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8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价格一叫出来,所有人都盲目的看着他,不可思议,我深吸一口气,他为了让拍卖会创造新高,真是不遗余力啊,可是,这个风头,不应该由你来出。
  我招呼柱子,我说:“叫丨警丨察跟律师来,结束之后,截住他。。。”
  柱子点了点头,我看着沈毅,这个雷,不是你能踩的,会炸死自己的!
  虽然不犯法,但是,他想耍威风,也不是这么容易耍出来的,晚上,就要他好看,如果他死了,公司怎么办?
  我站了起来,我说:“出去一下。”
  所有人都没有管我,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被沈毅给吸引了,我走了歘,走到厕所,点了一颗烟,拿出来手机,给梁英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喂,现在阻止他们还来得及吗?”
  听到我的话,梁英立马说:“当然来得及,我们现在报警,说有人故意扰乱我们的股市,做空股价,证监会的人,会派人调查的,这么明显的经济犯罪,我们很容易就打赢了。”
  我听着,就点点头,我说:“知道了,你去做吧。”
  “邵先生,为什么你突然。。。”梁英不解的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不是他的,他就拿不了,不管,用什么卑鄙的方式,我给他,他才能要。”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走进厕所,坐在马桶上,我抽了一口烟,李瑜利用啊翠的善良与天真,引我入局,他借着沈毅对我的仇恨,来对付我,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南驰跟仇云,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之后,会失去智商,尤其是仇云这种男人,他们的爱,很执着,比我还执着,执着到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就像田光一样,他们要么不爱,要么只爱一个人,很执着,我不喜欢这样的性格,太容易走偏激。
  仇云还算是理智的,他没有直接来杀我,跟我硬着干,他还顾虑到自己的兄弟,夹杂在李瑜我们三者之间,他一定很痛苦。
  我是爱憎分明的,所以,仇云没死。
  “哎,我让你换,你就换,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我听着韩聪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站起来,准备出去,但是很快听到他说:“这位邵老板有的是钱,身家百亿,你给他省钱?他还骂你是王八蛋呢。”
  “哼,可是韩老板,你这么做,就不怕被发现吗?一开始我说就用贵酒,但是你不用,你一定要用便宜的,现在又要换,那换就是了,可是,你又要拿一万的酒冒充十万的酒,这一下就多出来一千多万,万一他查出来,怎么办?我们可是要吃官司的。”
  我听着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就皱起了眉头,推出去的手,又缩回来了。
  “他是个王八蛋,就仗着自己有钱,什么都买,买东西也不看,你知道, 我这栋大楼多少卖的吗?十五亿,都十年了,我还能卖十五亿呢,他买东西,从来不问价格,也不跟你讨价还价,说什么,就是什么,放心,他不会查,这十万的酒,跟一万的酒,都是一个牌子的,只是年份不一样,他查又怎么样?认的出来吗?”韩聪说。
  我抬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听着外面的水声,原来,我在韩聪的心里是个王八蛋啊,我给他便宜赚,但是最后,却成了他坑我的理由,这人啊,看来,就是不能对他好,哼,真有意思,贱骨头。
  “你知道吗?这他妈装修,我花了三千万,但是我给他报价三个亿,他看都没看,直接给我打了一亿的账,这位邵老板,你别给他省钱,你越是给他省钱,他越是生气,这他妈就是有钱骚的,知道吗?哼,以后看我怎么弄他。”韩聪嘿嘿笑着说。
  我听着他们两个出去的脚步,就打开了门,看着消失的人影,我瞪着,点了点头,我就走了出去。
  恐怕,他没这个机会了。

  我没有回拍卖会所,而是站在楼下,看着沸腾的大厅,到处都是人声鼎沸,到处都是下单子的声音,这些都是行里人,知道我做活动,所以,都从全国四面八方来了。
  我做活动,吸引的不是本地人,而是外地人,那些翡翠背包客知道,我做活动,都是拿最好的料子,但是平价卖的,所以,今天才有这种辉煌。
  这种辉煌,会持续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士气出去了,我在这个不卖翡翠的乔西,把翡翠卖出去了,而且,还卖的比其他地方要火热,这就足够了,至于赚钱不赚钱,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我看到了田光,他手里拿着翡翠,在给陆拾鱼佩戴,我心里知道,我又要出血了,而陆拾鱼,真的是左手一个镯子,右手一窜佛祖,脖子上,还挂着一个,显然,不拿全套,他是不甘心的。
  柱子朝着我走过来,站在我身边,说:“仇云,调集了很多人,你不应该放他走,我害怕,他会回来捣乱。”
  我说:“来吧,打一架最好,是个男人,应该给他一个光明正大打赢我的机会。”
  听到我的话,柱子就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柱子接了电话,过了一会,他说:“他来了,我的人,看到了他们的人,朝着乔西广场来,估计,是要跟你大干一场了。”
  我听着,心里有种热血飙升的感觉,我说:“是吗?”
  我动了动脖子,我说:“李瑜应该很想看我们打一架,那就,打吧。”

  我平淡的说着,柱子无奈的摇头,脸上满是迷惑的表情,但是,他还是赶紧的去召集人手,我苦笑着,柱子,可能非常的讨厌我,因为,我总是做一些,他看不懂的事情。
  我朝着外面走出去,站在门口,看着迅速集结起来的人,马帮的人,田光的人,我的保镖,他们都朝着大楼门口走着,天上下雨了,我走出去,咬着嘴唇,想干架,我从来都不怕,你这个笨蛋,现在还要跟我打,哼,跟你讲道理,你不讲,那就打。
  我说:“走。。。”
  我带头朝着前面走,身后跟着很多人,我已经很久没有那种热血的冲动了,我回想我第一次为女人打架,第一次是为韩凌,那次,是我人生最热血的时候,到了这个年纪,我都觉得我的血凉了,但是,没想到,现在也还能燃烧起来。
  雨下的很大,把我的衣服都淋湿了,我们一帮人,走在大街上,行人看着,都避之不及,乔西的街道,不如阳美宽阔,也不如阳美热闹,很窄。

  当我们来到巷道的尾端之后,刚好看到仇云带着他的人走进来,我们两个站在雨地里,彼此看着彼此。
  仇云也是道上的,他有不少人,而且,他是广东本地的,人数上,可能比我们占优势,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因为人少而害怕。
  我说:“你要回来,砸了我的拍卖会?”
  “不,我只是要回来,抓你去度假山庄,你这个恶魔,最应该被审判。”仇云冷着脸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算老几?在我跟李瑜哪里,你他妈就是个棋子,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今天晚上,你要是去,你就得丢命。”
  仇云朝着我走,没有跟我说话,他身后的人,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色,每个人都带着狠辣的眼神,朝着我走过来,我们的战争,一触即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