愣,“您手里有兵符”

  我从袖绾内褪出一把山水折扇,打开稳如泰山揺着,“自然没有硬茬子,我拿什么降人。”
  秃头身后的马仔附耳和他嘀咕了几句,他迟疑间,“传言不是说,常老把这些交给苍哥了吗。”
  我拎起茶壶,往杯子里斟了点茶水,“地盘归他,势力归我,乔先生自己有马仔,不需要你们。传言是为了埯 护我,真正手里有兵符的人是我”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能拿出来瞧瞧吗。”
  阿坤脸色一沉,“你算什么,何小姐怎会给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看,你大哥来了也没资格,一旦拿出来看过, 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我合拢折扇,朝他膝盖狠狠一弹,他被我打得单腿弯曲,立刻闭口不言。

  对方看到我也有点身手,不是养尊处优娇娇弱弱的姨太太,饶有兴味摸了摸下巴。
  “老爷之前保着你们,在珠海甚至省内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得罪了数不清的同僚,商户,条子,5见在你们心 野了,连兵符都不认,想自己单飞搞出点名堂吗?百十来个人就妄想在卧虎藏龙的广东扬名立万吗!我把话撂在这里 ,没有我何笙在条子面前兜着,你们只有吃官司的份儿。”
  秃头张开嘴,舌尖柢住门牙,兀自掂量了一会儿,他用手挡住,吩咐旁边的小弟,“去把咱大哥请来。”
  小弟麻利哎了声,颠颠儿往楼下跑,秃头笑眯眯摸出烟盒,弯腰递到我面前,“何小姐,您多包涵,我不懂 事,眼罩子没擦亮,冲撞您了,既然是常老钦点,那没说的,哥几个肯定给面子”
  我睨了他一眼,气派摆得很足,“就这破烟,拿来打发我?滚”
  他嘿嘿笑,把烟卷卡在耳朵上,“得嘞,您别和我计较”
  那名小弟走了不到两分钟,神情大变跑上来,秃头对准他屁股踹了一脚,“豹哥呢!”
  小弟指着后面微微颤抖的楼梯,“北哥到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十几名马仔簇拥着韩北从一楼上来,他脚步很稳,还吸着烟,似乎早有预料我在这里办事 ,并非不小心撞见。他在江湖的地位的也不像是出入这种鱼龙混杂之地的人。他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我顿时惊住, 立刻看向身后阿坤,他向我保证绝没有谢露给任何人。
  知道我来这里的无非是他和阿琴,他们都不会出卖我,那么就是我约的这伙人。
  我脸色陡然一沉,“你出卖我?”
  阿舍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瓢,“何小姐,江湖规矩,这条道上的人都没有多嘴的毛病。”
  我有些懊恼,我已经万分小心,没想到还是逃不过乔苍的五指山,常秉尧病危后,他的势力在珠海开始极速渗 透,他非常清楚只有我才是最大的烕胁,自然不会对我放任不管。
  韩北带着马仔走到跟前,在旁边两张空桌坐下,他挥了挥手,让唱戏的姐妹下去,并且给了一点钱,二楼归于安 静后,他笑着对我说,“何小姐,您可真是竒女子,寻常女人和我们这些亡命徒照一面都发怵,您竟然把手伸得这 么长,还想号令他们”
  我脸色冷冰冰,端着茶盏想对策,楼梯再度传来脚步声,这一次很轻,不仔细听近乎无声无息,男人在露出 半副头顶后,停在了台阶上。
  他修长的骨节握住银色打火机,袖扣解开挽到小臂,露出津致腕表,一簇火苗随即升起,烟味四溢。
  不是乔苍的眉眼,倒像是。

  男人点着烟继续往上走,在他那张脸孔完全暴露后,我心口猛地跳动了两下。
  曹荆易。
  他会出现在这里,比韩北到来还令我大吃一惊,他不是黑道上的人,也不涉足这方面生意,他根本不可能卷
  入。
  秃头脸色一变,他迎上去朝曹先生鞠躬,“曹爷,给您间安。”
  曹先生掸了掸烟灰儿,目光从几张桌子扫过,“很热闹。”
  “来办点事。怎么惊动您大驾了 ”
  曹先生没搭理,韩北眯了眯眼睛,不曽和他打招呼,千脆利落背过身,招呼伙计给他上一壶热茶,他带来的保 镖把守在东南西北四角,几乎把整层楼都包围住,曹先生只身闯入视若无睹,他径直走到我这边,在我对面坐下。
  他笑间不可以吗。

  阿坤察觉我不识他真面目,他小声在我耳畔说,“曹爷,珠海四大粵商之一,白道很大的势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