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1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我十五岁的那年,学校附近的那条街上牛起来一个小太妹,据说很能打,而且定下了规矩,谁都不准在她的地盘上欺负学生。”
  萧晋目视前方,语调轻缓,似乎那里有什么脆弱的画面,声音稍微大一些,就会被震散一样。
  “自从她称霸了那条街之后,我终于有钱吃午饭了,所以非常的感激她,当时也不知脑子里哪根筋不对,就特别特别的想见见她,看她是不是长的像漫画里的女大佬那样漂亮且帅气。”
  萧晋嘴角慢慢翘了起来,继续说道:“后来,我用了一个星期的饭钱贿赂学校里的一个混混,让他以小弟的名义带我去见那个小太妹,我终于如愿以偿。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她并不漂亮,甚至很普通,勉强只能算是不丑,尤其是抽烟骂人的样子,特别没品,但青春期的孩子是一生中最为感性的年纪,因为感激和崇拜,当时的我竟然对她惊为天人,瞬间就喜欢上了她。

  于是,原本只是假装小弟看看她的我,就真的成了她小弟的小弟。
  我那个时候虽然不敢跟人动手,但脑子一直都很好使,有几次她跟别的混混抢地盘,我给我的‘大哥’出了几个好主意,那‘大哥’也很仗义,回头就跟她说了实话,然后我就顺理成章的升格成为了她的直属小弟。
  第一次近距离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我兴奋极了,却也胆怯极了,用她后来的话说,我的脸像个熟透了的大茄子。
  原本我是应该向她自我介绍的,可我吭吭哧哧了半天,居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我喜欢你’。
  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当时的表情,仿佛正有一只兔子在她面前说自己是狼。她先是发了很久的呆,然后狂笑,很大声,周围她的小妹小弟们也笑的很大声,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血气上涌,索性破罐子破摔的大喊道:你笑什么?我就是喜欢你,我敢站在你面前说出来,你敢答应吗?
  她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又制止了其他人,很严肃的看了我一会儿,说:我听说你在学校里的成绩不错,家里条件也挺好,就算追不上校花级别的,班花什么的应该不难,为啥要喜欢老娘这个出来混的?
  之前那声喊几乎用光了我所有的勇气,脸上烫的像火烧一样,很想习惯性的低下头去,但我知道,一旦我低了头,将永远都无法再在她的面前抬起来。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但我决不允许自己喜欢的女孩儿觉得我是个怂货。
  于是我就又很大声的喊了一句:因为你好看!
  她又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傻乎乎、特别可爱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你觉得我长得好看?
  我很用力的点头。
  她又问:你不近视吧?!
  我又很用力的摇头。
  紧接着她就又笑了,但却是无声的很温柔的笑,用我记忆中最美好的声音说:好吧!难得你有个聪明的脑瓜却眼神不好,老娘也没玩儿过三好学生,就先拿你练练手好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裴子衿已经目瞪口呆。
  一段青涩且能令人温馨的恋爱故事发生在脚踏四五条船还不知满足的萧晋身上,“违和”这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她内心所产生的荒谬感,但同时,她又很想听下去,甚至潜意识里想要听到一个美好的结局,尽管她知道那不可能。
  “我知道她那是故意说出来装逼的,”萧晋继续讲述道,“我出身华医世家,第一次和她牵手的时候就偷偷给她把了脉,确定她还是一个原装未拆封的处丨女丨,我们都是彼此的初恋。

  因为内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负责说,我负责听。那年我不到十六岁,而她也才刚刚十八岁,情话什么的,我说不出来,她又不屑于说,一天到晚都是讲些什么又把谁谁谁给揍的哭爹喊娘,或者等她当上了‘京城一姐’就怎样怎样之类的。
  毫无甜蜜可言,我却感觉很幸福。其实,只要每天都能见到她,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可是,忽然有一天,她跟我提了分手,还说只是看我可笑,跟我玩玩儿而已,现在发现我是个无趣的闷葫芦,一点都不好玩,让我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说着说着,萧晋眼里脸上的笑意便缓缓淡去,重新变成难以言喻的痛苦。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察言观色,只是感觉到难受,在苦苦哀求换来的只有冷嘲热讽之后,便愤然离去,并因为可笑的所谓自尊心,刻意屏蔽掉有关她的一切消息,自己骗自己对她也只是一时昏了头,分手也不过是平手而已。
  就这样,过了大概半年多,我考上重点高中的那个暑假,晚上从补习班回家的路上,偶然遇到了最开始跟的那个‘大哥’,当时他鼻青脸肿的,很狼狈的样子,我就请他吃了顿饭。
  吃完走出饭店,他忽然左右看看,然后非常谨慎且快速的告诉我:小太妹和我分手并不是因为不喜欢我,而是因为我的班主任、也是她曾经的恩师去找了她,希望她不要耽误我的学业。
  另外,跟我分手之后没多久,她就开始去上夜校,说是起码也要拿到一个大专的文凭,然后在老恩师的面前堂堂正正的和我交往。
  但是,那个时候她的势力已经涵盖了七八条街、有十几家酒吧夜店都在她的掌控之下,那么多张嘴要靠她吃饭,她的这种分心行为,自然损害了很多人的利益,几次劝她未果之后,她手下地位仅次于她的一个小妹就勾结了敌对势力,想要将她干掉,趁势上位。”
  “当然,小地痞抢地盘儿跟真正的江湖火并不同,所谓的‘干掉’,并不是要把小太妹给杀了,顶多也就是打残而已,可对于当时后悔的要死的我而言,哪怕她只是被人拽掉一根头发,都比杀了我还要难受。”
  萧晋的眼眶里开始湿润,口气却依然平静,就像真的是在讲故事一样。
  “那些人准备堵她的时间就是那天晚上的九点半,地点则是她放学后从夜校到她住处必经之处的一个小胡同里,而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五十五分了,且距离那个胡同,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都要半个小时。”

  深吸口气,萧晋闭上眼,双拳紧握,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似乎很不想回忆起什么画面一样。
  良久,他才将那口气吐出来,重新点燃一支烟,继续说道:“我拦了辆出租车,一边往那里赶,一边拼命的打她手机,可她却关机了。我急得快要发疯,就又拨打了报警电话,把事情用最简单快速且明确的语言告诉了接线警员,哭着求他们赶快派人去现场救人。
  日期:2017-09-30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