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0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塔山说,“第一次偷的是一个别墅,我们都做过调查的长官,那是个娘们一个人住的地方,那娘们很漂亮身材也不错,靠骗婚弄钱。你是不知道,那娘们几个月能弄几百千万,那套别墅是骗来的。这肯定不是好人啊,我们偷她。不过我们只是偷东西,不伤人,也没有谁想-干-她-的-臭-逼。”
  “别废话,偷了什么东西,清单拉出来!”陈福喝道,指了指纸和笔说。

  孙塔山畏惧地看了眼李牧,聚了聚粉碎性骨折的右手,苦笑着说,“丨警丨察叔叔,我这怎么写啊。”
  陈福指了指说,“那详细的说,一件件的说。”
  录音笔一直在工作,他的助手也在记录着。
  孙塔山一件件的说了出来,好家伙,价值百万,对于这些事情他显然记忆犹新,况且还是第一次。
  “东西呢?”陈福问道。
  孙塔山犹豫了一下。
  李牧又微微笑起来,孙塔山打了个冷颤,道,“东西,都,大部分换成钱了,一小部分我们自己留着用。”
  “钱呢?”陈福不抱任何希望的问道。
  孙塔山道,“捐山区了。真的长官,不信你们可以去查,真的捐山区了,账号什么的都有,你们完全可以查的。”
  李牧微微皱了皱眉头,陈福也愣了一下。
  “继续说,把所有案件都交代出来。”李牧指了指孙塔山。
  孙塔山微微呼吸了一大口,慢慢说,“第一次很顺利,我们的胆子大了起来。我们觉得偷这样的女人的东西是好事,替天行道嘛……”
  “别扯那些没用的,直接说具体过程,犯了法你还替天行道。”陈福不耐烦地道。
  “是……”孙塔山道,“第二家是嫁了个有钱人的小明星,那小明星后来跟她的经纪人搞在了一起,坑了那有钱人几千万。我们瞄她了,也是同样的办法,直接溜进她家里偷。我们足足待了一个多小时她也没发现。”
  还有点炫耀的意思。
  看到陈福的眼神不善,孙塔山止住陶醉,继续道,“到第三家不太行了,前面两家偷得较厉害,影响力也大,丨警丨察下了死力气抓我们。没办法,只能跑。家里也断了联系,慢慢的没钱花了。长官,我发誓,算是没钱花我们也没有偷穷人的,挑的都是有钱人下手。”
  陈福的助手冷冷的说,“你以为你挑的有钱人下手能减轻你的罪行吗?老老实实交代作案过程,交代你的同伙的藏身之地,这样才能算你有悔过立功的表现。”
  “是,长官。”
  孙塔山低着脑袋,认命了,跑了这么久也累了。

  “我们都很喜欢看警匪片什么的,经常研究著名的案例,一直在不断的学习……呃,是后面还偷了一家贪官的。这个事肯定算替天行道的长官。有户人家的女儿十二岁的时候被镇的一个干部糟蹋了,他爸妈常年在外工作,那姑娘十四岁的时候突然怀孕了,这个事情才被发现。你猜怎么着,那镇干部居然搞死了人家女儿,听说是因为证据不足,那当官的没有被判。我们实在看不过,到他家里翻,终于找到了一些证据交给媒体披露,这才为那冤死的小姑娘讨回公道。我们,我们也,也顺手偷了钱金银财宝,不过后来都以有心人的名义捐给那姑娘的爸爸妈妈了……”

  他叨叨絮絮的说了两个多小时,陈福数了一下,连他这个当了这么久丨警丨察的国安情报处长都感到吃惊——三年七十一起,而不是之前警方掌握的平均一年十起!
  做下这些案子的,是六名平均年龄仅有二十岁的年轻人,并且通过孙塔山的了解,这几乎是在一个相对溺爱的环境成长起来的孩子,居然的认为他们做的事情是应当被歌颂的!
  这让陈福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感觉到新时代法盲的严重程度。
  他不是一个心狠的人,也不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他分得很清楚。不管偷来的东西最终的去处,行为构成了犯罪要按照法律程序来,站在个人的角度,他也许会同情这一伙年轻人。
  有了孙塔山的口供,安全局的人很快把其他人抓住了。在案子移交公丨安丨局之前,陈福还是想把手的事情做完。
  到了最关键的一点,李牧发问,“按照你的说法,劫富济贫,为什么瞄部队?为什么对我们的战士下死手?”

  孙塔山低声说,“丨警丨察追得太厉害,我们手里只有刀,大家一商量,想到军营里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搞到几条枪。至于第二个问题,长官,你们的战士手里有枪啊,他发现我了,我要是不动手他会打死我,我没办法啊……”
  敢情他把莫家伟手里的木枪当成了真枪,黑漆马虎的状态下,还真的很难发现手里的枪是真是假。
  李牧很震惊——他们的目的居然是偷枪!
  这到底是有多法盲才有这种胆大包天的想法!
  冷静了一下,李牧问道,“你们六个人,为什么只有你一个?”
  孙塔山说,“抽签的,大家都知道兵哥哥能打,抽签决定,这是我们的老规矩了。人太多容易暴露,一个人反而更轻便一些……”
  得了,尼玛还真有战术思维,看这对答如流的样子,估计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罪。

  事情基本清楚了,李牧不再留在医院浪费时间,正式把人移交给陈福,带着王国庆等人返回基地。
  这样的新型犯罪集团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些半小老头的理解范围——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莫家伟这几天都恍恍惚惚的,诚然,他忘了手里有一杆枪,而孙塔山没有忘记手里有一把刀,而他们俩是同龄人。
  他觉得很羞耻,越想越羞耻!
  怎么能够呆住了呢,怎么能够有强烈的尿意呢!

  他不敢说,不敢对战友们说妈-的老子当时差点吓得尿裤子!
  不管怎样,他总心神不宁的,好几天都没能缓过神来,或者他不知道,这种感觉跟第一次杀人差不多。
  不过他好歹也是整个新兵团里唯一一名也是第一名“参加过实战”的新兵了,李牧没说,其他人看到的是莫家伟和李牧连长联手制服了可疑分子。别看他的目光越羡慕和佩服,他心里愈发得到觉得羞愧,而表面却要装作“老子当时多么勇猛”的样子。
  苦也。
  李牧顾不一个新兵蛋子心里的想法,新兵团的训练进入了关键阶段,而这个关键阶段又是新宾们承受能力接近极限的阶段,非常的容易造成私自离队这样的事件,因此新兵团从他开始到下面的班排长都精神高度紧张。
  现在的新兵们敏感得很,也许只差一根稻草那么重的压力。一句稍微重一点的话,甚至一个不太友好的眼神,都有可能压过某个新兵的心理承受极限线,从而促使他肾腺素飙升想尽一切办法逃离部队。
  日期:2017-09-3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