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秉尧聘请香港顶级的律师团草拟财产分割书,我和乔苍碍于避嫌,都没有对此事C`ha 手,藏在暗处等结果。唐 尤拉告诉我他最近吐血更严重,而且血呈现黑紫色,是毒入五脏的象征,她非常不解间我,“他为什么会中毒”
  我一言不发,我的沉默令她疑心大作,“是你下毒? ”
  “怎么觉得是我。”

  “除了你,常府役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我笑了笑,“凶手已经死了,她怀着野种和*夫里应外合图财害命,如今罪有应得到地狱去赎罪,可老爷回 天乏术,我也很心*〇,,
  唐尤拉四下看了看,她压低声音说,“这种谎言,你骗不了任何人,何笙,你简直疯了 常秉尧早买下一块地 为自己修建陵寝,他信奉迷信,不会火化烧毀自己的魂魄,他的尸体就是他被谋杀的证据,他是什么人物,他在南 省黑帮叱诧风云半个世纪,纵然你和乔先生有势力压下,条子也乐得扫清一个大毒瘤立功,可你有没有想过,他牵 扯的江湖风云太多,甚至与常秉尧生前交好的官员对他突然暴毙都有怀疑,你是自绝后路。”

  我脸上没有任何惊慌,只有一片云淡风轻,“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三姨太下的毒已经死无对证,而且毒 也不在我身上,我更从未经手触碰,谁怪得到我头上呢”
  她眉眼间无比疑惑,是真正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我既然敢这么说,一定没有亲自动手,以我的城府的确不可能 为自己留下后患,但她也不相信是除我之外的人,这府里的女子,谁也没胆子杀人,杀她们依靠了小半辈子的男人。 只是我到底怎么在常秉尧哏皮底下害他,让他无声无息中毒,她也猜不透。
  一名保姆满身是水从大太太的院落跑过来,她气喘吁吁停在我面前,指着来时的路,“何小姐,您快去瞧瞧吧 ,大太太嚷嚷着要见老爷,吩咐过不允许,可佣人快拦不住了。”
  唐尤拉优心忡忡说,“她察觉了,很有可能坏事在她身上”
  我哏底闪过一抹狠意,“所以她也留不得。”
  她大惊失色,“她也不留?”
  我冷冰冰反问,“不然呢,留下她生事吗?她是正室,她说的话比我们这些妾可有分量多了你是乔苍调教出 来的细作,竟然也这么心慈手轮”
  她脸色愈发苍白,“可她只是个女人”

  我掸了掸裙摆上的褶皱,“我也是女人,如果不是这些男人对我有兴趣,他们毫不犹豫第一个就要除掉我”
  唐尤拉抚着胸口一言不发,她掌心触碰到了那颗红宝石,她没有任何怀疑,将它塞进了紧贴胸口的肚兜里。 我面无表情收回视线,跟着那名佣人进了庭院。
  我迈上楼梯,听到大太太房中传来叮叮咣咣的动静,似乎在争执打斗,我走过去停在回廊上,她被四五名佣人 拦住,谁也不肯让她走出房门,她怒不可遏指着佣人大吼,“放肆!常府到底谁才是女主人,何笙哪来的胆子轮禁 我。”
  她顾不得自己高贵端庄的仪表,甩掉滑溜溜的鞋子,赤脚试图挣脱,我看了一会儿戏,笑着拍了拍手,她们听 到动静纷纷往门口张望,佣人齐刷刷朝我鞠躬,“何小姐”
  大太太目光有些不可置信从她们毕恭毕敬的脸孔掠过,她不明白这段时日常府分明风平浪静,我为什么忽然间 拥有这么高的地位。
  我挥手让佣人下去找阿琴领赏,招呼不远处的保镖跟我进屋将门反锁,我坐在椅子上,笑得春风得意,“大太太 难得动怒,不是您力保桂姨气定神闲的时候了?”
  她不理会我的嘲讽,“我要见秉尧”
  我哦了一声,“老爷不想见你”
  大太太的心理建设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好,她不急不恼,仍旧固执说,“想不想不是你说了算,我总要见到 他,听他亲口赶我。”

  我颇为感慨摇头,“女人总是把自己摆在如此卑贱的位置,男人像赶一只鸡那般轰走,才肯相信他薄情寡义, 另觅新欢,,
  她站在我面前,刚才的厮杀搏斗令她无比疲累,她身体有些不稳摇晃,“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窗子外总有 大夫经过”
  我如实回答她,“老爷没几天活头了。”
  大太太瞳孔猛地一缩,“你说什么”
  我掩唇窃笑,向她大喊一声,“你男人要死啦!”
  我笑声如清脆的铜铃,在房间每一丝空气中蔓延,她忽然踉跄跌坐在地上,半响才猩红一双哏看我,“你说谎
  ! ”
  “我说这个谎做什么,又不能卖钱不信你问啊。”
  她抬起头,凝望我身后的保镖,保镖对上她眼眸,点头说是。
  大太太拥有这世上最坚强的一副心肠,助她咬牙隐忍三十年,任常秉尧身边女人来来去去,盛开凋零,她都不曽 崩溃,不曽绝望,而这一刻她终于分崩离析,彻底瓦解。
  她仰天哀戚喊了声老爷,悲伤不能自抑,捂着脸嚎啕大哭,我在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只有无边无际的平静与痛快 ,直到她哭得沙哑,哭得无力,哭得瘫轮,才颤抖着停止。
  “这就是你不让见我的原因”
  我笑而不语。
  她恶狠狠注视我,“你怕什么,到底是三姨太通奸怀上野种,还是你通奸。老爷这么健康,他怎么会如此突然
  我观赏着自己才换了颜色的指甲,“常府里的罪恶,每个人都沾染了,只是她们藏得太深,到了水落石出的一 日,大太太承受不住了吗”
  我起身走向窗子,梧桐叶比前几天颜色更深了,变成浓浓的墨绿色,连纹路都不真切不远处的清泉从两块石头 间迸溅而出,潺潺流过,坠入湖溪,犹如一帘短小而狹笮的瀑布。

  开了那么多花,也枯萎了那么多。
  “秋天快结束了,常府三十年都没有过这样萧冷的冬日吧。”
  “我要见他最后一面。”
  我推窗的姿势一顿,我就在等她这句话。
  “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她毫不犹豫,“我都应”
  我急忙打断她,“你可想清楚了 ”
  她冷笑,我朝保镖使了个哏色,他叫来一名佣人,我吩咐佣人将大太太随身携带的心脏药拿出来。
  佣人在她身上_阵翻找,摸到_个贡褐色小瓶,交到我手上,我接过丢出窗外,捻了捻手指慢条斯理说,“这 就是我的条件,看他可以,待多久都行,药不能带。”
  她不明白我的用意,“你怕我偷梁换柱,为秉宪送救命的药?”
  我笑了几声,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今晚去吧你大约许久没有陪他过夜了,听说今晚月色很好,能一起赏 月,也算佳话”
  她一言不发从地上爬起,坐在梳妆镜前,梳理自己的头发,我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房间。
  我对保镖说,“盯紧她,别让她联络任何人,尤其是常锦舟,另外把李大夫叫来,在老爷屋外守着,等她去见 过老爷出来,把病情告诉他。”
  保镖说明白。

  越是坚强了一辈子的女人,在真正在意的人,在意的事面前,越是脆弱不堪,受不起打击。她那么爱常秉尧, 看他眼睁睁被暗算被迫害,却无能为力挽救,是她最心如刀绞的事,没有了心脏药,一定会很痛苦,一个六十岁的 女人,哪里承受得住那份痛苦。
  我迎着贡昏日落的光束,笑容琯燦打开面前一扇木门。
  温柔的金色洒满砖石,仿佛在书写一段陈旧的往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