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5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爱国道:“以前王书记在的时候,可只是截留了百分之十五,而且还是分片包干。现在搞成这样,我还真是心里没底。”
  路爱国的意思,以前弄的少,而且都是雨露均沾,所以出不了大问题。
  金波听了这话,就笑了:“老路啊,你看现在班子里,除了你我,还有一个像样的人没有?河西乡本就是被县里遗忘了的地方,谁有点能量会来这里?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
  路爱国就道:“吕书记可说了,乡里还要建立监督组,由纪委挂帅,老纪那里是不是......”
  金波道:“这个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到时候多给老纪拨点办公经费,他就明白了。另外乡里这块,就由杜娜娜来负责,不再经过办公室。财政所那面你去摆平,不要出了一点风声。”
  二人商议一定,就分头落实。路爱国满心忐忑,既想那东头的办公室,又想要这唾手可得的大团结。更是担心不好给老纪交代。最后牙一咬,将那烟头狠狠的摔在地上骂了一句马勒戈壁的,吃到嘴的,才是肉。
  第二天上了会,波澜不惊。依然按照去年的方法,分片包干,钱先按照账本发到村里,再由包干领导汇同村里的领导商议发放。陈九江不在,他的那两个村就由综合办的方淑珍负责。
  下了会,几个人议论纷纷。都说是比去年力度大的多了,可是发到手中,也不过就是这么点钱。他们可不知道金波和路爱国早就在其中摸了把。
  方淑珍是知道的,毕竟之前的账都是她做的。但是此刻分管了两个村子,无论是觉悟还是地位都陡然一下就提高了,自然不会参与议论了。
  到了晚上,路爱国就找到了老纪,丢了一沓大团结在他桌上。说是办公经费,可是什么手续都没有让他办。老纪明白他的意思,不过依然是心有不甘,指着桌上的钱问道:“就这样了吗?”
  路爱国早就想好了说辞:“机会有的是,也不一定非在这一次。再者说了,即便弄倒了他,也不一定轮到你我来做。还不如落点实惠,以后好拿它去运作。”
  老纪一想也是这事,有了这笔钱,运作起来,更加的方便。不过眼前的机会一旦错过,只怕以后更难去找了。试想大家都穿了一条裤子,谁还能拿谁怎么样呢?
  在金波的高压下,向来拖拖拉拉的补助发放,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都发了下去。金波悄悄一打听,果不其然,村里又截留了一笔。这样一来,金波就更加的安心了。
  陈九江听说尘埃落定,心里也吃了一惊。从未想到乡里的效率如此之高,赶紧坐着火车,库库察察的回到了河西。
  下面村里的两个书记,当晚就找到了陈九江,将那红包和着烟酒就送到了陈九江的宿舍。陈九江说道:“烟酒我是收下了,但是钱我却不能拿,毕竟我没有出力。”
  那两个书记也不想多出这么一份钱,客气了一番就将钱送到了方淑珍那。方淑珍忙了两天就得了这么一个大红包,心中越发的欢喜。心想怨不得人人都想往乡政府里钻,就这么做了一份报表,说两句话,就能得那么多的钱。看来权力真是个好东西,以后还得紧紧抓牢。
  陈九江一回到河西乡,天就滴滴答答的下起了小雨。到了晚上就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说是“媚娘”要来了。要求下面乡镇做好防台抗台的准备。
  “媚娘”不是电视里的武则天,而是今年的第八号台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改道,就冲着大河县来了。这三年里,老百姓可是盼了不少回,每次台风刚一出现,还没等上岸,就冲着别的地方去了。隔壁县市下着倾盆大雨,到了大河县就是万里晴空,无云一朵。
  县里人估摸着,只怕这次台风也不会如约而至,多半还是会半路改道。果不其然,“媚娘”擦着大河县的边,冲着北面飞了过去。不过那倾盆大雨却是下了个不停。转眼之间,大河县沟满河平,尤其是城区,都成了汪洋一片。
  河西乡也概莫能外,一个月前,还干如沙漠,现在也成了十里泽国。这些还都不算甚么,最为关键的是,大河之水也日日暴涨,眼见着就要冲破河堤,奔腾而出。
  这一下就惊动了玉州市,也惊动了天云省。省委成立了抗洪指挥部,这指挥部就设立在玉州,玉州市市长亲自坐镇大河县。
  市长都来了,没有人敢不卖力了。金波就带着乡丨党丨委的干部们都登上了大河堤坝。这一上了堤坝,才知道,水情的紧急。
  孙有才在河东的时候,就喜欢疏通水利,修整河道。虽然经常受到河西乡,乃至县里领导的嘲讽,人家依然是不遗余力的去做。
  平素大家还没有什么感觉,到了水漫金山的时候,这才看出来。乖乖,对面的大堤整整比河西乡这面高出了两米多高。

  金波的心里一下就发毛了,如果河水依然如此增长,要不了几天,大水就会漫过大堤。毫无疑问,河西乡就会成为真正的水中之城,他金波即便是不要引刀自裁,也得黯然下野。
  看着泱泱大水,金波不由的在心中痛骂对岸的王文明来。王文明此刻也站在河堤上,不过他的心情是得意洋洋的。老子站的那么高,洪水除非长出翅膀,否则飞也飞不过来的。现在要是给老子一把羽毛扇就好,老子也给对岸的人唱一出空城计。
  王文明站在大堤上指指点点,心中暗自得意,浑然忘记了这大堤和他一分钱关系都没有。而对岸才是他的丰功伟绩。
  王文明在岸上唱的嘴抽筋,金波在对岸扛着泥袋,累的眼花腿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拉着路爱国到那避雨棚子里去喘口粗气。
  金波指着对面骂道:“***王文明,整天在这河西也不知道搞些什么,修个堤坝都比对面低出那么多。这***活该拉出去枪毙。”

  金波骂了一会见路爱国不接他的话,这才想起,他也是河西的老乡长了。这不是当着和尚的面骂秃子吗。
  路爱国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打开一看,都湿透了,只是那纸还没有散开。就这他也不舍得丢,递了一根给金波。金波也是老烟枪了,烟瘾早就翻了,也不嫌弃,拿到手中就放到了鼻子下闻了起来。
  路爱国和他一样,只是把那烟放在鼻子下闻:“我说金书记,这也怪不得王书记。三年大旱,前两天还旱着呢,这不,补助才刚发下去。谁也想不到老天的脸变的那么快。说下就下。你说是不是。”
  提到补助的事情,金波就想起来,他和老路此时可是亲密的战友了。也不能太薄了他的面子,于是改口道:“是啊,这怨不得别人,要怨也得怨老天。”

  路爱国又道:“老天还不算狠,最可怕的事情是高山省不要搞事情。”
  金波就问:“我们抗着洪呢,高山省能搞什么事情?”
  路爱国就说道:“金书记,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我们这大河的发源地,可是在高山省呢。高山省若是扛不住了,自然是要向我们这边泄洪的呀。”
  “那省里会不问?”
  “问个屁,大家都是一个级别,谁管的了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