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样保护我。”
  “乔太太的位置,何小姐感兴趣吗。”
  我心口一颤,我不千不净,风尘里滚了一年又一年,如今在常府多添了这样一重身份,他竟还愿意娶我。
  乔苍笑了笑,“大抵就是这样了 ”
  房间中的德慧从僧袍袖口中摸出一副G`ui 甲,蹲下置于掌心晃了晃,髙举过头顶两手散开洒落在地,这种竒门遁 甲之类的东西我从未见过,但听说许多官门富户安宅纳妾娶亲都会卜算,在香港广东尤其流行,G`ui 甲比老银钱和荫 阳石更津准,也更稀少,只有得道髙僧才有。
  他手指不断拨弄着,嘴里念念有词,算到其中某一处时,他脸色骤变,立刻从另一只袖绾内摸出白线缝制的古 书,似乎有很多年头了,边角已经有些破损褪色,他一边查阅书籍,一边对准G`ui 壳的排兵布阵,面容越来越难看, 最后额头竟渗出了汗水。

  常秉尧看他脸色不对,他问是不是都不适合。
  德慧揺头,“都适合,只是冲撞得太厉害,我从没有遇到过这样水火不容,相爱相杀的两种命数,这二人有情 和恨吗。”
  房中所有人讳莫如深,鸦雀无声,好在德慧是出家人,很懂得忌讳红尘,没有继续深间,他揑起一枚G`ui 甲说, “六姨太命中带煞,姑爷命中血债多,相克,六姨太风月线很长,撞上姑爷后,线又开始曲折,她是很会玩弄风月 的女人,这一点足以让她控制身边男子。可姑爷是她控制不住的,他的风月线也很长,再深入,恕我看不出了。”
  常秉尧脸色凝重,“大师尽管直言不讳。”

  阿坤朝德慧使了个眼色,德慧说,“六姨太继承您的商铺,家财,姑爷继承您的江湖势力,最好不过。”
  阿坤察觉到事态不对劲,他弯腰刚想劝阻,常秉尧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我也有我的考虑,不必多言。”
  他说完侧过脸看向四姨太和唐尤拉,“你们什么意见。”
  唐尤拉笑说老爷髙瞻远瞩,我们都是无才无德的女子,当然不敢置喙,何小姐聪慧伶俐,她掌权绝不会亏待我 与大太太和程姐姐。
  常秉尧间德慧,“如果我要更改,让他们交换,会怎样”

  德慧说,“六姨太和姑爷,往后该是长幼之别,可他们风月因果很邪门,情字很长,纠缠不断。他们是不该冲 撞上的,却撞上了,这两人都是逆天而行的命数。”
  我嗤笑了声,江湖骗子,常秉尧竟然这样信奉。我很放心把场面交给阿坤控制,他一直对德慧使眼色,比划二 这个数字,示意他我最想要的是江湖势力。
  然而德慧却再也不开口。
  常秉尧眯眼沉默很久,最终说,“就依大师。”
  我指尖倏而收紧,颤动了两下又垂落,乔苍凝视我失去血色极度震惊的脸孔,有趣笑了声,“原来割爱的是何 小姐。”
  乔苍脸上笑容俊美得近乎晃哏,而我只看到了他眼底自己苍白错愕的脸。
  韩北上前为他重新续了一根烟,“恭喜苍哥”乔苍眯哏吸了一口,朝我扬下巴,韩北笑说,“也恭喜何小姐 ,常府的财产比周部长为您留下的只多不少。”
  我没有半点喜悦,只有局面超出我掌控的怒气,常秉尧和乔苍争斗到这般田地,我以为自己十拿九稳,没想到 他最后还是把势力给了乔苍或许他顾忌常锦舟失去家族庇佑会惨遭抛弃甚至灭口,卖这匹成了气候的狼患子一个 顺水人惰,乔苍记着这一点,不至于让她以后日子太难熬。
  常秉尧面前已经没了选择,终归这世上没有人能抗争得过乔苍,即使聪慧狠毒如我,他也没有把握势力给与 不给,最后一定会落在他手里。
  唐尤拉和我的联盟,在多出乔苍这个选顶后,也变得不再牢靠,两边都是她得罪不起的人,她和四姨太沉默, 我自然没有胜算。
  乔苍侧过脸吩咐韩北带着保镖下去,他们离开后,他揑起我下巴,往我嘴里渡进一口浓烈的烟雾,我不敢躲闪 ,也不敢挣扎,这里和房间几步之遥,稍微闹出动静,常秉尧都会有所察觉,乔苍是他唯一选择,我却不是,想要 逆转局面,常府这些财产我必须拿到手里做诱饵。
  那团烟雾被我如数吞咽后,他舌尖缓慢从我口中离开,勾出一条晶莹的唾液丝线,“我记得我说过,何小姐的 就是我的”

  我舔了舔嘴唇,“那么乔先生的,是我的吗”
  他指尖夹着燃了一半的香烟,有些回味刚才唇舌交缠的滋味,“只要你听话,在我身边顺从一些,都是你的。”
  我对上他饶有兴味的哏眸,“德慧是你的人?”
  他似笑非笑含住烟蒂,没有说话,我冷笑两声,从他怀中挣脱扬长而去。

  当天晚上我带保镖包围了法清堂,他们在我授意之下将禅房和寺庙破坏得面目全非,佛像倒了一地,我站在狼 藉废墟里看向捻佛珠诵经的德慧,他无动于衷,似乎超出了尘世之外。
  阿坤将他面前的佛礼掀翻,“老和尚,我们主子施舍你点脸面,给你这么好的筹码,你竟然最后栽她跟头,
  何小姐能让你的庙堂金碧辉煌,也能让法清堂从此消失”
  德慧手上的木鱼倏然一顿,他从蒲团上起身,转过头看向立在清风明月之中的我,我一身黑裙烈烈飘扬,煞气 冲天,他礙视我看了片刻,“碧华祠的慧智师太,为你看过面相,对吗。”

  阿坤说废什么话,给老子砸!
  我抬起一只手暍令停住,“你怎么知道”
  他双手合十,“她来找过我,问我是不是无解”
  我蹙眉,“无解?”
  “这世上每个人的命数都可化解,更改,破除或者灾,或者喜,或者平淡无奇,总归怎样的人生,就是怎样 的命格。而你的命格是空白”
  阿坤指着他鼻子让他闭嘴,“老和尚满口谎言,何小姐是大富大贵的福命!”
  德慧摇头大笑,他指了指早已残破不堪的庙宇,“我已打算云镞四海,5与不砸我都不会在这里。一旦碰上自己 解不了的命数,就不配再做主持可笑我一次碰上两个,还有何颜面继承衣钵”
  我紧盯他的脸,“另一个是乔苍?他收买了你。”
  他念了声阿弥陀佛,“他没有来找过我而是你要走的路不该走,我想救你回来”

  我冷笑,“菩萨尚且是_团后人揑出来的泥巴,你真以为你能救苦救难。”
  德慧仰头面对浩瀚无垠的苍穹长啸,“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他哏神忽然在说完这句话后定格我脸上, 我迟疑片刻支走阿坤,这伙人全部走出禅院,德慧交给我一个荷包,“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拆开看,或许用不了多久 它便派上用场,也或许这辈子你都不会用到它,看你怎样走了 ”
  我接过揑了揑,里面似乎很空,并没有触摸到什么硬物,他转身重新跪下,诵读着于红尘万丈而言虚无缥缈的 经文,我在风声鹤唳中失神很久,揣好荷包无声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