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8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梁斌,所有人都站起来了,一脸恭维的样子,纷纷跟梁斌打招呼,对于梁斌,他们是要尊敬恭维的,因为市场上有一半的料子,都是出自他的场口,这样的大拿人物,他们确实需要恭敬。
  所有人都寒暄起来,我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都纷纷围着梁斌聊来聊去,主要还是翡翠的事情,这一下子,梁斌就成了主角,但是,刚聊几句,我就看到陈振来了。
  他身后跟着不少人,大概都是广东玉石协会的人吧,他的到来,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厅里本来都有不少的人,大概都是本地人,所以看到陈振来了,都纷纷过去打招呼。
  所有人看着陈振占了威风,就不说话了,王贵问我:“谁啊?”
  我没说话,看着陈振逃离包围,朝着我们走过来,我跟他握手,介绍说:“南驰实业的总经理,广东四大玉石基地投资开发项目经理人,陈振陈先生。”

  我的介绍,让他们又噶然瞪大了眼睛,这个比梁斌还要震撼,虽然陈振在翡翠圈,并没有名,但是南驰很有名,纷纷都站在来跟陈振握手,寒暄,陈振也很给面子,坐在这一桌,给所有人聊天。
  “邵先生真的是厉害,一下子就把这两位巨头给聚到了一起,看来,接下来三五年之内,邵先生又要高进一步啊。”朱贵说。
  我听着就笑了,但是我还没说话,我就看到仇云来了,他带着很多人进来的,来者不善,陈振看着,说:“邵先生,别急,我去。”
  他说着,就站起来,朝着仇云走过去,但是陈振还没说什么,仇云一点都不给面子,直接推开了,朝着我走过来,他站在我面前,说:“她在那?”
  我看着仇云,我说:“你是要在今天,来给我难看吗?”

  “我就想知道他在那。”仇云咬着牙说。
  听到仇云的话,所有人都面色难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说:“她也来了,你想见她吗?好,我带你去。”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有点意外,仇云冷冷的瞪着我,我跟柱子说:“把她叫道楼上的办公室等着。”
  我说着,就朝着楼上的办公室走,仇云跟着我,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振追上来,说:“邵先生,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我笑了笑,我说:“当然,不会。”
  仇云拉着陈振,说:“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答应你大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再管了。”
  陈振很为难,但是还是点了头,仇云没有再说什么,跟着我就朝着楼上,我看着他身后跟着几十个人,我说:“你要抢人吗?”
  “你怕?”仇云冷冷的说。
  我看着仇云,他应该是要拼命了,他才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我说:“抢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就亲手把她带走,如果她愿意跟你走,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仇云停下了脚步,说:“在下面等我。”
  他说完,就跟着我上楼,我笑了一下,多情如我,痴情如你,伤的也是你。
  我跟李瑜坐在沙发上,沉默,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撕破脸皮与内心虚假面具之后,两个人都是沉默与无言。
  我很伤心,内心被千刀万剐,是的,千刀万剐,我带着弥补的心情,来拯救她,但是她却用计来害我,不惜伤害自己为代价,来设计我。
  我看着李瑜,我说:“那天,你不回来,我会被砍死的,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还不能死,我的肩膀上,有担子,四大家族,不能那么就倒了,我虽然想你死,但是,我还是有愿望的,我对你说的,所有的愿望,都是真的,所以,在没有得到之前,你都不能死。”李瑜说。
  我皱着眉头,我说:“为什么?仇云把所有的产业都买下来了,只要你同意,他就什么都会给你,为什么你不要,反而舍近求远,做这么多事情?没有必要。”
  “我要的,是南驰。。。”李瑜平淡的说。
  我听着他的话,觉得不可思议,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要南驰?”

  “是的,我知道仇云有一个兄弟叫陈振,他是南驰实业董事长的儿子,所以,我推荐他们进入翡翠业,南驰所有的投资项目,也是我建议的,我要他,帮我完成四大家族当年没有完成的愿望。”李瑜说。
  我听着,倒抽一口凉气,李瑜的心,真的是够野的,是的,我静下心来,细细的想着,是的,只有南驰有这个实力,能够独揽整个广东的翡翠玉石行业,只要他们全力进军,就绝对有这个力量。
  “但是,你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南驰实业。。。”我说。
  “我让仇云加入四联,让他背后的力量入侵翡翠市场,我知道你不会甘心的,所以你一定会来,以你的能力,一定会跟南驰拼到底的,最终,我是要你打败南驰,而我,打败你。。。”李瑜平淡的说。

  我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我笑着说:“是啊,所以,你就处处挑拨我跟南驰之间的关系,处处唆使我跟南驰对着干,他做东我做西,只要我跟他对着干,迟早会让他们妥协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是翡翠业的人,而我作为翡翠皇帝,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我跟他们竞争,最后如果我赢了,他们的做起来的市场,就会空置,然后,被我吞掉,这样,你再拿走公司的股权,你就赢了。”
  听到我的话,李瑜像是解脱了一样,说:“你也发现了,我知道瞒不过你,但是,已经晚了,我跟沈毅,已经控制了四联的股份。”
  “这有沈毅什么事情?”我问。
  李瑜看着我,说:“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害死过多少人,沈老板因为你而死,对,在你眼力,他只是个老板,但是,在别人眼里,他是什么呢?是一个父亲,是一个家庭的支柱,你永远都不知道沈老板的死,对沈毅有什么影响。”
  “所以他要报复我?哼,有意思,我想知道,是你主动找他的,还是他主动找你的?”我问。

  李瑜笑了一下,说:“对不起,我主动找他的,当时,他在广东也很艰难,我们在原石市场遇到了,那时候,我就想借助他的仇恨,来对付你,我利用我在广东四联的地位,帮助他销售翡翠,赚了很多钱,但是你知道吗?帮助他成功收购四联股份的人,还是你。”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我知道,他上次找我,要了一批雍曲的料子,那时候,我觉得我欠他什么东西,于是就还给他,把仓库里封存的雍曲种的料子,卖给他了,而且是低价。”
  “对,就是那次,雍曲种的料子,在内地是不值钱了,但是在东南亚很有市场,尤其是香港,他用那笔料子赚了大钱,成功的收购了四联的股份,成为股东,这样,我们就会师了。”李瑜说。
  我站起来,我说:“知道了,李瑜,该给你的,都给你,欠你的,都会还的,我不怪你。”

  “但是我怪你,我要你伤心,让你绝望,让你感受到那种被人剥夺的滋味,也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我不会做四联的董事长,你会眼睁睁的看着,沈毅夺走你的一切。”李瑜看着我说。
  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说:“有区别吗?反正,我该给你的,都还给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