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0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已经能够确认了,这周边只有这一名可疑分子,倒是不再担心会再发生危险。对于莫家伟的反应,李牧是能够理解的,才一个月的兵,没有吓尿裤子还能马执行命令,差不多是较好的表现了。
  用鞋带捆绑了可疑分子的双手双脚后,附近的岗哨也赶到了,看到眼前这一幕都面面相觑大口喘着气——还真有不怕死的溜进部队干坏事!
  李牧下令道,“命令基地进行全面搜查,范围扩展到周边一公里的范围。让小车队派车过来,把他送医院进行急救。”
  原来,那可疑分子已经昏死过去了。
  刚才李牧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基本是使出了八成的功力。当今世没多少人能够承受得起李牧八成力量的一击而不会昏迷。因此此时想要审讯都不行了,必须得先把人救醒。
  基地马忙碌起来,但是算是忙碌,依然保持着无声操作,一些没有接到命令的新兵部队也是照样的该睡觉睡觉,动静区分的非常的明显,所谓该干嘛干嘛,丝毫折扣不能打。
  李牧随车到最近的人民医院,除了他的车,运可疑分子的依维柯也是坐了七八个老兵的,以防万一。
  军车直接开到人民医院的急诊大楼前面,带车的王国庆马招呼医护人员出来处理。
  值班的医生护士马推着担架车出来,医生快速检查了一下可疑分子的伤势,道,“初步诊断,伤者右手腕粉碎性骨折,应该是大货车的碾压造成的,而肋骨断了三根,疑为受到大型车辆的撞击,伤者昏迷不醒要做全面的脑部CT检查,腹部临床表现怪,要进行B超检查……”

  他飞快的报着,护士长飞快的记着,值班医生先做出了检查治疗的顺序安排,随后嘀咕了一句,“没有接到车祸呼叫啊,这是哪里发生的车祸,一看是大货车给撞的,这种伤员我们这边是有经验的……”
  王国庆指了指大步走过来的李牧,对值班医生说,“医生,这是潜入我们部队营区的可疑分子,是被我们部队长一脚踢成这样的,那手腕是被对讲机砸的。”
  “别开玩笑了解放军同志,这怎么可能是人造成的。”值班医生一副你别逗的表情。
  李牧走过来,问,“医生,他有生命危险吗?”
  “这个倒不会,是痛晕过去而已,放心,我们马处理。”值班医生说。
  李牧道,“他醒了马通知我们,这个人我们要进行审讯,另外我要安排人全程跟着,这个人很危险。”

  值班医生吓了一跳,“同志,这,这真是你打的?”
  李牧笑了笑,说,“医生,抓紧治疗吧。”
  随即对王国庆说,“你带两名战士全程跟着,保证安全。”
  “是!”
  安排好一切,看着可疑分子被推进去,李牧才拿出手机来拨通了陈福的电话。这个事情,他必须得向国家安全部门进行通报,而且要移交给他们来处理,不管可疑分子的目的是偷盗还是窃取军事情报。
  人民医院里,医院给了一个单独的病房,陈福出面,挂了安全局的账,走部队的麻烦得要死。
  陈福来的速度非常快,干他们这行的,没有什么正常的作息时间,闲暇的时候闲得要发霉,忙得时候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回一次家,电话到走。

  主治医生说,“还没有苏醒的痕迹,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放心吧。”
  李牧点点头。
  陈福道,“你怀疑是最近出现的职业偷盗团伙?”
  “极有可能。”李牧说,陆南特战训练基地没有什么值得境外特工垂涎的,不是那帮胆大包天的偷盗团伙那怪了。
  陈福说,“等醒了我来审审。”
  李牧忽然的笑了笑,说,“他已经醒了。”

  那边在记录生命体征的医生闻言怪的抬起头看向李牧,又看了看病床的伤员,分明什么动静都没有,道,“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啊!”
  然后,他看见李牧拉起了伤员的手,仔细看了看,选择了小拇指,突然的向一个怪的方向用力一掰!
  “哦哦哦哦哦!!!”
  伤员杀猪一般叫唤起来颈椎绷直脑袋硬生生的抬了起来,那眼睛瞪得大大的,精神头杠杠的!
  李牧放下,对主治医生说,“你看,醒了。医生,治昏迷我较拿手,呵呵。”
  主治医生是个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挺有韵味,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嘴巴下意识的张着,目光落在李牧脸,她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土匪!”

  甩手走了。
  陈福忍着没笑。
  伤员虚脱一样重重的躺下去,刚才的一阵剧痛仿佛抽掉了他身全部的力气一样。
  陈福拎起用透明胶袋装着的从可疑人员持有的瑞士军刀,附身盯着可疑人员问,“来聊聊吧,你涉嫌窃取军事机密,可知道这是什么罪行?”
  可疑人员死死闭着眼睛和嘴巴,不打算说话的样子。

  从他身没有搜出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也没有其他东西,甚至手机都没有,只有一把匕首。
  李牧眯着眼睛说,“陈处长,我来审吧,麻烦你的人回避一下。”
  “不!我说!”可疑人员突然的张开眼赶紧的说。
  他记住了李牧,他已经对李牧从心底深处生起了深深的不可控制的恐惧。这是他从业以来的首次失败,并且是根本无还手之力的彻底失败,那种恐惧是难以言表的。

  “我有条件,我不想看见他。”可疑人员指着李牧说。
  陈福笑道,“李教官,看样子是得您亲自来审,我回避一下。”
  可疑分子愣了一下,连忙的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这会儿李牧已经抓起了他的手,他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都在发冷颤,于是赶紧的低头。
  李牧放下他的手,还轻轻拍了拍,“别紧张,慢慢说,说清楚说详细,我看你是老手了,其他的不用我来提醒了。”
  一边的王国庆笑了,这货,根本抗不住几下审讯,别说李牧,王国庆都有一千多种办法让他开口。他还以为是丨警丨察呢,当兵的自己都打,只要能达到目标,那是不介意把你的小JJ切成十八段的。夸张是夸张了些,但说明了军警之间的区别。
  可疑人员缓和了一下,这才慢慢道来。
  他叫孙塔山,是个九零后,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热爱跑酷,喜欢刺激和冒险,和一帮子臭味相投的人组了一个跑酷团,前面几年接点商演什么的,拍个戏跑跑龙套什么的,慢慢的大家都觉得没意思了。这是一帮不缺钱的孩子,于是有人提出来要不去偷东西,劫富济贫,行侠仗义。
  这肯定刺激。
  于是开始了偷盗,利用矫健的身手和娴熟的跑酷技能做下了第一起案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