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到了岸上,看着昏迷的于向荣,心说,自己阴差阳错的下了河。又费尽全力,九死一生的将他拖上了岸,可不要让他死在了这岸边,那可就功亏一篑,遗憾万千了。
  想到此处,陈九江立刻鼓起剩余的力气,将大学中学到的各种救治溺水的急救手段,都在于向荣的身上施展了一遍。

  其实于向荣昏迷,并非单纯的因为溺水,而是连连累加惊,才闭过气去。被陈九江一番鼓捣,吃了痛,立刻就醒了过来。
  于向荣睁开双眼,在一片漆黑中看见陈九江明亮的眼睛,这才知道自己福大命大,真的被眼前的小伙子救了过来。想要出口感谢,却不知道这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了立威,生生的让的人家副书记的位子飞了出去。
  于向荣道:“小伙子,谢谢你了。多亏你把我从洪水中救了出来。”于向荣可不知道陈九江之所以下水,是因为路爱国的上帝之手。心中自然是由衷的称赞陈九江的见义勇为,视死如归。
  陈九江听见于向荣道谢,并未接话,而是说道:“于县长,您醒过来就好了。这里并不安全,咱们还得向上走两步。”
  于向荣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洪水,心里一阵恐慌,立刻聚集全身的力量在陈九江的扶持下,巍颤颤的站了起来。
  二人还未迈动脚步,路爱国带着一帮子人,就从上游冲了过来。数道电灯扫过,立刻带来了人们的欢呼。
  能在洪水中安然脱身,这可真是生命的奇迹,是爱的呼唤啊。路爱国第一个就要冲上前来,却被市台的记者拦了下来,他打开摄像机摆好姿势,这才让众人冲上前去。
  于向荣也注意到了市台的摄像,这个时候他可一点都不含糊,双腿站的笔直,扶着陈九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陈九江看众人快走到跟前,突然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地上。于向荣一见,立刻就俯下身来,拍了拍陈九江,亲切的问道:“小伙子,你还好吧?”
  陈九江断断续续的道:“谢谢,谢谢于县长。”
  这时众人都冲到了二人的身边,于向荣立刻喊道:“快,这个小伙子要不行了,赶紧来几个人,把他抬去医院。”
  拍完这几组镜头,于向荣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大家立刻一拥而上,抬着陈九江和于向荣下了大堤,往乡里行去。

  路爱国边走边想,这***陈九江真会日鬼。明明是下河救人,现在见了大家却装出这个样子来,不用说了,谁都会说是于向荣救了他陈九江的。那于向荣心里还不得将他八辈子祖宗都感谢个遍啊。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他俩都活着上岸了,陈九江也算的上是因祸得福,今后不要来找自己的麻烦就好。
  十几个人抬着于向荣和陈九江,路过乡政府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激烈的吵闹声。于向荣这时也缓过了劲来,就提议还是先到院子里看看再走。
  众人进了乡政府,就见四五个人围在书记金波的办公室吵吵闹闹。于向荣大踏着步就上了二楼。一看之下,立刻勃然大怒,指着衣衫不整的金波道:“金波,你他吗的真不是个玩意,老子现在就撤你的职。”
  话说金波借着疲劳下了大堤,回到了乡里。吃过饭,就在书记室里等着杜娜娜的到来。到了八点多钟,也就是于向荣落水的时候,杜娜娜才姗姗来迟。方一见面,二人就玩起了窟里寻蛇的游戏。
  杜娜娜的老公,水利局的海阔这两天耳根子很不清闲。无意中听办公室里的两个老妇女聊起了他的老婆杜娜娜。
  那两个女人将杜娜娜描述成了人尽可夫的浪货,一会是跟钱勇敢如何如何,一会又跟陈九江怎样怎样,然后又和金波那般那般。

  总而言之一句话,杜娜娜同志就是想要将海阔先生的绿帽子事业做大做强。做到情谊遍大河,做到人尽皆知。
  海阔先生虽然姓海名阔,也拥有不俗的胸怀。但是和其他男人一样,在这方面是零容忍的。于是借着检查河堤的机会,悄悄的来到了河西乡。
  海阔到杜娜娜办公室的时候,正听见杜娜娜的淫言浪语从金波的办公室传了出来。海阔一怒,怒发冲冠,一脚就将金波办公室门踹了开来。只见杜娜娜正愉快的撅着屁股,在金波的股间摇啊摇。
  金波见海阔进来,立刻怒骂道:“你他吗谁呀,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海阔正是怒火中烧,闻听此言再也难忍,上去一脚就将金波放倒在地,连踢带踹,下下都是死手。金波躺在地上被打的哇哇怪叫,双手努力的护住了头,一边还不忘恐吓海阔:“你他吗谁呀,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金波,你打老子,老子撤你的职。”
  海阔听了更是愤怒,抬脚就踹在了金波的裆下,怒喝道:“金波,老子打的就是你。书记了不起,就能睡别人的老婆。”

  杜娜娜先是被海阔的出现惊呆了,此刻见海阔暴打金波,生恐他搞出人命来,不顾光着屁股,冲上前来,拉住海阔道:“不要打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海阔反手一个嘴巴子就抽在了杜娜娜的脸上,然后调转枪头对着杜娜娜一通暴揍。杜娜娜立刻被打的鬼哭狼嚎,再也顾不得去护金波。
  正在这时纪朝先带着两个人冲了上来,其中一个小伙子举着相机就拍起了照片。待那小伙子拍完,纪朝先才走上前去,大声喊道:“不要打了,我是河西乡的纪委书记纪朝先。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海阔发泄了一番,怒气消了一点。听了纪朝先的话,立刻找到了组织一般,放下手中的杜娜娜对纪朝先道:“纪书记,我现在就向你举报。河西乡丨党丨委书记金波,无组织,无纪律,利用职务之便,玩弄别人老婆。”
  杜娜娜到了此时,已知事态的严重,口中急忙喊着不要。海阔顺手又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让她立刻住了嘴。
  纪朝先当初雄心勃勃的和路爱国密谋了一番,一心想要更进一步。不想路爱国被钱迷了眼睛,放弃了大好的机会。纪朝先心有不甘,一边收集着资料,一边准备着对金波的致命一击。
  今天下午在堤上,就见金波冲着杜娜娜眉目传情,纪朝先敏锐的察觉到了机会。故而连相机都准备的妥当,只等抓金波一个现行。不想还是来的慢了,被海阔抢了先手。

  不过这样更好,有了海阔的报案,再加上人证物证俱在,不愁扳不倒金波。到那时搂草打兔子,若是能将路爱国也一起搞定,那就太妙不过了。
  纪朝先一见海阔的架势,就知道他一定是杜娜娜的对象,那个绿帽之王海阔了,立刻忍着笑,严肃的道:“你放心,现在人赃俱在,即便你不报案。我们纪委也会介入调查。”
  在那小伙子照相的时候,金波就看见了纪朝先,一听纪朝先的话,怒道:“老纪,你想干什么?”
  纪朝先道:“金书记,你在办公室公然玩弄良家妇女,被人家丈夫抓了现行。我们纪委是不会包庇你的。现在我就要将你的行为报告上去。”

  日期:2018-03-06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