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6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抱起来,把孩子塞给夏芳菲,“给大妈抱抱,大妈可痛你了,儿子。”
  听到白若兰这么称呼,夏芳菲心里怪怪的。

  大妈?
  怎么听起来象扫马路的啊?
  不过白若兰指的,并不是这种意思,夏芳菲也心知肚明。
  她抱着孩子,忽然看到旁边的奶瓶。“怎么没有奶水吗?还喝牛奶。”
  白若兰摇头,“很少呢!”
  夏芳菲还以为她不肯给孩子喂母乳,借此来保护自己的身材。可白若兰事实上,奶水少得很,根本不够孩子吃的。
  夏芳菲注意到这孩子,象白若兰的多一些,象顾秋的少一些。如果不注意,应该是看不出来,顾秋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白若兰见夏芳菲这样看着自己,不满地问,“你看什么呀?”

  夏芳菲笑,“我看他象谁呢?”
  白若兰道:“还能象谁?除了他还有谁能祸害我?”
  孩子哭了,白若兰抱着孩子进卧室喂奶水,夏芳菲看着她的背影,感觉有些怪怪的,她可是从来都没想过这问题。
  以前在乡下,看到那些妇女毫不顾忌掀开衣服,露出那对硕大的胸,就这样给孩子喂奶,她就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这些人也不怕不好意思?

  换了自己,恐怕做不到。现在看到白若兰连给孩子喂奶,都要躲到卧室里去,她就在心里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年底,工作又进入紧张状态。
  在机关里呆过的人都知道,一年里最忙的时候,要数领导视察,年关临近,或是大型的,全国性的运动。
  每当这些时候,每个人屁股上都象点了一把火一样,急得上窜下跳。
  而今年的年关,比往年更要忙碌,主要原因是省委书记曾经在会议上,特意表扬了武源市班子的成绩。
  所以,年终的这份答卷,更要交得令人满意。

  这些数据,决定了这份答卷的满意程度。
  偏偏这个冬天很冷,大雪下了几次了。
  顾秋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踱着方步。
  眼前的情景,让他想起了万天海在天子峰上的那一幕。

  此刻他正在回忆,自己来到武源市,都做了些什么?
  顾秋不是表功,而是反省。人,要时时学会自省。
  只有不断的自省,才能明白自己的短处。
  有人说,顾书记最大的功劳,就是拿下了万天海,打破了这个不灭的神话。
  万天海对当地的影响力,绝对非同一般。
  可对于顾秋来说,他只是自己仕途中,又一颗垫脚石。

  其实,武源市的现在,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顾秋心里盘算的,就是接下来,在新的一年里,要完成的任务。
  市政府已经拿出了一个方案,顾秋对这个方案,也没有特别的反感,他只是在想,需要完善些什么?
  “咚咚咚——”
  外面有人敲门,韩琛走进来,“书记,我们可以动身了。”
  一辆小车,静静地停在楼下。江世恒送走了周琴和她的母亲,继续上班。顾秋拿起外套,韩琛马上提起他的包,两人匆匆下楼。
  顾秋是接到省委组织部的电话,要他前往省委组织部。
  看到老板过来,江世恒马上拉开门,直到顾秋上车,他才将门关上,系上安全带开车。
  目标,机场。
  韩琛提着包,脸色严峻,这段时间他听到不少风声,说武源市班子要微调。至于怎么调整?韩琛当然不知情。
  也有人说,顾书记要调走,由宋清珍来接任市委书记。韩琛也觉得这种说法不太可靠。
  在这种无风都起三尺浪的环境里,必须学会从这些虚假的消息中甄别。直到今天接到这个电话,韩琛这才觉得,老板要调走的可能性大一些。
  车上的气氛,变得挺沉闷的。如果老板离开,韩琛将怎么办?
  车子到机场上,江世恒把车停好,送两人到登机口。
  到了省委组织部,顾秋上楼去了,韩琛留在楼下。找了一个熟悉的办公室躲进去。
  这天气,真的冷,雪都下了好厚。
  幸好白天没有飘雪,否则飞机都要停飞。
  组织部长看到顾秋,一脸笑意。“你倒是来得很快啊!”
  顾秋坐下来,接过秘书倒的茶水,正宗的西湖龙井,闻起来气味好香。
  “我一向很准时。”顾秋看着组织部长,心里也很坦然。
  组织部长说,“估计你自己也已经知道了,明天你这位置在挪挪。”
  顾秋道:“怎么个挪法?”
  组织部长说,“这个我说了不算,但是你必须把手里的工作交接一下。”
  顾秋又问,“接班人是谁?”
  组织部长一脸神秘,“这不是你要问的问题,顾秋同志。”
  顾秋在心里琢磨很久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要把自己挪走,却不透露接班人是谁?他还真是不太放心,自己好不容易整出来的摊子,要是交给那些没有原则的人,岂不是这么多年的心血,竹篮打水一场空?
  组织部长看到他有疑惑,也不点破,“怎么?你还留恋武源这地方?”

  顾秋道:“武源市刚有起色,很多工作都需要延续。”
  组织部长哪听不出来?这不是很明显嘛,要延续,顾秋是担心接班人不按他以前的路走,会影响武源市的发展。
  达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顾秋走后,葛书铭接手,他沿着这条路走,坚定十年之内不动摇,所以达州现在的发展势头非常好。
  而事实上,在体制内有很多的病垢,一些干部每到一个地方,他就会用自己的那套方法来工作。
  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谁也没有权力去阻止他。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作风不同,效果自然也不同。这也正是很多地方,经济建设一直搞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前任班子喊一阵口号,搞几个工程,往往工程还没有完成的时候,他就调走了。后面来的领导,却不想沿着他的路走。
  也就是说,他不想躲在前任的阴影下干工作,他要有自己的一套。因此,他又提出另一种方案,实行另一套政策。

  前任的屁股没有愿意擦,留下天大的一个窟窿。
  浪费人力物力财力。
  组织部长扔了支烟过来,“你就做好心里准备,过了年去上任。其他的,不必考虑太多。”
  顾秋心里却想着,接班人是谁?
  他接过烟,点上火,“我具体的工作你不说,我怎么考虑?”

  组织部长说,“说实话吧,对你的去向,现在有争论,主要是二个地方。一个是进政府班子,另一个是去继续去地方任职。而这个答案,要等阳书记从京城回来才能决定。但是他又明确交代,你要从武源抽出来。”
  顾秋心里在想,难道是要我为谁挪位置?还真有这种可能?
  想来想去,他就怀疑到宋清珍身上。
  难道要宋清珍接班?

  她来接,倒是可以,毕竟她是熟路。对自己当初的一些大方向,她非常清楚。只是自己离开后,她一旦上位,会不会照这个执行?
  上午这么一坐,到了吃饭的点。
  顾秋说,“我请客,一起吃个饭吧?”
  组织部长摇头,“今天不行,改天吧!”
  顾秋也没有办法,改天就改天吧!
  出来的时候,碰到纪委的监察室主任江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