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娜娜知道纪朝先早就对金波有了意见,此刻绝不是来搭救他们。于是立刻指着金波道:“纪书记,您要给我做主啊。都是他这个禽兽逼迫我的。”说完嚎啕大哭,趟在了地上。
  金波心中哀叹,这女人翻脸真的是快,明明是你杜娜娜主动向我撅的屁股,怎么眨眼间就成我强迫的了?
  不过金波见纪朝先的这个架势,也知道今天的事只怕是难以善了。也不和杜娜娜争辩,只是问纪朝先道:“老纪,现在这个样子,传出去了,只怕不成体统。还是让我们穿上衣服吧。”
  照片都拍过了,纪朝先也不怕他抵赖。于是点点头道:“小海啊,你还是先让杜娜娜穿上衣服,这样成个什么样子。”
  正在这时,于向荣带着路爱国等人就上了楼来。于向荣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暗骂,好啊你个金波,老子在堤上出生入死,险死还生。你小子在这骑着女人乘风破浪。老子不撤你的职,撤谁的职?于是一声怒喝,金书记,就变成了金待业。
  此前金波虽然被抓了一个现行,但是心里还是不担心的。这种事情在金波浪荡的一生中,不是没有遇见过的,无非是破财消灾,或者是许以前程。

  从海阔一进门,金波就想好了,给他两万块钱,或者是托人帮他在水利局弄个副科长,一切就风平浪静了。即便是纪朝先,金波也有对策。纪朝先不就想要个副书记吗?金波出面,帮他跑一个就是了。到那时,不愁他不乖乖的将照片还回来。
  但是不想于向荣出现了,那么按照官场中的话说,那难度就加大了。
  除了金波愁眉不展,路爱国的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刚跟金波做了一笔大买卖,这小子就栽在了女人的屁股蛋下。若是于向荣心情不好,真的深挖的话,只怕自己乡长的位子也要颤抖啊。
  不过陈九江和纪朝先却喜出望外,有了于向荣的态度,只怕金波这书记的位子也就坐到今天晚上了。

  那空出来的地方就更惹人遐想了。尤其是陈九江,不但救了于向荣一条老命,还让他出尽了风头,想来一个副书记是跑不掉的。
  骂过路爱国,于向荣那养尊处优的身子就有点受不住了,被众人搀扶着去了乡里的医院。陈九江也随之而去,躺在雪白的床单上想着心事。
  于向荣一走,众人都散了。书记办公室里就只剩下金波、海阔和杜娜娜。海阔转身就走,杜娜娜急忙跟了出去,说道:“老公,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海阔道:“别叫我老公,咱们明天就去民政办理离婚手续。”
  杜娜娜拉着他的手,哭着不放手。海阔照着那女人的肚子踹了一脚,杜娜娜就躺在地上抱着他的脚,给他磕头。

  金波整好了衣服,走了过来。对海阔道:“老弟,不要再打了。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倒有个方法,可以让大家都能接受。”
  海阔道:“滚你马勒戈壁的。再和老子说话,老子弄死你个杂种。”
  金波道:“老弟,何必呢?事情都出了,总要和谐的解决不是吗?”说着转到办公桌后面,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摞大团结,对海阔道:“老弟,这一万块,权当是对你的一点补偿,请你收下。”
  海阔正在气头上,不管不顾的道:“把你那钱收起来,让你老婆给我搞,这事就两清了。”

  金波走过来,让杜娜娜先出去,然后插上了门,对海阔道:“老弟,不要说这样的气话。我家那婆娘都能当你的妈了,你要想弄,就让你弄。弄完了,这一万块还是你的。”说完金波就将一万块塞到了海阔的手中。
  钱是烫手的,钱是火热的,钱也是能灭火的。一摞大团结,将海阔的怒火给消灭了一半。但是杜娜娜毕竟是他新婚的妻子,这才刚满月,就让人当着他的面,搞了个酣畅淋漓,怎么叫他压的下那火。
  海阔颠了颠手中的钱,怒道:“我媳妇才刚满月,就被你糟蹋了,这点钱是不够的。”
  金波听了,心中暗喜说道:“老弟啊,你我都是官场中人。什么最重要?不还是前程吗?有了前程,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到呢?我也知道你一个外地人,在水利局混的并不如意。所好的是,水利局的老曹是我多年的至交。只要你点头,半年之内一个副科长是跑不了的。”
  这话立刻让海阔心动了,不过却并未让金波两句空话就哄的晕头转向:“半年不行,必须现在就提。”
  “老弟啊,你也是在组织里混的,这组织部可不是我家开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吧。半年都算是快的了。”
  “不行,那是你的事情,只要三天内,我听不到准信,就去县里纪委告你。”海阔说完话,就气哼哼的推门出去了。

  杜娜娜不知道金波和海阔谈了什么,但是看海阔的表情,就知道,金波的话一定是起了作用。于是怯生生的跟在了海阔的身后。
  海阔摸着兜里实实在在的一万块钱,心里想着金波的承诺。作为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只要金波出力,水利局的一个副科长长自然是手到擒来的。
  即便是金波不出力,他也不亏,这不是还有一万块吗。有了这一万,还能再重新讨上一门新媳妇。
  想到这,海阔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冲身后的杜娜娜勾了勾手指。杜娜娜如小狗一般跑到了海阔的跟前。海阔一把将她按在了胯下,掏出了家伙甩在了她的脸上。
  海阔问道:“你个*,在外面勾搭男人,是不是没有见过。”
  杜娜娜道:“见过。”
  海阔就将那东西插进了她的口中,努哼哼的说道:“你不是想吗?老子现在就给你。”说完玩命的折腾起杜娜娜来。
  海阔越是折腾杜娜娜,杜娜娜越是觉得开心,因为这意味着海阔对她还有情谊,还舍不得放弃她。于是杜娜娜拿出十二分的精力,应和着海阔的暴虐,小心的伺候起他来。
  不提海阔折腾杜娜娜,行夫妻之实。却说金波收拾了一下办公室,提着包裹就到了纪朝先的家中。金波敲开了纪朝先的门,进了纪朝先的客厅。

  纪朝先问:“金书记,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情。”
  金波道:“老纪,咱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我到你这来,是诚心想要找你解决,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
  纪朝先心说,我有什么要求,那不是秃子头上的跳骚明摆着的吗。你***把书记的位子让给我就行了。不过这东西也不是他说了算的,不过至少他得让出来,自己才有机会坐。
  “金书记,只怕你求错人了。是水利局的海阔报的案,你还是先做他的工作吧。”

  “海阔那里我早已摆平了,现在就要你一句话。”
  纪朝先闻言吃了一惊,暗道幸好老子做了万全的准备,不然这次还真搞不定你。面上却打着哈哈道:“金书记,只要于县长那里松了口,我这里一切好说。”
  金波将手中的包放到了纪朝先的茶几上,说道:“这里有一万块钱,你先收下,把那照相机和底片给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