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6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马勒戈壁的,这是明晃晃的坑人啊。”金波伸头向外看了一眼说道:“这样干不行,还是要向上面申请,请求支援。”
  路爱国道:“你还是拉到吧,谁现在有空支援你?你没见市里来的兵,都在县里的大堤上?那里才是重中之重。我们河西历来都是泄洪的地方,若真到了危机时刻,只能从我们这炸开一条口子。”
  金波听了这话,才明白为什么河西乡这么贫穷。原来还真是一块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地方。
  正说着话,王海洋就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是负责乡里水利的,所以大家都在大堤上,就他带着几个人在乡里跑。
  王海洋见了金波立刻说道:“金书记,路乡长,完了完了。要出大事了。”

  金波听了这话,立刻皱起了眉头,怒道:“能出什么大事,比这洪水还大?”
  王海洋道:“真是不跑不知道,一跑吓一跳啊。我们乡里的排涝站,我今天跑了个遍。你猜怎么着,十个排水站,只有一个能用,其它的,电机早就锈死了。”
  这个事情以前都是路爱国负责的,三年大旱,沟里连个水都没有。要排涝站有什么用呢?所以历年拨下来的维修费早就叫他挪走了。
  路爱国不等金波发话,立刻说道:“能修的抓紧抢修,不能修的就去县里买。到时记着乡里的账,等洪水过去再去还。”
  路爱国见王海洋还要说什么,就吼道:“抓紧去,若是耽误了正事,就拿你是问。”

  王海洋见路爱国发了火,就调头跑了。金波却从路爱国的态度里看出了猫腻。不过哪个乡都是如此,些许小事,也无需追究。
  陈九江现在也在堤上,混在大刘庄的队伍里推着车子。老刘怕他累着,就让他去指挥棚里歇着。陈九江不肯,说那里头太冷,还是在这干活舒坦。
  到了晚上,杜娜娜就带着一群妇女,将饭送上了堤坝。陈九江吃着馒头就着咸菜,觉得比在省城里卓大公子请的那顿还要美味。
  如此过了三天,老天渐渐的开了眼。但是大河里的水依然在慢慢的增长,不过堤坝在众人的努力下,增长的速度也不慢。只不过有些地方却出现了渗水,所幸的是,都及时排除了。
  正当大家为之欢呼雀跃的时候,一个不幸的消息就传了出来。说大雨去了高山省,高山那面扛不住了,想要开闸泄洪。
  这消息一出,立刻将人们的心,打落谷底。这种事情,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正如路爱国说的那样,一旦如此,大河县必然会舍卒保车,从河西乡这里破开一个口子,进行泄洪。如此一来,多年的拼搏,又会毁于一旦。
  金波听了这话,也急了,立刻抄起电话,给县里打了电话。于向荣接了电话,说道:“我们县里都还不知道的消息,你们怎么就知道了?所以,这些都是谣言,不要听信,更不要传播。”
  于向荣的态度,是上级一贯的手段了,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金波为此焦躁不安,当然不只是金波一个人,也不只是河西乡的老百姓。玉州市也为此着急挠头,天云省告状的电话也飞到了中央。
  中央防指做了仔细而又周密的分析后,得出一个结论,高山省适量的放一点水是可以的。这样既可以缓解上游的压力,而大河县也能够承受的住。
  命令一级级的发了下来,到了县里就需要一个人去河西乡站台。于向荣心想这可是个出风头的好机会。不但能在市长面前表现一番,说不定还能上新闻联播。于是急忙举了手,抢在众人之前,去了大河县。
  于向荣到了河西乡,立刻粉碎了所有人的担心。若是真的开口泄洪,县长大人是不会来的。士气也随之高涨了起来,于向荣见了很是欢心,在众人的簇拥下,狠狠的秀了几下肌肉。
  到了晚上,于向荣依然恋恋不舍,决定在这堤坝上守上一夜,替河西乡的领导值一次班。金波本想留下的,不想却看到了人群中杜娜娜期待的眼神。再加上在这堤坝上也坚持了四五日,确实有心无力,需要整修。于是就带着纪朝先等人回了乡里。堤坝上只留下了路爱国和陈九江。
  到了八点多钟,市台的记者就撺掇着于向荣再搞几组特写。于向荣就脱下了雨衣,扛起了泥袋在那堤坝上行走。于向荣抗了两趟,刚找到感觉,不想脚下一滑,就掉进了河里。
  路爱国在旁吓了一跳,顺手一推陈九江,说道:“快救于县长。”就将陈九江推进了河里,只见一个大浪闪过,河里哪里还有于向荣和陈九江啊,只余下黄幢幢的河水奔流而下。
  岸上的众人可是吓的面无人色,这可是捅破天的大事情啊。堂堂的一县之长,居然跟开玩笑似得,落入了河神的怀抱,不但如此还搭上了一位副乡长。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不是做梦,这才轰的一声爆发了起来,顺着堤坝向下游追去。虽然大家都在岸上呼喊,跋涉,可是谁也不敢学着陈九江的样子,跳到水里面去。
  陈九江做梦也没有想到,于向荣作秀作出了新高度,居然跌落到了洪水之中。更没有想到,路爱国的上帝之手将他也一同送了下来。
  陈九江虽然略识水性,却不是电视里那个头上长着角,身后有尾巴的小龙人;更不是踏浪而行的妈祖娘娘。在洪水猛兽面前,只是一个回合就沉入了河底,待再浮出水面的时候,已不知身在何处。
  而那号称人类之源的洪水妈妈,却依然深情的缠绕着他,将他拥入怀中,想让他在这波涛汹涌的怀抱中安然入眠。陈九江只得奋尽全力,拼死挣扎。当他还未获得喘息之机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于向荣就在他的面前垂死挣扎。

  论起水性来,于向荣更加的不济了。除了会几下狗刨,其余的一无是处。身体本就虚弱,又缺乏锻炼,被这洪水呛了几口,早已晕头转向。无需多久就会一沉到底,永坠虚无。
  于向荣虽然水性不好,但是却福星高照,命不该绝。在即将沉入水底的时候,被那浪花一卷,就送到了陈九江的面前。
  到了这种时候,陈九江自身已是难保,本不想伸出援助之手,不想于向荣借着暗流,用尽全身之力,一把就抱住了陈九江,口中勉强挤出一个“救”字来。
  这下陈九江算得上是雪上加霜了,却又无力挣脱于向荣的铁钳,只得驮着他,在洪水中载沉载浮。

  陈九江在洪水之中奋力拼搏不知几许,渐渐觉得于向荣抱着他后腰的手慢慢的松了开来。陈九江转过头来,这才发现,于向荣不知何时昏了过去。陈九江有心弃之不顾,却又实在狠不下心来,只得伸出左手托着他的脖子,努力不让他沉下水去。
  过了一会,陈九江实在是体力不支,再也动弹不得,只得向大河妥协,放弃了挣扎。出乎陈九江意料的是,他和于向荣并未一沉到底,而是踩在了松软的泥土上。原来不知何时,二人被洪水送到了岸边。那水深只不过没过膝盖一点,就是躺在其中,也难以致命。
  陈九江双脚着地,立刻感到浑身充满了能量,双手抓起于向荣,将他死命的拖到了岸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