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年春光多情,花色风流,我双十年华,踏入这里只以为是一次经过。
  这年秋日温柔,山光水色,还是这条路,这座庭院,早已物是人非。

  初识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唐尤拉始终在池镡旁等我出来,她看到我立刻迎到跟前,“说了吗。”
  我点头,她间我什么反应。
  我对她隐瞒下所有,只说她很难过,整个人几乎垮掉。
  唐尤拉沉默许久,“其实她是唯一爱过老爷的女人”
  我不动声色摘下一朵菊花,放在鼻下嗅了嗅,花瓣开得艳丽,却没有味道,世上再美好的事物也总有欠缺。
  “为什么男人总是去追逐不爱自己的,甚至掌控不了的,却非要丢下对自己忠贞深情的,你说他们会后悔吗。

  “倾家荡产没有得到就后悔,得到了就不后悔,还会怨恨为什么没早点追逐,早点到手”
  唐尤拉蹙眉,叮着花盆上起起落落的蜜蜂,我若无其事拨弄着菊花瓣,“你挺恨乔苍,也很爱他。”
  她脸色骤变,我没有直面看她,仅仅余光将她被戬穿后的震撼一清二楚。
  “我也不是一下就猜中的。世上爱慕富贵的女人很多,进常府为妾,总会被认为是这样的女人,可我发现你不 爱钱,你连名贵珠宝都不放在眼里,这颗红宝石我对你说过,是乔苍送我的,你深爱他才爱屋及乌,对它视若珍宝 日夜不摘。我这才确定你为什么甘愿毀掉自己大好年华,来侍奉一个苍老的男人”
  她有些抗拒,下意识要走,但她转错了身,碰上了一堵墙,另一侧被我堵住,她毫无退路。
  我伸出手为她整理被风吹乱的长发,她苍白秀丽的面孔在我指尖变凉。我动作很温柔,但她似乎畏惧我,身子非 常僵硬。

  “都是红尘里的人,动情并不可耻,我很理解。”
  她试探间,“你不会防备我吗。”
  我笑了笑,“你的城府与手段,还不足以令我防备。如果你能把他抢走,早就得手了,换句话说,他倘若对你 有情,也不会舍得把你送到老男人的库上。”
  唐尤拉脸色更加哀戚失落,我握了握她的手,“他是一个极其冷血的人,想活得自在些,不被他左右而痛苦, 收回自己的心想好了告诉我,我立刻安排你去欧洲最好的国家,有人在那边接你,钱不用担心,我供你_辈子。
  我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庭院,我凝视地上的影子,唐尤拉迟迟没有动身,日薄西山的光束将她变得狭笮, 最后消失于拐角的石门。
  想保住她的命,送她离开救治是最好的出路,只要她舍得走。
  常秉尧大势已去,乔苍已经蠢蠢欲动准备出手了,我必须赶在他之前,将常氏旗下的势力能分割多少就分多少, 尽全力拿到手。
  我让阿坤以他的名义约十三街的几个管事出来,十三街是常秉尧发家的根据地,也是珠海各大帮派必争之地, 拿下这趟街的马仔,就夺走了他的半壁江山。
  我提前半个小时和阿坤到达十一街的茶馆等候,两街距离不远,那边动静我一目了然。
  茶馆和茶楼不同,茶楼更髙端一些,茶馆三教九流,卖艺的坑骗的什么下三滥都有,想打听消息,收几个江湖 混混儿,来这边最合适。

  小伙计在我脚下铺了一张红垫子,“小姐,别脏了您的脚,我看您气度不凡,是大户人家的吧?我也算开了眼 界,今天混上您的贵气了 ”
  这里的人都会说话,巧嘴儿才能做生意,我在他额头点了点,“打扫出一张干净桌子,上好的茶泡一壶。”
  这间茶馆是一栋二层小楼,人声鼎沸极其热闹,正中摆着说书的方桌,一个老者刚拍下惊堂木,一楼顿时掌声 雷动,小伙计端上来点心蜜饯,为我倒了 一壶茶,挥舞手臂在我周边的空气掸了掸,驱散那些糙汉子的臭味。
  “你来着了,正说书呢。”
  我来了兴致,“哦?哪一段”
  "常府,,
  我一怔,他看我脸色不对,“常府您没听过,莫非您是外地的千金?”
  阿坤推了他肩膀一下,“我们何…我们小姐逛街累了,喝点茶歇歇脚,你千活去吧。”

  小伙计点头答应了声,去招呼其他客人,头排的二流子一边嗑瓜子一边叫好,往台上丢了一把零钱,说书人抱 拳作揖,“这位六姨太,可是惊了神婆的女子,碧华祠慧智师太,号称通天眼,世上没有她破不了的相,唯独对 六姨太束手无策。传言说六姨太是入了轮回的狐狸津,作孽太多,这辈子还因果来的,算不出她的命。”
  底下听客鸦雀无声,都听得入了迷,说书人又说,“六姨太聪明绝顶,常府遭此祸事,也是坏在她手上,常老 一生纵横江湖,满身的戾气,也被她美色破解,这女人上可施媚术,下可用计谋,擅长云雨之欢闺房之乐迷惑男子 ,连广东省大名鼎鼎的华南虎,都拜倒在她裙下。”
  众人发出笑声与惊呼,让他说说闺房之乐是怎么搞的。
  阿坤皱眉要去砸场子,被我伸手拦住,“说书而已,真真假假何必放在心上。”
  自己的故事交给旁人评说,听上去十分有趣,我正听得有滋味,茶馆门口帘子一掀,进来一伙三五成群的江湖二 流子,走路横着,气焰很是囂张,小伙计掸了掸桌布迎上去,刚喊了声爷,就被为首的秃头男子一把推开,栽在地 上梓了个趔趄。
  男人一脸的横丝肉,声音嘹亮嗓门粗犷,“有没有一个带着很多保镖的中年男人来过。”
  他们想不到常秉尧身边的红人这么低调,出行连打手都不带,小伙计眼神机灵往楼上楼下扫了一圈,“没有, 或许爷自己进来的,保镖留外头了 ”
  秃头没吭声,把嘴里网着的牙签吐出来,“真他妈神秘,倒茶!好吃的上几盘,记在西街十三铺猫哥账上。”

  小伙计哎哟了一声,本想说茶馆小本买卖不记账,可看来人凶神恶煞,也不敢讲,点头哈腰送上二楼,我吐 掉梅子核,拿方帕擦了擦嘴角,阿坤俯身在我耳后说,“何小姐,他们来了。”
  我目光仍停留在台上说书人,“来的是管事的吗。”
  “江湖规矩,马仔先进门探听虚实,以往两拨交手,互相冒充对方大哥的不少,都津着呢。只要见了常老的人 ,确定无误,头儿会进来和您谈”
  他搀扶我起身,我往楼梯走了两步,偏头吩咐阿坤,“给说书的赏五千块,告诉他一声,六姨太刚在底下听了 ,说得不错,如果下一次多说我点好话,我赏得还多”
  阿坤笑出来,“我给您办妥”
  我抵达二楼,古筝后端坐着两名唱曲儿的小姑娘,至多十七八岁,眉眼很青涩,刚上来那伙人正动手动脚,往 姑娘脸上摸,笑着问她乃子吃一口多少钱,比唱曲儿赚得多。
  日期:2017-10-2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